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将生命交给主掌管

 

---记华人福音堂士嘉堡堂青少年团契

 


编者按:华人福音堂仕嘉堡堂青少年团契是一个非常年轻的群体。但神的手却深深触摸着他们年轻的心,使他们愿意在神面前重新确认自己与神的盟约并愿意将他们的生命交给主耶稣掌管。下面是我们编辑同工(简称编)采访团契导师之一JANE和刚刚在复活节受洗的三位弟兄姐妹Sarah,JasonZheng的记录。希望从这些文字能够反映出神是怎样让教会领袖们看到神的异象并积极地去实现,以及圣灵如何在年轻人的心里做工,使他们愿将生命摆上交给主掌管使用。

 

编:Jane姐妹,我们听说士嘉堡堂青少年团契成立时间很短,但年轻人在灵里有突飞猛进的成长。你们当初是怎样看到这个异象并如何去组织实施呢?

 

Jane: 很难想象士嘉堡堂青少年团契仅仅开展了一年多一点,但神却使他们灵里与神同行中有一个非常大的成长,从他们相互之间团契交往中流露出的是基督的大爱。一年多以前,英语事工的领袖们看见一个异象,那就是在青少年之间促进灵性成长和团契交往的需要。于是,Steve和我就着手实施和协调这个小组。我们除了给他们有正常的主日学课程以外,也开始在我们各自的家里非正式地邀聚这些年轻人。希望组织各样活动能建立年青人之间的友谊,也鼓励他们将不信主的朋友一起带来。我们不仅准备各样的节目,同时也给他们一些责任去承担。主要是让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组织一些活动和唱诗等。此外,这些年轻人也被委派任务轮流负责在主日发放崇拜程序单,朗读圣经经文,崇拜呼召,领诗和教儿童主日学等。所有这一切努力都是为使他们用自己的天赋才干来服事神,并建造他们的领袖才干和活动组织的技巧。

 

编:青少年团契的弟兄姐妹们很喜欢组织参加各种营会,你们对此有何看法?

 

Jane: 这些青少年已经参加了两个大的退休营会。20058月,我们和颂恩福音堂一起组织了Endobana 营,在那里他们之间良好的关系得以建立,新被带来的青少年朋友也开始固定参加聚会。20063月,我们和颂恩堂再次联合参加了在Owen Sound附近的基督徒冬令营。在那里,一些青少年在神面前重新确认并愿意将他们的生命交给主耶稣掌管。Steven 和我看到神以奇异的方式在这帮年轻人身上做工时,无不感到欣慰,为神的大大祝福献上感谢。去年复活节KevinEuniceConnie三位受洗,今年复活节又有JasonShervonne, SarahZheng四位受洗。

 

编:Sarah姐妹,Jasonzheng弟兄,首先让我代表《溪水旁》所有的同工们祝贺你们在神和众人面前受洗,成为神大家庭中的一元。我想问一下你们都是怎样认识主并决志一生一世要跟随主?

                                                   Sarah:好,让我先来谈一谈。我出生在一个基督教家庭里,我们全家每个星期天去教会是雷打不变的事。很自然我去教会就好像我每天去学校一样。由于我的一些朋友不去教会,我就疑问每个星期天去教会有那么重要吗?在我的生活中,一直在与我的听力障碍相行。在很小的时候,我还能适应这种听力的降低;我的朋友也没有将此当成一个大问题。当我在七年级时,我开始渐渐自我意识到我的听力问题,特别是当我在学校里带上帮助我的 FM系统,很显然会引起很多同学的注意。在高中时,我的自尊心更加降低,甚至 我没有信心带上FM系统去上学。有时当我依靠唇读很难明白其他人的意思时,我对自己的不能非常有挫折失败感。大多数情况下,我不能充分理解我的朋友,我感到好像被踢出局。我去参加中区唐人街堂会时,由于我没有多少朋友,我不是很乐意去那里。那时,我就向神发问:为什么我非要耳朵变聋?为什么会是我?为什么在世界上已经做了很多坏事的人却不是聋子呢?我在这些疑问中困惑了多年,那时我希望从神那里得到一个答案,能将我的问题解释清楚。在我参加了华人福音堂仕嘉堡堂青少年团契后,我结交了很多朋友,我渐渐将我的注意力越来越多聚集在教会和圣经上,我的生命开始慢慢改变。我在学校里的情况也在改变,结识了很多朋友,感谢神,祂为我预备这么好的家庭和朋友们在背后强力地支持着我。我开始感到我是多么地幸运,因为我也看到了一些和我情况一样的人,他们遭受身心双重痛苦,却还得不到象我这样家庭中父母的支持。

 

编:我是第一次知道你有听力困难的,你能不能谈一谈在你生命改变后,神在你身上的计划?

