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永媚

 

    父母离异,家境贫困,我读完初中,父亲便再也没有能力让我继续上学,我便开始了打工生涯。

    记得十八岁那年,为了有个一技之长,我选择学时装裁缝。那时,得知母亲病重,当时我心里非常矛盾,本来不打算看她,(那时我还不认识上帝)心里只想到她当初抛弃了我们,现在我为什么要去管她呢?可每当想到她病痛起来就蹲在地上动也不能动,必须马上送到医院输液,可她身边一个人也没有,心中实在不忍,只好不顾父亲的反对,陪在她身边,每天半夜二、三点送她去医院,早上九、十点回来,日复一日,一转眼就是半年。看着她,我终于忍不住地问:“你当初为什么离开我们?你知不知道,那些日子我们是怎样熬过来的!到底是什么可以令你抛弃丈夫儿女,宁愿一个人这样痛苦的挣扎?现在你难道不后悔吗?”“后悔?”母亲苦笑,“你以为我愿意离开自己的孩子吗?等有一天你有了小孩,你会明白离开你心爱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滋味。”“那么,到底为了什么?”“在我怀你以前,你爸爸对我确实不错,百般呵护。大概是因为有了大儿子的缘故吧,我再次的怀孕,你爸爸却是毫无喜悦之意。那时,吃的水要去小溪挑回来,一挑水五十公斤,来回四十分钟。我叫你爸爸去,可你爸常常装着听不见。无奈,我只好自己去,一直到快要生你的时候,隔壁老太太都看不下去,骂你爸……那些日子,我告诉自己,你爸已经不爱我了,可怜的你刚生出来的时候又瘦又黑,与你哥哥出生时又白又胖的样子极不相称。看着瘦小的你,我恨死了你爸,那之后,我与你爸经常打架,好不痛苦,几次我想要走,可小小的你不停的哭,我的心好痛,我不忍心……”

“可你还是走了,”我喃喃道,“难道走是唯一的选择吗?如果你的选择是对的,你今天应该觉得快乐才是,为何这十年你颠沛流离,为何你觉得苦不堪言?你经商那么成功,而且你仍然美貌。为什么愁苦依然在你的心里翻腾?”后来, 我结婚了。有时跟丈夫闹脾气会很不开心,就会想起母亲曾经诉说过话,我开始理解她了。背叛的意念在年轻的心里泛滥着,幸好慈爱的上帝一再保守引导着,这才平安无事。

然而,在我身边却有一个极不寻常的女人,任劳任怨。每个女人都渴望的浪漫似乎她从未享受过,却不曾听过她抱怨,勤劳与善良是她的装饰。她目不识丁,但她祷告时竟然会这样说:“…神啊!求教导我的儿女公义挣钱公义花……”,在这时代的人,只要能挣钱,管他公不公义。她令我很惊讶,她怎能有这样的智慧?!—— 她是我的婆婆杨南鹃。

人都说婆媳关系最难处,可十年来,她不曾对我说过一句难听的话,象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般地关爱照顾我。我曾经问她:“公公对你好吗?”“除了月子里他会帮忙洗一个月的衣服,他不会帮我作任何家事,我们那里的男人都是不做家事的,”婆婆答。我又问:“那他会对你讲好听的话吗?”婆婆有些羞涩的回答:“我们哪象你们这些年轻人。”“你年少时的那些岁月是怎么过的?”“我童年时很穷,又遇上饥荒,草也吃,那些时候,肚子真的特别饿。人们常常会为了一点点的食物闹出人命来。我的工作就是看羊,一直到嫁给你公公。很快我便生了头胎的儿子,我公公婆婆身体都不好,我都得自己打点一切。那时家里还养猪,作家务还要抱着小孩。生第二个孩子更惨,是早产,在寒冷的冬天,那时很担心怕孩子养不住,但主施恩赐福,他总算养大了。”“那时的伙食怎么样?”“比童年时好了许多,不过还没有象你们今天吃的炒菜。……相比之下,你们是幸福的一代。后来我见自己有了六个孩子,够了,便去做了绝育手术,却遭家人恶语相向……”“那你什么时候认识耶稣的?”“嫁入他家后,后面邻居家就是家庭教会。那时信耶稣的人很少,信徒通常会被当作疯子,大部分的人都是因为病重祷告蒙医治才悔改归主,之后就越信越甘甜。”

    “那你们经历过特别的神迹吗?”“老三建琴小时候身体很不好,有一年她吃什么都吐,后来就晕过去了,她爸急急忙忙背她走了三个时辰去医院(那时没有车),医院却不收她,百般无耐在路边随便买了点草药给她喝,也灌不进去。而家里,她奶奶彻夜为她祷告神。第二天早上,她竟奇迹般地活了过来。”婆婆眼里泛着泪光“是神救了她……”“那后来公公来到加拿大,你一个人照顾六个孩子十年之久,累吗?”“怎么不累,家里、地里的活都得自己干,我一年收千斤谷,八百斤薯干……,后来建琴大一点,帮我分担家务才好一些。”“你不曾想过放弃吗?你这么能干,你一个人会过得很好,比如,选择离婚?”婆婆困惑的看着我:“为什么?”我很羞愧,她那蒙神保守的单纯的心怎么会动这个念头呢? 这实在是她的福气啊!

我不禁在心里为她默默祷告:“主啊!求你继续看顾赐福给她,叫她的灵快乐,叫她的儿女都以她为榜样,让她那看似平凡而不平凡的生命因为有了你而充满光彩,让她的生命从头到末了都能够见证你的慈爱、公义和怜悯。感谢神你让我们远离世界的诱惑,让我们选择了这条通往光明路。也求你加添她的力量继续的让她在世上作盐、作光,也去影响其他的人们,为你做那美好的见证去打那没打完的仗。有神你的同在同行,虽然这条路尽管充满荆棘,也不再惧怕,因为我们知道到,是谁掌管明天,这条路是我们最明智的选择。让荣耀、颂赞都归给你。阿们!”

(刘永媚姐妹在华人福音堂多伦多国语下午堂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