我要事奉神

◆ 张幼钦


    凡事临到都有神的美意,神借着心脏病,让我走上事奉的道路。

    我祖母家是信耶稣的家庭,嫁的夫家也是信主家庭。结婚后我得了肾炎,气管炎。在别人的眼中看来,这么虔诚的基督徒,全身是病,为什么不求主医治?但我知道,我信的这位神是活生生的神,祂是活神,从不误事。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三十日那天,我感觉胸闷气喘。五天后去省医院检查诊断为风湿性心脏病,二尖瓣狭窄,医生建议手术治疗。那时家里很穷,根本没钱付这笔昂贵的手术费。若做手术就需借债,可我担心万一手术不成功,把这五万元债留给丈夫,实在不忍。因此心里矛盾痛苦极了。此时,我忽然想起教会负责弟兄曾经要我去事奉,我却推托说我不配事奉,因我的生命不够长进。想到事奉,就要做谦卑的人,要像主为门徒洗脚,实在很难,我当时真的不顺服神。 

    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躺在床上头晕,浑身都肿起来,但我还是天天跪在床前祷告,汗如雨滴。我大女儿曾对我说:“妈妈,你常常对我说有位又真又活的神,祂爱我们,祂是从不误事的神。你那么敬畏祂,难道祂要让你回天家,而撇下我们几个兄妹?”那时我的孩子都很小,最小的儿子十岁。我对女儿说:“孩子,我知道失去母亲的痛苦,可人的生命在主手中,靠自己我无法留住。如果我有活命在世上,神必定救我,如果神让我回天家,你们也要一生一世跟随神,不要离弃祂。”病情越来越严重,直到从福州协和医院检查完回到家,因白天颠簸疲劳,供血不足,傍晚的时候我感觉快要死了。我母亲哭着说:“孩子,难道你就这样回天家吗?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丈夫抱着我痛哭:“你好狠心,难道你就这样撇下我吗?”他们的哭声我虽听见了,却无力回答。突然间我有种强烈的欲望:如果我能活过来,我要事奉神!醒来后,我对丈夫说:“我要把生命的主权真正交给主,顺服神,去事奉祂。”他说:“主会不会要你?主如果要你,那你就去吧。”我说:“主会要我的。”第二天,神奇妙恩典就临到我身上,我能够自己起来洗脸梳头了,我丈夫和女儿扶我去教会,从那天起病情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从一九九七年二月至二零零四年二月,我一直在教会事奉。我想神是借着身体的疾病提醒我,人的生命在神的手中,只有顺服神、信靠神,活出新生命的样式,并回应神的大爱去事奉祂,才是蒙神喜悦的人生。

    二零零四年二月,为了带儿子移民加拿大,我被要求做心脏手术。在准备做手术前,神的话一直安慰我,“你不要害怕,因为我与你同在;不要惊惶,因为我是你的神,我必坚固你,我必帮助你,我必用我公义的右手扶持你。(以赛亚书41:10) ”众弟兄姐妹也在神面前为我迫切地祷告。手术前一天医生告诉我女儿,心脏手术是非常危险的,会流很多血。医院备有血袋,这血以前是经过化验的,但无法保证多年后血里不会有病毒。二零零四年三月的一天,从早晨九点手术开始之前,我就一直在祷告,“神啊! 我的生命交在你手中,我的眼目单单仰望你。”在麻醉还没完全过去,我仍迷迷糊糊时,医生就告诉我手术已经成功。感谢主! 手术期间,我没有被输血,伤口也只有7厘米长(通常是28厘米),手术时间也比原计划少一个半小时。感谢主! 借医生的手医治我。我一生一世不会忘记神在我身上所行的奇妙恩典,现在我身体很健康。愿荣耀归给神!

    最后,我想用诗篇23:1-4来表达我的感受:“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他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已的名引导我走义路。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