 

Sarah:记得当我去观看耶稣受难那部电影时,让我深深认识到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成就的是何等的大。也认识到他为宽恕我们的罪而遭受多么大的苦痛啊!这也是我准备好承认我是一个罪人,求神原谅我的时刻,也正是从那一刻我真正地成为了一个基督徒。现在我相信神在我身上有很多更大的计划,特别是有一个计划是与我的耳聋有关。我已经靠神得更大的信心战胜了我的听力障碍。在圣经罗马书十五章十三节中说:但愿使人有盼望的神,因信将诸般的喜乐平安,充满你们的心,使你们借着圣灵的能力大有盼望。现在我开始转向圣经,向神祷告求明白那些我找寻的答案。当然将来,我仍会面临困境,但现在我会回到神面前全程寻求神的帮助。现在我也能够自豪地站立在那里向教会的弟兄姊妹表明我已经接纳主耶稣进入我的生命。当趁耶和华可寻找的时候寻找他,相近的时候求告他。恶人当离弃自己的道路。不义的人当除去自己的意念,归向耶和华,耶和华就必怜恤他,当归向我们的神,因为神必广行赦免。(以赛亚书55:67)

 

编:Zheng弟兄,你好。听说你信主走过一个很长的一段路。很多从无神论背景的家庭长大的青少年都很相似,你能不能谈一下这个过程?

 

Zheng:我出生在中国,父母都是医生。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到处都是无神论者,宗教这一词汇往往与迷信连在一起。若有人选择任何有灵的东西去相信时,都被认为是陈旧过时,被认为是社会渣子。我的家庭在这种大环境下也毫不例外地认为自己有能力去掌控自己的前程和未来,不靠什么神仙鬼怪。我从小就被灌输世上没有什么属灵的东西,对于有人声称各种各样灵界体验或见到一些不寻常的事情发生时,大多数人认为他们若不是说谎就是幻觉。我十岁那年移居到加拿大,在一个公立学校上四年级。说实在的,我十分不喜欢第一年。缘由很简单。在中国时,我父母将我放在当地最好的学校,在最好的班级里有最好的成绩。虽然我很少拿到第一,但也不会低于第三名。我从来不会感恩,因为我没想过我的聪明才干是一个礼物,那时我是无目标的竞争小孩但非常的骄傲。但当我一踏进那个加拿大的班级时刻,我迷失了,样样事情对我来说都很奇怪。我不明白任何一个词,不能与任何人交流,现实重重击打了我一下。我迫使自己接受这个事实,那就是我不再在这样一个班级里成为最聪明的学生。事实上,由于语言障碍,我的成绩甚至低于平均水平。于是我就开始质问自己:难道我就不能成熟我自己想要的东西吗?这是我真正的现实水平吗?此后三年里,确信一个事实,那就是我的才气也只能在某些科目领域上高出平均水平。毕竟有很多比我更聪明的人。于是下一个问题又跃入我的脑际:我真的有足够的能力来掌控我自己的前程?我有能力去控制明天将要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吗?

 

编:那么,你是怎样接触到基督教的?

 

Zheng:有一天,我母亲的一个朋友邀我们一起去教会。那时,母亲和我都没有想去教会的感觉,但是,她是我们一家人的好朋友,再三邀请我们许多次,难以拒绝。我对教会的第一印象是它不是一个坏地方。人们很有礼貌,对我们很欢迎很客气。但我想我没有那么大的需求去相信神。还没有从祂那里找支撑点。离开教会,我和母亲都收到了两盘卡式录音带。他们被搁置在书架角落处冷落了好几个月,直到有一天,我母亲决定试听一下。那几盘带子是专供福音外展用的。讲述科学与基督教相互共同印证,共同成长,没有抵触。我尽管是一个小孩,但也被那信息所吸引。所举的圣经中的例子也能够一一被科学证实。我觉得这对我来说是一个转折点,若圣经中所提及的都是事实和真理的话,我真的不应该忽略和对抗。以后的几年里对我来说不是很容易。我升到高中,正是在那段时间我真的被掳掠到这个世界所谓的好玩有趣的境地。我偶尔也去教会,但真的对我来说无关紧要。我相信有一位神,但我觉得他离我很远。我不想要寻求更多的东西而与他建立更亲密的关系。事实上,我真的对现代先进技术着迷成瘾,于是对每一样新式很酷的玩物我都想方设法弄到手。之后,我又得到一份暑期短工,做工就意味着挣到钱,接着就买了当时最新最高档次的计算机系统和手提电话。挣钱的第一周甭提我心里有多么兴奋,但过后,一切又都失去了新鲜感。我觉得在心里有什么地方总是无法被填充满足,正是在那个时候,我终于决定要对生活的目标寻找一个答案。我想要知道我真正想要什么。什么对我来说更有意义。于是我回顾过去,后悔莫及,生命都是荒废在无意义的事情上。

 

编:听说你是在青少年营会上决志信主的。你能不能谈一下那段经历?

