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行 罪性

 

——倪柝声弟兄的《正常的基督徒生活》第12

 

˜

 


坦白地说,没有读倪柝声弟兄的《正常的基督徒生活》之前,对于罪行与罪性,我的认识是模糊的。我常常是看到罪行多些,而对罪性缺乏认识。于是,说错话,做错事了,就来到神面前认错悔改,求主宝血洁净。若再犯,就再求主宝血洁净,我只知道这样行。但我不明白,为什么我总是会犯相同的罪?读了这本书我才知道,为什么主血如此宝贵能够对付我们的罪行,赦免我们每一样的罪,使我们得以称义;又认识到我们里面的罪性才是犯罪的本质,犯罪的根。

倪柝声弟兄在书中这样讲到: “当神的亮光第一次照到我的心里,我就呼求赦免,因为看见我在的面前犯了诸般的罪。等到我接受了罪的赦免,渐渐的我又有了一个新的发现,那就是我发现了罪性。我看见我不只在神面前犯了罪,并且在我的里面还有毛病。我发现我有犯罪的天性,在我的里面,有一种犯罪的倾向,有一种力量引我去犯罪。当那个力量在我里面发动的时候,我就犯罪了。我虽然为此寻求赦免,并且也得着赦免,然而不久我又犯罪。因此我生活在一种恶性的循环中──犯了罪,蒙赦免,然後又犯罪。对於神的赦免我满心感谢,但是我所需要的不单是赦免,我还需要拯救。为着我所作的一切,我需要赦免;为着我的本性,我需要从罪的本质中被拯救出来。

下面我从两方面与大家分享本书的一些信息。

                                          

一、基督耶稣的宝血

为了满足神的圣洁和公义,基督流血舍命替罪人顶罪;借着这血,罪人才能得赦免。当我们尚未信主的时候,我们可能很少受到良心的责备,直等到神的话语开始唤醒我们。我们信了主,我们那醒过来的良心又可能变得非常敏锐,以至于罪恶的感觉变得那么大,那么可怕,甚至使我们看不到宝血的功效,以至于无力胜过罪恶。我们好像觉得我们的罪是这么的真,一些特别的罪可能多次烦扰我们,甚至使我们到了一种境地,认为我们的众罪比基督的血还大。这时候我们所有的烦扰,乃是由於我们要试着感觉血的价值,主观的估计血对於我们的意义。我们不能那样做。血的价值不是为着我们来感觉的,要记得血首先是给神看的。因此我们必须接受神对於血的估价。如果我们要尝试以我们的感觉来估价,我们将一无所得;我们就留在黑暗中。这件事完全系于我们对于神话语的信靠。我们必须相信,血对于神是宝贵的,因为是如此说的(参彼得前书1:18-19)。如果神能接受血作为我们众罪的偿还,和我们赎罪的代价,我们就可以安心确信,我们的罪债已经清偿了。如果神已经满足於这血,那么这血必是可以接受的。我们对于这血的估价,只能依照神的估价──不多一点,也不少一点。让我们记得,神是圣洁的,神是公义的,圣洁公义的神有权说,在神的眼中,这血是蒙悦纳的,并且已经全然满足了。:「我们心中天良的亏欠已经洒去。」(希伯来书10:22)我们惟有借着基督的血方得以就亲近神。如果我们依靠这血,以这血为就近神的依据,这血的功效永远不会丧失。除了依靠血之外,我们还敢依据什么东西进入至圣所呢?那么依靠这血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承认我的罪,我承认我需要洁净与赎罪;因此我依靠主耶稣所成就的工作来到神面前。我唯有借着的功劳来就近神,决不依靠自己的成就靠着他的血,已经得亲近了」(以弗所书2:13)。因此让我们向祷告说:「主啊!我还不够充分的知道这血的价值,但是我知道,这血已经满足了你;所以有了这血我就够了,血是我唯一的倚靠。现在我知道,我的长进与否,和我的有何成就,都不是依据。无论什么时候,我来到你面前,我总是倚靠你的宝血。」

二、基督耶稣的十字架

上面我们讲到血对付了我们的罪行,——主耶稣作为我们的代替,已经为我们在十字架上流血、受死,担当了我们的罪,所以就为我们取得了赦免、称义与和好。现在我们必须再进一步在神的计划里,明白如何对付我们里面的罪性。血能够洗净我的众罪,同时,我这个旧人还需要十字架来钉死,这样我才能对付罪性。 惟有十字架,能使我们从我们的罪性中得着释放。 

当我们基督徒生活开始的时候,我们所关心的只是我们的行为,还没有注意到我们为人的本质;我们的忧愁常常是为着我们的所作和所行,很少是为着我们的这个人。我们的难处不只是外面的行为;事实上,我们里面的难处却更严重。我们试着要讨神喜悦,但是发觉在我们里面却有些东西不愿讨喜悦。我们试着想谦卑,可是我们里面却有些东西拒绝谦卑。我们试着要爱,而我们里面感觉到非常不愿意爱。我们在外面微笑着设法显出温柔,而我们里面却明确的感觉到不温柔。当我们越要在外面把事情加以改正,我们就越清楚,在我们里面的难处,是何等的根深蒂固。到这时我们就来到主面前向说:「主阿,我现在明白了!不只我所作的是错;连我这个人也是错的。」

「因一人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照样,因一人的顺从,众人也成为义了。」(罗马书5:19)在亚当里我们接受一切属於亚当的;照样,在基督里我们接受一切属於基督的。 我们生来就是罪人,怎能切断有罪的遗传呢?我们是在亚当里生的,我们怎能从亚当里出来呢?只有一个方法:我们既是藉着生进入的,我们惟有藉着死出来。要去掉我们的罪性,我们必须去掉我们的旧生命。罪的捆绑既是因生而开始,那么罪的释放惟有藉着死而引进。这正是神为我们预备的脱离罪的方法。得释放的秘诀就是死——旧人的死。「岂不知我们这受浸归入基督耶稣的人,是受浸归入的死么?」(罗马书6:3)基督替罪人死,也代表着我们的旧人必须和同死。我们怎样进入基督里呢?这件事仍然必须藉着神。事实上我们是无法进入的,并且更重要的是,我们根本用不着设法进入,因为我们就在里面。我们所不能替自己为力的事,神已经替我们成了。神已经把我们放在基督里。哥林多前书一章三十节的话真好,我想那是整本新约中最好经节之一。使徒说:「你们得在基督耶稣里。」是怎样得在的呢?「是本乎神。」赞美神,进入基督里的事,神没有留给我们自己去设计,去努力。我们无须自己计划如何进入,因为神已经计划了,不只计划了,并且还成全了。我们得在基督里是在乎神。我们已经在基督里,因此我们不需要再想法进入。这是神的作为,并且已经成全了。

「一人既替众人死,众人就都死了。」(哥林多后书5:14)。当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死了的时候,我们也都被钉死了。 因为神已经把我们放在基督里面。我们已经在基督里死了,这不仅是一个教义,并且是一个永远的事实。因此十字架是神的一个权能,把我们从亚当里迁到基督里。感谢神,祂用十字架对付我们所是的,用十字架打击我们犯罪的根。现在我明白,我这个罪人已与主基督耶稣同钉在十字架上,我已在罪上死了。今天,求主基督耶稣在我里面活出祂的生命,使我可以因祂过得胜的生活、荣耀主的生活。

(安妮姐妹在华人福音堂士嘉堡国语堂聚会。《正常的基督徒生活》一书藏士嘉堡国语堂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