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手解开罪恶枷锁

——小华绝处逢生的经历

◆ 英子 小华


    身为独生女、在父母的呵护下一路长大的小华,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自己平顺的人生风云突变,陷入了罪恶的纠缠中而无力自拔;作为母亲的英子,使尽一切办法,却无法挽回局面,眼睁睁地看着女儿走向深渊……说起这一段刻骨铭心的人生遭遇,小华和母亲英子都深深地感叹:只有神才能使我们在绝望中得拯救!

母亲:身陷绝境 往事不堪回首

    我们是二零零零年底从中国大连移民到多伦多。差不多每个做出这样决定的家庭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为了孩子的前途。我也带着这种想法和期望背井离乡来到了这片陌生的国土,满怀憧憬地开始了我们的新生活。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不到一年的时间,我单纯善良的女儿便与一名伊朗籍男子相识。从此,我们的生活就跌进了深渊!

    当时女儿在成人高中读书,放学后她习惯坐公车到图书馆学习。那个男人或者早已摸透了女儿的行踪,有一天就跟她去了图书馆,说他如何喜欢她,想和她交朋友。单纯的女儿似乎受宠若惊,加上他又是外国人,多少有些好奇,就同意与他交往。仅仅认识那男人三、四天的时间,从来都很乖巧的女儿就开始撒谎,编造理由不回家,偷偷和那男人同居。作母亲的我凭直觉就观察出事情不妙,于是我百般阻挠,却无济于事。而女儿以为自己找到了真正的爱情,后来干脆从家里搬出去和那男人住在一起。当时她已经被约克大学录取,可她居然没有去上学,简直是昏了头,着了魔!那男子是拿旅游签证来加拿大,逾期不归,非法留居在此。开始还打一些零工,后来因为吸毒,根本无力再工作。这样的人在当时的女儿眼中竟然是聪明能干、具有丰富社会经验的白马王子,实在是瞎了眼啊!可是不管我怎么劝,女儿都铁了心似的,不回头!

    因为那男人不能工作,我也停止再供给他们金钱,于是女儿只好去打一些工,那男子就跟着同去。有一天,女儿的老板交代她一些事,被那男人看到,当场就上去劈头盖脸地打她,问她和老板是什么关系,并把她拖回他们的住处,从此不再允许女儿工作。可以想像他们当时的境况!女儿曾经几天吃不上饭,饿得走路直打晃!实在饿急了,他们就去偷Coffee Time一元一包的过夜食品。没钱租房子,就要求我女儿以她的名义写空头支票交房租,再往后就只好睡在那男子哥哥的车里。要不然实在需要钱,那男人就去骗,而且屡屡得手,洋洋自得。他是很聪明,只可惜用错了地方!作母亲的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我甚至去求那尊从国内带来的观音,可是观音菩萨也无能为力!

    两人长期没有收入,加上那男人持续吸毒,争吵在所难免。而且那男人渐渐打人成性,我女儿被他虐打至浑身上下青一块、紫一块。至此,女儿也产生了离开他的念头,可是她不敢,因为她被打怕了,那男人甚至扬言“你敢离开我,我就把你爸妈杀掉!”但到后来,女儿实在忍无可忍了,终于大着胆子提出和他分手。那天下午女儿回到家中,当天晚上那男人就来闹事了,先是硬拉着我女儿跟他回去。当女儿不从时,就看到他的眼神变得很可怕,冒着凶光!女儿一看心里格登一下,冲我喊“妈,不好,他要杀人,快回屋!”我们娘儿俩连滚带爬逃进房间,栓上门。这时那男人真的也冲到门口,连砸带撬,企图破门而入!惊慌失措中我们报了警。感谢神,警察及时赶到,制止了他,并替我女儿和他录口供。警察毕竟经验丰富,看到那男人的情景,就问我女儿他是否吸毒,女儿说是。警察说他因吸毒的缘故,头脑有些异常了,下一步的确会杀人的!就这样那男人进了监狱,我终于舒了一口气,以为灾难算是到尽头了!

    想不到那男人花言巧语又赢得了看守的同情,竟然从监狱还打电话到我家。我实在怕他再把女儿勾引回去,就送女儿回国住了两个月,希望时间冲淡这一切。可万万想不到,女儿回来后,竟然又偷偷去监狱看他,还借我朋友的钱买了手机,方便背着我与他联系。得知以后,我真是痛不欲生,甚至动手打了女儿!可是这有什么用? 那男人很快便故技重演,施展他高超的骗术,获得宽待处理,从监狱里被提早释放。更甚的是,我女儿亲自接他出来,然后背地里继续与他来往!我当时真的开始恨女儿,恨她不争气,恨她像着了魔般不可理喻。可同时我也深深感到自己的无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唯一的女儿走向深渊,却再也无计可施!那时我真的是度日如年,生不如死,心碎到极点!