 

Zheng:2005年夏天的青少年营会对我帮助很大,使我对我新的想法在那里完全成形。那是第一次真正经历了基督徒的生活。这是我以前从未感受和体验过的。至此,我终于决定我将生命的全部时间跟随主耶稣。所有我能够说的就是神的光就在我作出决定的那一刻全然照亮了我。从我初次听到福音到最后决定信靠主差不多四年多。感谢神他在这段时间里改变我的生活观和思想价值观。因为万有都是本于他,依靠他,归于他。愿荣耀都归给他。(罗马书11:26)在我决志信主后,在我的脑海里时常也有一些矛盾冲突。总是那个无意识的肉体要我做一些让我喜欢的事,可是也总是圣灵又将我拉回到神的一边。无论何时我去反思回瞻我的过去时,那些我遗憾的都是靠我自己的办法作出的决定。而靠神为我作出的决定我从未有遗憾。作为一个年轻人,我总是想要有更多我自己的自由,但有时,一旦我真的拥有那种自由时,确总有一些事将我从中拉回。这才认识到若这一些都不是为神的话,从心里不会有真正的自由。当我回顾我的过去,尽管看到的是我自己弃神而去,但他总是在那里等待我回转。无论我离弃他多么长,他必定在那里!现在我深信,神是爱,爱是永不止息。他是我生命里惟一可以完全信靠的。通过神,我明白爱的最纯真纯粹的一面。爱高于一切。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哥林多前书13:47)

        

编:Jason弟兄,你和Sarah都是在基督徒家庭里长大的。你们从小就上教会也知道很多圣经的故事和道理。但你也是在青少年团契组织的营会上,心灵才真正被神的手触摸。你能不能谈一下你的情况? 

 

Jason:感谢神给我这个机会来见证神的大能和荣耀。我也是从小就来教会,相信上帝。所以在我决定受洗前,应该算是一个老牌基督徒了。但回头看,虽然我信神,仍有很多东西缺陷和不完整的。就好像我过去很不情愿完全将自己交给神。我曾有一段时间参加我祖父母的教会活动,后来就停止了。然后又去我的伯父母的教会,在那里我也感到不是很自在,因为我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朋友能和我交流分享。去年夏天,我的伯父母邀请我参加教会合办的Endobanah夏令营。这次营会成为我决定信靠神的人生旅途开始。起初,我还在为那次营会去与不去仍在犹豫之中。我要是去这次营会,那么多人中我只认识我的堂弟。我的另一个选择就是和朋友一起去看多伦多兰鸟队的棒球比赛。可是我的内心却总有什么东西在催促着我去参加营会,否则我会后悔的。虽然内里的声音告诉我应该去,可是我仍踌躇拖延着。最后,我决定去营会是因为我母亲告诉我营会肯定会很有意义。当我到达营会时,就注意到那里氛围很好。每个人对我都很热情友好。在几个小时之内,我已结交了好几位朋友。我感到非常的自在自如。我平常很害羞,很难这么快就信心有余地交到朋友。在那次营会的每一个人都很不错,让我很容易能与他们交往认识。我相信这是神让我来这次营会的真正意图。营会过后没多久,我又开始了正常的教会生活。几个月后,我决定要在众人面前受浸成为神大家庭中的一员。决定要受浸对我来说不是很容易。我需要参加很多周的浸礼班。自从浸礼班开课以来,我每天都来到神面前祈祷,求神保守我的决定。我也询问神是否这次浸礼将是祂在我身上计划的一部分。在浸礼前与教会长老们的面谈的那天,神垂听了我的祷告。他通过Henry Tse的讲道提醒我要完全信靠归向神,要做出正确的选择。我相信神通过Henry对我说话,告诉我信靠顺服神现在正是时候。我的面谈是一个非常不寻常的过程。这也可能是我一生中最感动的场面。对于那些认识我的人,我从来都不会在他们面前流泪。但这次面谈,我却开始流泪了。这并不是因为很悲伤,我相信是高兴的泪水,因为我被神百分之百地拯救了。感谢赞美神,祂让我从此走在祂的要求中为神而摆上。

 

编:感谢神,你们几位在这里与我们美好的分享,希望你们的见证将会激励其他与你们有同样背景的青少年认识神。此外,我想问一下Jane姐妹,你作为团契的导师之一对团契进一步的发展有何考虑?

 

Jane:我们诚请教会的弟兄姊妹们继续为这帮年轻人的灵命成长不断地祷告。也求神预备更多的同工来参与和扩展这个事工。我们正在考虑将目前的团契一分为二,一个是为大学生和将要进入职场的,另一个是为中学生。

 

编:再一次感谢神也感谢你们美好的分享。

 

(本文原文为英文,经编辑同工翻译编排成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