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悄悄地传递……

 

˜ 黄飞凤


     编者的话:一个患了唐氏综合症,又失去了母亲的小女孩,当她笑盈盈地对你说:耶稣爱你的时候,你会轻易地发现,这个问候特别地打动你的心,因为那是单纯而毫不怀疑地相信,好像她把自己所领受到的爱,全部倾注在这几个字里,用她那颗纯净而没有丝毫杂质的心向你传递着,使得你的目光自然地转向她身边那照看她的姊妹,你同样地,会被姊妹眼中所流露出来的对孩子深深的爱意所感染,她们是那样地亲密,和谐,这又是一个怎样感人的故事呢?让我们来听一听黄姊妹的叙述……

 

     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所怀的胎是他所给的赏赐。”——诗篇127:3

     荧荧是一位可怜的孩子,出生不久就被送回中国由姨抚养。因为家里每位成员都忙,以至于没人愿意照顾她,比如父母为了家庭物质的需要而拚命的忙,姐姐哥哥们为了将来能读大学,为学习而忙。基于以上种种的理由,就将她送回了中国。

    转眼间五年过去了,这位婴儿已变成了小女孩。不幸的是她妈妈患上了末期癌症,思念自己还有一位骨肉在中国,希望在世上不多的日子,能够尽母亲的责任去照顾她,就让大女儿回国一趟将小女儿接了回来。

    荧荧终于回到了妈妈身边。对于每个小孩来说,能够与父母生活在一起是最幸福的了。但是荧荧的经历却特别地不幸。虽然已回到妈妈身边,却得不到妈妈的照顾,因为当时妈妈已病入膏肓,终日躺在床上。爸爸为了生活而忙碌,姐姐为照顾妈妈起居饮食,忙碌地奔波于家和医院之间,哥哥们为了学习和打工而忙,整个家庭好像比以前更忙乱。只有这个小女孩孤独地,好奇地,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大人忙,自己没有参与的份,也帮不上忙,就寂寞地自己玩。

     可怜的孩子从小被家人送回中国,终于能够回来了,却因着妈妈生病,家人的时间精力都集中在妈妈身上。荧荧的需要被忽略,没有人关心她是否适应了加拿大的生活,是否喜欢住在这里;妈妈想念她,就将她从中国带来,也没有询问她的意见,就如当初被送回去没有选择一样。很多父母没有站在孩子的立场去想,往往在很多情况下,导致孩子自卑,自闭,甚至很反叛,做父母的却没有反省自己,总是在埋怨孩子怎么会变成这样,小时候很听话,很乖,好像这变化是由于时代的不同,以种种理由来敷衍自己的过失,安慰自己,不是我的错,是社会的错。

    孩子是上帝赐给我们的产业,照管好他们是神托付给我们的责任。愿我们每一个基督徒,都能依照《圣经》的道理来教导督责自己的孩子。

 

     我们爱,因为神先爱我们。” ——约翰一书4:19

     2004年冬天,我在雪平家见到了这位小女孩,她在室内也穿很多的衣服,无论说话或不说话,喉咙都会发出呼噜的声音。我很好奇,就问雪平为何这样。雪平说:她从小就这样,衣服穿少了就会感冒着凉。有一样我不认同的就是喉咙的呼噜的声音,虽然我不是医生,但我知道这孩子需要大量的喝水,让水分来暖和化解她喉咙里的痰。于是我就走进厨房,倒了一杯水给她喝,她却不理睬我。雪平就用家乡话叫她喝水,她这才走过来喝水。

    这位福州平坦小可爱,从小在平坦长大,除了会说几句简单平坦话外,其他的就似懂非懂了。可能也因陌生和语言交流有困难,她对我不理不睬。我就拿了纸和笔,画了一些图案在纸上,来吸引她的注意力。有反应了,她对这些画有兴趣,立刻从电视节目转移到我的纸上,也好奇地看着我在干什么。我再次叫她,她还是不愿意靠近我,我就走近她,把画交给她,一次,二次,三次,因着这些画,她对我不再陌生和害怕了。雪平自然地成了我们交流的中介,凡我听不明白的,就问雪平,我也借着这个机会学了几句简单的平坦话。                           

    每天晚饭后,我们夫妇习惯到外边散步。雪平家成了我们散步的地点。开始去她家是为了探访雪平,荧荧却慢慢成为我们去看雪平的小插曲。每次见到她就感到很温暖,教教她讲话,画画图画给她,和她玩,她高兴,我们也高兴。有一天,我去荧荧家,师母也在那里,我听到师母对荧荧说:耶稣爱你。这句话提醒了我,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我要教荧荧讲这句话,也要将荧荧带到神面前去。2005年快到春节的时候,我问雪平是否愿意让我带荧荧去教会,若她不怕陌生人,我想将她带到教会去,带到主里面,让主来看顾保守她的一生雪平很高兴, 立刻说:好呀!她不怕陌生的,她可以的。我们就约好星期日下午一点去接她。第一次带她出来,她很听话,在教会不哭不闹,也能和其他的小朋友玩。她很高兴能出来接触更多的小朋友,就因为这样,我们就每周去接她来教会。如果周六我先生没有上班,我们就去接她出来玩。我们之间的感情慢慢地建立起来。渐渐的,我们的小可爱学会了讲耶稣爱你和做一些简单的动作。荧荧单纯的心里时刻流露出主耶稣的爱。在教会里,不管她认识不认识都不要紧,只要看到年长的弟兄姐妹她就喊爷爷奶奶,较年轻的喊叔叔阿姨,就说 “耶稣爱你”,然后还要来一个拥抱。她每次见到我们就对我们说:耶稣爱你,是的,小可爱,耶稣也爱你。这句话竟然成了她的口头语,一直到今天。

