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 锐

 


 

 

 

 

路口

红灯、绿灯、黄灯交替变幻

眩,突然迷失了路

没入拥挤的人流

却只闻自己

脚步声

茫然

 

欢宴

喧嚣,只剩杯底略许的残红

冷月、褴褛的荫,散落下

一地凄冷的银白

回首,斜长的影

凄然

 

梦中

巨蛇,火红的毒信射向我的脸

狂奔,却跌入万丈的渊

撕裂的喊,救­--------

醒转,试着冷汗

愕然

 

某日

一束光,照亮我内心尘封的昏暗

看到了,天边呈现七色的虹

绘出了永恒生命

美丽的弧线

欣然

 

圣经

流淌出的话语,是涌动的泉

我就是溪水旁饥渴的鹿

数着前面的足印

深深浅浅

弛然

 

终于我

用不亮丽的嗓,大声唱着那首赞美诗

用不宽厚的肩,背起自己的十字架

虽有羁绊,可能受伤

主定看顾

释然

 

(郭锐弟兄在华人福音堂多伦多国语下午堂聚会,亦为本刊编辑同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