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大神恩临我家

 

˜ 倪秀清

 

“感恩的泪止不住地流,心里的话儿说也说不够××××××”每当我唱起这首赞美诗,心中就充满对神无限的爱和感激。神实在是奇妙的,每每想起他对我们全家人的恩典,心中就有强烈的感动,要把我蒙恩的经历诉说出来,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就从我的丈夫说起吧。丈夫田永峰是个无神论者,他于1947年参军,十几岁就上战场,枪林弹雨,出生入死。有一场战斗,他们整个连队只剩下几个人。就这样受共产党教育几十年,什么神都不信。而我已经信主多年了,在国内我去教会参加崇拜,他倒是很支持我,只是说“你信耶稣我不反对,只要不传给后代就行。”

再说我小儿子一家几年前移民多伦多,从他们离开那天起,我就每天在祷告中求神保护看顾他们,有喜乐平安,求天父帮助他们找到工作,我也求神能再赐给我们一个小孙子(已有一个大孙女)。我就这样恒切祈求神,后来他们果真生了个儿子,我丈夫为此很高兴,我们老两口就打算来帮他们。

于是在2004年开始办护照、签证等手续。8月份体检时发现我丈夫的肺部有阴影,我们就很担心因此通不过体检不能拿到签证。我们和儿子一家已经四年没有见面了,而且也非常想去看看小孙子,别无他法,我只有求告神,求神怜悯让我丈夫能体检过关,让我们能顺利到加拿大与儿子一家团聚。后来丈夫一共去体检了三次,我只有把一切的担心交给神,求他来安排。“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马太福音7:7)2005年1月8日,一大早就收到一封信,北京来的,打开一看竟是获签的签证。我顿时感动得眼泪直流,慈爱的天父满足了我们的心愿,我实在是感激不尽!签证有了,可是机票不好买,因为1月份的票都售完了。服务员告诉我大儿子:“耐心等等看吧,有人退票就打电话通知你们。”我再一次到主面前,求神帮助。结果真的有退票,而且是两张!看来我们来加拿大是有神的美意的。

1月16日我们老夫妻坐飞机从大连到韩国转机,临下飞机前,我先祷告然后问服务员到多伦多的换机入口怎么走,他说会有人带你们过去。果然一下飞机,就看到有两个人在接转机到多伦多的人。在等待换飞机的那段时间,我又向神祷告:“主啊,我的腰间盘曾经脱出,不能坐太久,求您帮助我!”等再上飞机后,整个飞机客满,唯独我座位旁有个空位,这样我就可以躺下休息。真是感谢神!就这样我们一路顺利到达多伦多。连不信主的丈夫都说“这真是神照顾你了!”神真是时时刻刻与我们同在的!

还没来加拿大之前,我在电话里叫儿子先帮我找好教会。孝顺的儿子虽不信主却也照办。我们于2005年1月18日到达,1月21日是礼拜天,儿子就开车带我来了教会。教会里弟兄姐妹都很热情,又听到黄智奇牧师那么好的讲道,我心中清楚明白这一切都是神的恩典!

自从来到多伦多,每个主日我和儿子儿媳妇就一起来教会,现在媳妇张宏已经决志信主,这个复活节就要受洗了。儿子虽然还没决志,但我知道他心中已经有主了。有时孙女也来听道,对这一切,我丈夫却不再反对了,还挺支持地说:你们都去吧。看来是神感动了他!2005年6月份,教会里的团契组织去钓鱼,我丈夫也去了。后来教会在士嘉堡又有集体活动,这次儿子开车,全家人都去参加,而且丈夫也听了讲道。

     丈夫从年轻到来加拿大之前,从来没有住过医院。在国内体检时发现肺部有阴影,后来经全面检查才知道是肺部纤维化。2005年11月29日病情发作,住进医院。儿子儿媳妇轮班到医院护理他,张宏就趁此机会更多地给他讲圣经的道理,我丈夫后来信主就靠儿媳妇传的福音!他也最爱听儿媳妇给他讲圣经。12月第一个礼拜天,儿子带我去教会,媳妇在医院护理他。下午4点钟,我找到黄牧师,他在楼梯口拉着我的手为我丈夫祷告,当我们流泪祷告完,我和儿子也去到医院。我丈夫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我要信主耶稣!”我握着丈夫的手说“黄牧师刚才为你祷告了!”媳妇一听,马上说“怪不得,我爸半个小时前就说要信主。”我和媳妇心里都感到欢喜万分,我甚至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心中暗暗称颂神的奇妙大能!

因为丈夫住院,我在家照看孙子。我就在心中默默向神祷告说“神啊,就因着我信主的缘故,求你也拣选我的丈夫吧!因为夫妻是一体的,你不要丢弃他不管。如若不然,将来我夫妻俩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这不是你所喜悦的吧?”结果神真就这样拣选了他,主恩实在浩大!星期三黄牧师去医院看他,并且拉着他的右手为他祷告,他的左手就感到发热,心中感动。他后来见人就说:真的有神!神的恩典慈爱临到了我的丈夫,这真是又真又活的神!为此张宏在她爸还没出院时就在教会作了见证,荣耀归给神!

丈夫在12月14日出院,他一进家门第一句话就说“我回来了,也彻底想通了,我一定要好好信主耶稣。因为这是你多年向我传道的结果,也是你的愿望。我们可以一同到天家去了,不过你身体比我好,我就先走一步吧。”回家三天后,黄牧师来看他,讲圣经的道理给他听。丈夫也把自己为什么要信主的想法讲给牧师听,也告诉牧师自从出院后,他每天都在祷告,于是黄牧师就带他作了决志祷告。

后来有一天黄牧师又来看他,为他祷告,等黄牧师要离开时,我送到门口才得知牧师当天下午就要乘飞机回国看望老母亲,临走前还来看望我丈夫。他被神这么好的仆人深深地感动了, 对我说:“将来我们的孙女能上神学院那多好啊!”

     刚信主时丈夫还有些担心,说:“我信主才这么几天,你都信了好多年了,张宏也信了半年了,神能接受我吗?”张宏就给他看许多福音资料,也建议他多读圣经。于是从出院后我丈夫就每天读2小时圣经,并且记了大量笔记,圣经渐渐成了他最爱读的书。罗马书10:9-10这样说“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信神叫他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因为人心里相信,就可以称义;口里承认,就可以得救。”当他看到这里,就记录下来,也记在心里。每天早晚,我们夫妻俩都一起祷告。今年3月份因他突发心脏病,被神接回天家。临终前他一直都在祷告,他走得非常安详,像睡觉一样。感谢神拣选了他。是啊,神的恩典浩大,我们夫妻俩终于可以将来在天家见面了!

 

     在此我也特别感谢在丈夫患病期间黄牧师和弟兄姐妹们对我们全家的关心和代祷,丈夫过世后教会又为他组织了感人的追思礼拜,每当想到这些我就会感动落泪,谨以此短文来见证神的荣耀和恩典!阿门!

    

(倪秀清姐妹在华人福音堂国语下午堂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