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主完全舍去自我

 

----<<中国的以巴弗>>一书

 

˜ 刘 平

 

 


中国的以巴弗原名为吴维尊。他生于19264月,母亲为他取的名字叫以巴弗,这本是一世纪教会的一位曾与保罗同坐过监的信徒的名字。以巴弗在19415月信主重生得救,1946年秋至1949年初,在上海“中华神学院”学习。1949年初,他开始在上海守真堂作实习传道。194910月起至1957年,以巴弗做了8年中学教师。这8年中,他逐渐坚定了自己的信仰。50年代后期,以巴弗开始以复写纸写《主内交通》的文字,寄往各地肢体。1964730日,以巴弗被捕。以巴弗被定罪的“罪行”是“听主的话,遵行神的旨意,在任何事上都把主放在第一位,做好一个基督徒该做的见证,因而没有全部听党的话,没按照党和政府的要求去做,不把地上的掌权者放在第一位,不在违背神的事上跟着党走。正因为我坚持了前者,而导致犯了后者认定的‘罪行’”。由于这种坚持,19672月,法院下达了对他的判决无期徒刑。他收到判决书后,心中非常平安,充满感恩。但妻子却与他离婚了。以巴弗在书中写道┉┉1964年,由于我被打成‘反革命分子’,所以身为‘反革命家属’的妻子,吃尽了苦头,只得与我离婚,此后,我再没后顾之忧,就是拼上命也要胜过一切的争战,把自己分别为圣归给主基督,完成主吩咐我在狱中做好见证的任务。”从此,他就为自己定了一个原则“不回答,不交代,不认罪,不悔改。”他在地狱般的监狱里一直坚持这一原则直到生命的最后。他事事只在主的光中衡量。绝不在那些所谓“犯罪本质”的改造上稀里糊涂地沾染到一点点污秽。这许多的“不”,是他在关押期间,对主逐步地光照丶引领做出的回应,因而他更加明白主的心意。在监狱中,因为争取吃饭谢恩的权利,他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在狱中长年的争战之中,监狱官兵对他软硬兼施,用许多方式整压丶折磨,想尽办法阻止他饭前祷告,但感谢神,他帮助以巴弗做了一个美好的见证。主也引导他写下《主内交通》,与弟兄姐妹们互相勉励;在主的怜悯和光照之下,神使用以巴弗帮助了一些家庭教会的肢体,成全了的旨意和工作。

在读此书之前,我对以巴弗的了解仅来自于《十字架》的片断,一个清瘦面孔,慈祥可亲的老弟兄--大墙外的无期犯人。还记得采访时他的答话:“主不是早就跟我说了? 要撇下一切,背起十字架,来跟随主。主走的是这条路,我跟主走在一条路上,为什么要不高兴呢?为什么要发怨气呢?这是我的最大的福气。(这位以巴弗老人,原判无期徒刑,1987年减刑释放,他却不肯离开银川监狱,仍旧住在监狱外边的一间小屋。)法院对我是弄虚作假,把我的不悔改(不放弃信仰)当成确实悔改(放弃信仰),把我放出来,这个我提出抗议。虽然出了监狱的大门,但在大墙的外边,也要做好大墙外面的一个无期犯人。(不仅不离开监狱,以巴弗还坚持一周禁食5天,只在周一和周四吃饭。)假如这样禁食,一直这样做下去,表明我一直是不悔改;假如一直这样定期禁食,一直到死为止,那就是表明我死也没有悔改。” 这样禁食15年后,2002年圣诞前夕,以巴弗终于走完了78年人间路,安息在上帝怀中。在以巴弗给亲人最后一封信上写着“我死了,也是一个没有悔改的犯人,就像我的主耶稣一样。” 十字架的道路,是一条远远超越于人类理解力之上的奇妙道路。这条路是屈辱的,却伴随着荣耀;这条路是痛苦的,却伴随着喜乐;这条路是牺牲的路,却伴随着生命的凯旋。

