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炬成灰泪始干

——读《灵历集光》有感

◆ 陶 然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读完《灵历集光》这本书,一想到宋尚节博士的一生,首先出现在我脑海的就是这句古诗。他四十四年的短暂人生,就如春蚕吐丝一般去完成神所赋予他的使命,又好像流泪的红烛终其一生为中国祷告,奔波全国各地及南洋各国布道,带领数以万计的人蒙恩归主,使无数的信徒生命重建。神重用他成就了中国教会史上的一次极大的复兴。他这种愿意为主作工、燃烧自己的品格不仅感动了一代人,还通过这本根据宋尚节博士日记编著的书,继续影响、感动、并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基督徒顺服主的召唤,走上服侍神、服侍人的道路。

这本书中出现的地名,我粗略地统计了一下,大概有330个左右(其中包括南洋各国的地方、城市)。在三、四十年代的中国,交通并不发达。大、中城市还可以乘车、坐船;可是多数的地方,都只能是靠马匹作交通工具。而当时的布道团马匹有限,宋尚节博士不愿意自己太特殊,就和同工一起步行。环境已很艰苦,地方土匪的拦截抢杀更使环境恶化。到了一九三七年,日本侵华战争爆发了。所有的这一切都没有使这个荣获过金钥匙的化学博士后退、胆怯(宋尚节六年内在美国俄州读完大学及博士学位。滕近辉牧师曾到该大学图书馆看过他的博士论文。),他听从主的召唤,主让他去哪里,他就不顾一切地去到哪里。他和主是那么得亲近,他对主是如此地相信。正是他如此大的信心带来他全身心的顺服。每一篇日记,都是他的心路历程、他的祷告及他对神的爱、对圣灵的渴慕、对拯救灵魂的迫切、及对罪的痛恨。

一九四四年八月十八日清晨七时七分,宋博士安息主怀。在下午的入殓聚会上,王明道先生曾说过这样一段话:“中国教会的传道人,有学识的尚能找到几个;有恩赐、有敬虔生活的也能找到几个;惟独勇敢忠心、嫉恶如仇、不畏缩、不徇情,把自己名利、生命一概置之度外,去放胆责备人罪恶的简直寥若晨星。宋先生就这样的一位……”

的确,宋尚节博士就是这样一位传道人,一生竭力追求圣洁。他每天读十一章圣经,或精读一章或一段圣经后,写出心得体会(这也就是他的讲章);并且对照所读的圣经,省查自己的罪。每天晚上工作再累,也要跪下来敬虔地祷告。一九三一年三月五日他长夜祷告,结果蒙神指示复兴教会的秘诀:“讲题离不开罪,痛斥教会中的罪恶。只有罪恶出去,活水才能进来。”他顺从神的带领,在以后十年的布道生活中,讲题都是围绕着认罪悔改,成群结队的听众脱离了罪恶的捆绑。他所到之处,不断强调“传道人若不先倒空器皿,清算罪帐,焉能有能力攻破他人心中坚固的营垒?”

宋博士并非只是讲讲而已,他自己就是一个具体的实施者。书中有这样的记载:“每日清晨先洁净自己,接受神的审判,逐渐加深体会到‘毫无瑕疵’之真意,灵程要上进到‘己’完全死。”书中还有很多很多具体的实例。就以一九三六年台湾之行摘录一二,可见其灵性生活之一斑:“五月九日那天,早上四点半起来儆醒祷告,两次在主面前洁净自己。”“我在船上,回忆在台湾二十五天,圣灵大大作工,七、八千人蒙恩,又蒙受热情接待,可以说是登到极处,但圣灵启示我,前面有十字架在等待我,神不允许我总受别人的爱戴。”从这些记载中,可以体会到神仆人的心是何等清纯,以至于神的旨意、带领可以畅达他的心中。这是何等的美好。

是神奇妙的保守和恩典,这本日记得以保存至今。它让我们可以通过阅读知道,的确可以达到一种属灵境地,就是完全明白神在自己身上的旨意。宋博士从献身侍主到他十三年多的布道工作,一直有圣灵亲自的带领。圣灵先感动他放弃俄州大学聘金为年薪二千美元(一九二六年)的工作,跟着坚辞北平协和医院的年薪一千八百元的教授职位。他在给父母的家信中写道:“儿得默示须赴纽约协和神学院专修道一年。儿舍弃一切,决意就命,望双亲体天父之心,鼓励儿前进,望双亲献儿为生命祭与天父,常代儿切祷,求天父赐儿以救国之呼召与神力。”

一九二七年二月十日晚上,宋博士在神学院 “迫切流泪地祷告,夜里十点开始,一幕幕的罪剧开映,甚至隐而未现的罪也清楚地现出。……我仿佛魂游象外,跟着背负十字架的耶稣来到各各他山上,我感到自己背负的罪担重得几乎要把我压死。主已高悬在十字架上,两手的鲜血淋漓,惨不忍睹。我谦卑地跪在十字架下,求主用宝血洗净我一切的不义。‘小子,你的罪赦了。’我亲自看见主耶稣,脸上发光,手有钉痕地对我说:‘你要改名为约翰。’……晚上一点时,我全身疼痛难当,所有骨节、心脏肺腑,没有一处不疼,好像受了重伤。蒙圣灵提醒,使我明白与主同钉死的真理。”宋博士称这一夜为难忘的重生之夜,他看到属灵的活动影片,共有七大本,从看自己的罪恶真相,放映到奉差遣的一本为止时,天已破晓。

这一夜奇特的属灵经历使他更加爱主,也更追求圣灵的同在及能力。一九二七年十月回国,由于布道初期的繁重工作他患了严重的心脏病,随时可致命。但是他将生命交托给主,仍然大声疾呼布道。当他持定了“宁愿死在讲台上”的心志时,主却行了神迹医好了他。他经历得越多,服侍得越有力。他不但讲道大有能力,又得到神医病赶鬼的恩赐。不仅治好了很多人,而且神把得救的人天天加给他。他常说若不医好灵魂的疾病,身体好了可能还会再病;只有灵里通了,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根本。他患有严重的痔疮,讲道劳累时会流出大量血脓。他知道这是神让他谦卑,时刻依靠主。后来有瘘管十条之多,最长的约一尺。从一九四零年开始,病情恶化,共作了六次手术,仍不能痊愈。因伤口不容易愈合,一九四一年七月开始直到离世,一直在北京香山养病。而这段时期,他的灵性达到了超越一切、只追求主的境界。书中记载他在9月29日的读经(约翰福音21章)心得:“许多年来,以打鱼为乐,自以为老练,自以为老手,殊不知这是神的恩赐。最初打几条鱼时,尚知归荣耀于神,打鱼打多了,就喧宾夺主了。唉!人之本相就是如此!人的毛病就是把神所赐的恩赐或工作变作偶像来代替主。……”一个大布道家,仍然每日读经自省,祷告求圣灵光照,认罪悔改,已是难得了,更何况此时的省查己身不再有任何的自我目的和要求,只为亲近主。

透过这本书,让我看到了当年一个爱主的神的仆人奔波传道的景象。由于信息量大,又是日记的关系,非常扣动读者的心弦。很可惜我没办法讲清楚书里涵盖的大量感人的经历,但我相信这本书对我的触动将跟随我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