小华:受苦挣扎 无力摆脱罪恶网罗

    我从小在能干的妈妈的羽翼下成长,一帆风顺。来到国外后,在新的环境下,很想摆脱妈妈的保护,独立闯出一片天地,来证明我自己的价值和能力。当遇到伊朗籍男子阿里时,觉得他非常聪明、能干,一下子就迷恋上他了。虽然见到他的人给我说他样子凶险,可我就是觉得他可爱,看不出他有什么不妥之处。就是在后来发现他因过去的劣迹需要定期去警局汇报,若误期就会重新入狱时,我也没有对他失望而离开他,而是想帮助他不要再像从前那样生活。

    哪知事情比我想的可怕。阿里不仅不改邪归正,而且走得更远,开始吸大麻。吸大麻使他根本不能正常做工谋生。为了买大麻他偷东西,还常常动手打我。我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我伤心地哭,却觉得无力摆脱这种境况。我已经伤了妈妈的心了,我不敢把真相告诉妈妈,也不想就这样子回到妈妈那里。我就这样被捆绑在和他的关系中。因他到我打工的地方无理取闹,我把工作都丢了。我和他没钱租房,晚上就把车子停在商场外的停车场,睡在车里。被巡逻警察发现了,就换地方,到处转移。我还被迫开车载他去买大麻,他一不高兴就劈头盖脸地打我。我常常没有吃的,连我以前的衣服很多也拿去卖了换钱用。没吃,没穿,没住的地方,还经常挨打。这哪是人过的日子?我想和他分开,又不敢,怕他找麻烦害我和家人。

    走投无路了,我曾经从家里拿出妈妈的佛教书籍,翻看那些书,想从中弄明白我该怎么办。但是,我却找不到出路。那时我心想, 这佛到底有没有啊?!妈妈以前为我算命求签,怎么不灵验呢?我只有在绝望中一天天地熬着。

    认识阿里一年后的一天,我终于忍无可忍了,搭人家的车子逃跑,离开了他,回到妈妈那里。当晚他就来妈妈的住处威胁、纠缠,直到我们报警,他再次入狱。

    但是,我并没有因此从这场可怕的恶梦中醒来。我又不忍心断绝和他的关系,背着妈妈去监狱看他;他出狱后来找我,我又心软了,和他来往。就像是有一种魔力把我和他捆绑在一起,我实在无法彻底挣脱这个恶的网罗。谁能救我呢?

主爱吸引 挣开枷锁得自由

    就在我和阿里又开始往来时,我妈妈的邻居、同机来加拿大的一位阿姨,劝妈妈带我上教会。无奈之下,妈妈试着带我和那位阿姨一起去了教堂。

    这之前,我妈也曾带我去过佛堂。那次在佛堂吃斋时,我心里痛苦,觉得自己落到这个地步,欠妈妈太多,我无从偿还,就萌生了做尼姑的心愿。我想今生我是无望了,只有来生再报答妈妈。

    没想到,就在我第一次跟着那位阿姨上教堂时,我的生命有了转机。

    那天,在教堂,当我听到众人唱“挣开的枷锁”这首歌时,我止不住地流泪,我觉得这歌唱的就是我自己。我一直苦苦地挣扎,想挣脱捆绑我的那股魔力,摆脱和阿里的黑暗生活,可就是挣不开。我听到这首歌,觉得有一种力量在吸引我,我感到上帝就在那里,我在心里开始和他说话:“上帝啊,求你帮帮我吧。我无路可走了。”我心里非常饥渴地需要上帝。所以,那之后,我继续去教会。每次都怀着渴望,坐在那里专心听讲道;每次听都觉得正是自己需要的。有一次,看着大家领圣餐,我就在那里哭,心里觉得自己这么罪恶,上帝却愿意为我这样的人死在十字架上!