当我读《中国的以巴弗》这本书时,多次被感动得流泪。在我的心中,以巴弗是一个一生追求圣洁,为主的缘故舍己背十字架走窄路的基督精兵。从属世的角度来看,他一生历尽艰辛和苦难,更受捆锁成为无期徒刑囚犯。但在以巴弗的内心世界,神是他人生方方面面的元帅,是他一生唯一的渴慕。无论处在怎样的患难和逼迫中,都无法使他与神隔绝。他属于主,专听主话,专跟主走。即使在关押期间,他仍忠心做主的奴仆。在世上做着一个震撼人心的见证。以巴弗的一生,使我们看到,凡奉献给主,跟从主的必须负上代价。他的入狱正是他听从主,顺从神旨意的结果。在狱中,即使是冒着毒打,生命的威胁也在所不惜。他顺从主的带领长期坚持饭前谢恩,又守住禁食抵抗这一仗。因他深知主所托付的任务,是把自己分别为圣给主。多年始终为主做见证,正像当年的使徒保罗一样,守着主要他守的道,跑完了他当跑的路,从此有公义冠冕为他存留。以巴弗为了完成主托付他的重任,严守“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神的物当归给神”而且从不退却一步,尤其在文革当中,信徒大受迫害,甚至连许多神重用的仆人都软弱跌倒时,他却能靠主的恩典站立得稳,打胜神要他打的每一仗。同时,他以神的事为念,当主的仆人王明道先生软弱时,他敢于指出问题并鼓励他应象参孙一样为主打完最后一仗。以巴弗虽经过二十三年被囚的监狱生活,为我们基督徒舍己跟随主留下了光辉榜样,但他从不夸口,每一次争战他总是认为全是依靠主丰满的恩典,智慧和大能所打胜的。尤其当我看到他经过监牢囚狱的精神和肉体折磨二十三年后仍说道“满心感谢父,感谢主,我虽不配,我虽不配,主却怜悯了我。”之时,我的心再次被感动而流下眼泪。许多时候,作为基督徒,我口里也唱过“主我爱你”,“主我愿意为你舍身”,但我知道我没能像以巴弗那样舍弃自己,无怨无悔地跟主脚踪。和以巴弗对主的爱相比,自己真是相形见绌。我再一次从心里感到对主的亏欠,求主怜悯和宽恕。但愿以巴弗对信仰的坚持以及体贴主的心,成为我和众弟兄姐妹的榜样。求主怜悯保守我们,不论身处何种环境丶面临何样试探和试炼,也能儆醒仰望救主,专心倚靠走好尚未走完的每一步,不辜负主已为我们舍身流血的大恩典,最终得见主的荣面。

为主献上一生,宁可得罪人也不得罪神丶宁可失去一切也不愿失去主的忠心仆人,正像他自己所说的我宁愿形单影只紧靠主身边,跟随主走这条十字架的道路,儆醒地走完每一步,打胜每个阶段的属灵争战,最终得以见到主的荣脸。”以巴弗在1987年虽因中政策的改变而刑改释放,但以巴弗拒绝法院以“他承认悔改”之因释放他。因此,他出狱后继续作为大墙外的无期犯人为主作见证。因他深知主的命令高过一切,因主是元帅,他是小兵。他的一生是追求成圣的一生,为主殉道的一生。他将成为我们每一个基督徒的激励。

在《中国的以巴弗》一书中,也让我看见许多的激励和警惕。在书中的结语中提到道路尚未走完,见证尚未做好,争战尚未最后胜利,尚未到达可以唱凯歌的时候;我退后的可能性偏离主道的可能性受骗上当的可能性半途而废功亏一篑的可能性,都还现实的存在着,绝对没有可以放松警惕躺在所蒙恩典之上睡大觉的理由。一个一个可悲的警戒和惨痛的教训,已经看到不少。” 愿以巴弗成为我们为主舍己的榜样。让我们屈膝在我们的神面前,反省自己在主面前的光景。从而祷告主,让我们效法他,在传福音中,蒙主使用,配得神的恩典和祝福。

 

(刘平姐妹在华人福音堂仕嘉堡国语堂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