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什么代价都值得付”

 

                      读《没药山-胡振庆传》 

 

˜     小 禾

 

 

读完《没药山——胡振庆传》,我心头久久回响着一首歌:“不再是我,不再是我,而是耶稣基督在我里面而活。”胡振庆,这位中国大陆农村传道人可歌可泣的生命见证,活生生地向我显明了这首歌词的真义。我读完了这本书,真是完全看不见人的痕迹、人的作为、人的可夸耀之处,而是只看见十字架的沉重和荣耀。胡振庆老前辈的一生,完全是为十字架受苦受难、流泪洒种的一生,朴实、平凡得如一棵小草,完全隐没在主的荣耀权柄下,默默地为主忍受苦难,为灵魂流泪做工,直到蜡烛成灰、泪干油尽的那一刻!

     一个人若只靠他的意志,怎么可能默默忍受那么大的苦难数十年而坚韧不变呢?胡振庆正是用他的生命显明了基督的大能!是基督我主胜过了撒旦,是复活的主败坏了死权对人的捆绑,才叫信祂的人有世人不能败坏、世界不能压倒的生命!这是主在信徒身上彰显了祂自己的荣耀!胡振庆所有的,只是一颗完全放在祭坛的心,任主锤炼,任主使用。主的大能正是透过他血泪交织的生命历程显扬出来了,主透过他的血泪见证唤醒和栽培了很多人的灵魂。

      面对这位主内前辈的生命见证,我们能从中学习什么呢?

 

受苦的心志

“永生什么代价都值得付”,这是胡振庆前辈题赠晚辈亲友的一句话。他的确是立定了为基督受苦的心志,至死不变。他爱唱的一首诗歌《坚心归主》中说:“背负十架,愿直到死,弃绝名利和自己,时也刻也献作活祭,一切都归你座前。”他向主有这样的心志,大能的主就使这位普通的农村传道人在烈火历炼中成了得胜者,在历次的患难、逼迫中不仅没有倒下,而且结出了果子。

胡振庆早年一面种地,一面传福音。1947年他30岁那年除夕,他受感动在主面前祷告说:“主啊!我将自己完完全全交在你的手里,我愿意一生为你活着,再也不为肉体的事去操心劳碌。主啊,你收纳我的奉献,加添我的力量!”从此他变卖家中所有,一个村、一个山坳地去向人传福音。后来局势改变,许多的传道人经不起环境重压,就退后、冷淡了。胡振庆面对重压,流泪伏地向主祈求,求主带他渡过难关。接下来的日子,他开始了被囚的生涯。在苦难中,他给凡是他能靠近的人传主的爱,主的十架救赎,一些人被他带领归主。有一次,他看见草原上的骆驼负重跟随主人前行,心中感动,吟诗向主恳求说:“捏住我小手不放,背我骑行经沙漠;使我夜间诗歌唱,领我到生命泉旁。恳求赐每日恩典,为义受苦绝怨言!”他之所以能在患难中得胜,让主的大能在他身上无阻碍地显扬出来,和他这种完全献上、“为义受苦绝怨言”的心志分不开。

正如这本书的后记中所说:“我们所认识的振庆弟兄,论到他的为人,可能没有谁敢说他是一个十分勇敢的人,……但他那向主坚定不移、看重主的荣耀比性命还重的心志,岂不是今日这个时代所必需的吗!……振庆的见证中显明,他从无一次是靠着自己得胜的。我们不知道别的,只知道他向主立了心志后,一切都是主在他身上显出荣耀的作为来。

 

祷告的榜样

    读胡振庆老前辈的传记,我看到了一个信徒祷告的榜样。他实在没有什么高言大智被记载下来,记载下来的,除了他的苦难中的坚持,便是他的流泪祷告,——或晨更祷告,或通宵祈求,或有声,或无声。

当他面对政局改变、基督徒前途险不可测的重压时,他曾经在一次传福音的路上,走几步就跪下去祷告一次,祈求主帮助他面对将要来临的苦难。在他家乡小镇的一处古老的烽火台,被囚前他曾经在这个荒无人烟的石台多次痛哭祈祷,为着黑暗中教会的前景,为着还未得救的灵魂,也为着他自己内心的挣扎。一个个夜晚他独自在这个荒凉的石台流泪祷告,就这样,这个瘦小软弱的人在彻夜的祷告后第二天迎着朝阳下山,带着神赐的得胜能力继续刚强做工。

还有一次,几个姐妹要到远方传福音,动身前到他家里来。他和她们一起祷告后,亲自准备床铺安排她们休息,然后自己拿起垫子,到外面整夜祷告去了。第二天他对姐妹们说:“约书亚山下打仗,摩西山上祷告。你们放心去吧,神必与你们同在。”就是在他最后的日子,他对来探望他的弟兄姐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来访的人作一恭敬的交托祷告。

正是这样一生靠祷告亲近神、蒙神带领的人,才能用他的生命造就人。在他晚年,虽然他的普通话不顺口,但他所到之处,“只要他走上讲台,带着眼泪一开口祷告,全场立刻就痛苦起来。这一哭,圣灵就像甘雨降下,使到会的人无不得着内心的滋润。”在他从监狱里出来后的十五年间,主又藉着他得了不少人。

愿我们学习这位忠心事主的弟兄留下的祷告榜样,多多地、切切地祷告,来亲近主,从主得力。

一切荣耀都归给天上的主!

( 《没药山——胡振庆传》, 中国大陆圣徒见证事工部出版。本书在士嘉堡国语堂图书馆有藏)

 

(小禾姐妹在多伦多华人福音堂国语真道堂参加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