    神的爱吸引着我。有一次听道时,讲员给大家放映图片(presentation),是关于无家可归的人们。我看着照片上那些住在简易棚子里的无家可归的人,感觉那画面表现的就是我的处境。我过去的日子就是这样。现在我需要新的生活,新的生命。我需要神帮助我走出过去,开始新的生命。于是,聚会后我请那位讲员带领我祷告,把自己交给神。

    这之后,我亲身经历了神奇妙的看顾和带领。我有了勇气和信心摆脱过去。我开始重新找工作,想挣点钱还清以前阿里开空头支票欠的债,也准备恢复中断的学业。教会的牧师和我一起向神祷告。3天之内我找到了2份工作,而且这2份工作都有基督徒在我周围,给我帮助和鼓励。我心里惊叹:神是如此看顾我这个本来走入绝境的人,是神的手亲自安排、牵引我离开邪路走上正路。

    那时,我白天在一个包装厂做工,傍晚到一家银行做清洁;周末就去补习英语,为上学做准备。一天到晚都非常忙。从包装厂出来,常常顾不上买吃的,就饿着肚子到银行去做了。哪里想到,就在银行办公室我要清空的废物筒里,常常有新鲜的水果或其它食物,包装得好好的,放在里面。一次、两次,我觉得这不是偶然,是神在赐给我食物,就像他赐给我心灵需要的灵粮一样。

    2004年5月9日,我受了洗礼。这之前,那个复活节的晚上,我在回家路上巧遇阿里的姐姐。她告诉我阿里已经被遣返回伊朗。我听了很欣慰,知道是神回答了我的祷告;此前我曾祷告求神救阿里,也求神说,如果阿里继续待在这里对我不安全的话,求神保护我,把他送走,使我不再受他任何的搅扰。感谢主,他救我完全脱离了恶人网罗。

    神给我力量帮助我边给边读完了高中课程。2005年9月,我进入McMaster University学习。

    我切切地体会到,神就是我的父!我的生命属于天上的父。我在地上尽力做好自己当作的,但我知道我不属于地上这世界。我向往天家。我也希望自己能尽力为神传福音,让更多的人认识神。

母亲: 离弃偶像 归主走上平安路

    自从第一次上教会后,女儿的态度开始有了可喜的转变。我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实在是感谢主!

    很快我们母女俩双双认罪悔改,归到主的名下。接下来教会的牧师和弟兄姐妹们到我家,帮我们除偶像。我除去了从国内带来的大观音菩萨像外,还有许多在加拿大请回来的佛像,都是当时为了女儿的缘故去求的。牧师边处理佛像边感慨地说:“可以说就是这些偶像使孩子陷在罪中,不能自拔,当时你们真是在撒但的权势之下啊!” 牧师说得太对了!《诗篇》二十三篇三至四节这样说:“祂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感谢神如此的爱我们,赐我们这么大的救恩,也给我们安慰和勇气去面对今后的人生困难。从此以后,当那男人到处堵截我们时,女儿就有了从神来的勇气站到我的身边而不去接近那人。记得那男人在公交车上跟踪我们时,她竟能面无惧色坦然地劝告他:“去教会吧,不要再跟着我们。” 这种内心的转变,不是人或那些偶像神明的作为,只有大有能力又真又活的三一真神才做得到!祂赐给女儿信心和勇气,引导她远离了罪恶,又赐给她一条崭新的生活之路,也让我们母女之间和好,是真神让我们从黑暗走向光明。感谢主!

  《诗篇》二十三篇一至二节说:“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祂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 主带领我女儿先工作一段时间,我们母女俩也逐家逐户去还清了当时他俩开空头支票所欠的债。后来神又感动她要趁年轻把荒废的学业完成。因为女儿对医用技术感兴趣,教会师母就建议她报读麦马士打大学 (编者按:麦马士打大学 –McMaster University-- 位于多伦多以西小镇Hamilton,以医科著名),可那所大学的要求很高,高中成绩必须在九十分以上。于是她又重新回到高中苦读,结果仅用一年时间就完成了全部课程,并真的以九十分以上的成绩被录取了。女儿深深相信这一切都是出自神奇妙的带领,因为在报考几所大学的同时,她也报考了一所学院的假肢专业,却在面试时怎么也组装不上那具极其简单的假肢。她并没有紧张,只是觉得奇怪,考试一结束她立刻就明白了怎么装,也明白了这不是神让她学的专业。后来女儿被两所大学录取,她选择了麦马士打。现在女儿靠着神已度过了艰难的适应期,越来越喜欢她所学的X光专业。“妈妈,现在离开神我一天也活不了!” 这是女儿目前经常对我说的话。

    当我想要把女儿的经历见证出来时,开始还有些顾虑,怕触及女儿的隐私,伤孩子的自尊。想不到女儿知道后说:“妈妈,如果不把我当时的罪写清楚,怎能显出神大能的拯救呢?这是荣耀神的事情,我不怕!” 看到女儿如此大的变化,我心中对神的感激实在无法用语言表达!

   我们母女俩愿以此见证为祭献给神,愿神悦纳!阿们!

( 英子、小华母女口述,由《溪水旁》编辑同工整理成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