    雪平的病越来越重,她的家人都为此而忙碌着,更加没有时间照顾荧荧。我就干脆对雪萍说,每个星期六下午我接她到我家住,第二日可以直接带她去教会。征得雪平的同意后,这个小可爱高高兴兴地来到我们家,跟我们一起吃晚饭,一起逛街,一起去教会,高兴的不得了。敬拜过后送她回家,她流着眼泪不愿意让我们走。我们的感情又加深了一步。

    就这样,她和我越来越熟悉。每次我去她家,只要她听到是我的脚步声,一定用最快的速度跑来迎接我,一路跑着喊着阿姨阿姨,跑到我面前就拥抱我,然后左脸亲一下,右脸亲一下……爱,就那么真诚地从她身上回应出来,让我感到无比的满足和快乐。回想主耶稣的爱不也是如此吗?当初,我决定认主耶稣基督作为我一生的救主,勇敢地抛弃所拜的偶像,愿意更多地去认识这位救世主,我将脚迈向主时,立刻回应,让我得着的爱。如今当我再往前迈一步时,主耶稣比我更迫切地籍着弟兄姐妹也籍着小女孩传递着这爱。我真的不知用什么方法言语来表达这种感受,这种心灵的接触,这种奇妙的爱。因为长时间以来,我除了对丈夫,父母兄弟的爱以外,我已经忘记什么是爱了。如今,我却从一个刚刚相识不久的小女孩身上得到了。

 

   我的产业实在美好”——诗篇16:6

    春天到了,我们想带上荧荧去湖边散步,但是没有car seat ,怎么办呢?我知道有一位姐妹有,就问她是否可以借用,碰巧边上另一位姐妹听到,告诉我她可以送给我一个,是她儿子用过的,现在用不着了,闲置在家中。感谢主,的供应永远是足够的,他知道我们需要什么,都一一准备好。连一张car seat都不让我们操心,的恩典我怎么数算呢?

    有一些弟兄姐妹问我们:为什么你们会喜欢上这个孩子?你们与她这样亲密?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看不到她,我们会挂念她: 在家怎么样,在学校怎么样,有没有人照顾她。有一点我可以肯定的是,是圣灵感动我们去爱她,没有神的爱,我们肯定做不到。耶稣基督的爱何尝不是这样?只要我们愿意相信,愿意顺服,的爱就会白白的赐给我们,不需要负任何的代价,而是白白的赐给我们。

    转眼一年过去了,现在是2006年春节,我们这位小可爱长大了。她越来越聪明,越来越活波可爱。以前一句汉语英语都不懂,现在会说了。慢慢地,阿姨来变成阿姨come,阿姨看变成阿姨look。最近我们又发现新大陆,有一次和她玩泥巴,她竟然问叔叔Whats happening?主呀,她点点滴滴的进步都让我们惊喜,你的名是应当称颂的。因为以前我们一直都担心这孩子的智力问题,但现在主让我们顺服他,把所有的忧虑交托给他,我们就看到主的恩典。主将荧荧带到这世界上有自己的美意,必保守看顾,愿主的旨意成全。

照顾荧荧带给我们很多快乐,酸甜苦辣都有。只要看到她快乐成长和智力进步,我们就感到很欣慰。但是有时见到她的固执,不听话,又很生气,控制不了又打她屁股。开始,她只是一个小插曲,如今她已成为我们生命中的一部分。她对我们的爱使我们的生命焕然一新,更体会到生命的可贵。我们伟大的神是一位奇妙的策士,奇特地创造了我们,让我们在世上荣耀他的圣名。可惜的是,有许多人却不珍惜宝贵的生命,遇到不如意的事,就用结束自己来寻求解脱,可悲。其实没有什么事比活着更好,活着能够认识耶稣基督,让基督进入我们的心中,使我们的生命更鲜活而又有感染力。

 

    故事到这里并没有结束,飞凤姐妹和丈夫叶建和弟兄目前正在申请荧荧的监护权,他们要给荧荧一个完整的家庭,要对孩子付上更多的爱和责任。

     对黄姊妹来说,荧荧就是上帝赐与她的礼物,当黄姊妹用爱来接纳她、照顾她、抚养她时,上帝就通过孩子那颗单纯的心,用爱来回应爱;当我们愿意接受上帝这爱的源头,爱也会通过我们像潺潺的溪水一般,静静地、不断地流淌出来,清凉、甜润地浸泽着每一个敞开的心田,那是神所赐给的一种独特的享受,更是从神而来的深深的祝福

 

(黄飞凤姐妹在华人福音堂多伦多国语下午堂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