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通信()

 

 

 


GY

    你好!

     你上次信里提到,在中国文化中,由于没有普世价值,观点常具有独断性,互相攻伐。这一点,最集中地反映了中国人的认识特色。因为中国文化没有信仰,没有一个高高在上的绝对者,因而在中国人对人世的评说中,就只有不同的人所发出的不同的意见声音。上帝给了摩西十戒,让犹太人谨守。犹太人不会发出任何不同的声音,因为戒律是从上帝来的,人只能遵行,不可争辩。在中国文化中没有这样一种绝对的戒命,于是,在中国文化的思想战场上,就是百家争鸣的混战。春秋战国时期,既是列国的兼并混战时期,也同时 是诸子百家的兼并混战时期。战到最後,秦始皇以强权统一了地理版图的天下,汉武帝以强权统一了思想领域里的天下。这统一,靠的都不是真理,而是铁血的强制力。由于是强制的,所以,总是面服心不服,一旦强制力不能保障,开始松弛的时候,异见就开始冒头,汉魏之际如此,南北朝时如此,明末也是如此。

     所以,从历史上看,中国文化虽然呈现一种向心力,国家要统一,思想要统一,但事实上,由于没有统一的基础(思想统一的基础必须是大家都能接受的东西,这东西必然是超越性的,必然是普适的,它也只能来自于上帝,而这一点,在中国缺如),又无从统一,因而,思想的先驱们都拼命逐鹿中原,让<自己的大旗成为高标。而在事实上,谁也不能取代上帝,让自己放之四海而皆准一回。儒家道家谁也不服谁,唯心唯物谁也不服谁┉┉,结果是,没有标准,没有共识。在我们思想领域的废墟上,只有众声喧哗。

   我觉得,你看到的情况,大概就是这个。西方的情形不同,从苏格拉底起,希腊的先哲们就不甚关心人世间的是非,他们要求的是关乎宇宙的普遍规律,是形而上的学问,他们的争论,是人对绝对真理认识上的不同点的争论,这些争论,一旦某一观点更具说服力,另一观点马上就折服了。所以柏拉图对学生亚里士多德不仅是容忍的,而且是赞赏的,他说他的雅典学院,是由亚里士多德一颗脑袋和众多躯体组成的。亚里士多德也说吾爱吾师,我更爱真理。在後来的西方哲学发展中,虽然不同观点不同派别也有争议,但他们总是对另一方观点中具有真理性的部分持认可态度。因为有一个十分清晰的前提在他们心中,这就是,谁也不是绝对正确的。

     这情形,在中国从来没有,中国的特点是文人相轻。曹丕说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从相轻开始,到相争”“相斗为止,最终往往是你死我活,这就是中国文化中的老例。思想领域里的争斗,尤其如此,像乌眼鸡一样,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毛泽东说阶级斗争为纲,就把搞经济为纲的刘少奇整死。直到现在,还用四项基本原则规定全国的脑袋,谁不同意,谁就违宪!江泽民又弄出了个三个代表,津津自得地把它当成自己的学说,要求全党全民都统一到它底下,于是举国皆骗,口是心非。

   再进一步说,中国虽然曾经有过百家争鸣,说穿了,只是一家,都是俗欲冲天利欲熏心地考虑同一件事怎么造出一个好的统治者,怎么订出一个好的统治方案,让天下百姓从此安分守已老老实实,千秋万代地承继下去。在他们的认识里,压根没有这两件一是关于彼岸关于神圣关于绝对的思考;二是没有关于受压迫者的思考,——从历史上看,中国文化人极少去真诚关心底层人民,最多不过是滴一滴同情的泪。他们更多的,是自己怎么向上爬,读一读唐诗宋词那些最感人的篇章,不都是高才见弃壮志难酬的苦闷吗?如李白《行路难》等。现在的关心弱势群体这种思想,也是泊来品呢!

   你信里说,善丶仁爱等理念中国也有,何以不奏效?难道我们的忠恕比西人层次低?我想,这个问题我在我那篇《中国文化与基督精神》里已经谈过了。这是因为,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所讲的”“,是基于人而讲仁讲爱。而且,是基于中国等级社会的来讲。其实,就人而论人,是永远论不及人的。就像不与他人比较,也永远不能认识自己一样,走出自我,才能认识自我。只能离开人,才能看清人;而上帝,属于彼岸,最大限度地远离人,所以,在与上帝的观照下,也将最大程度地认识人,发现人,并理解什么是爱。中国儒家所讲的仁爱,不具这些内容,所以,完全不奏效。儒家的仁爱,是人间的爱(没有上帝作观照);儒家的仁爱,是等级性的仁爱。第一,人间的爱,是有条件的爱,人们相互之间,因条件而相爱。我说有条件的爱不是爱。因为,其实人们爱的是条件,而不是。第二,孔子宣扬的是有等级的,在等级的基础上讲仁。所以,孔子说克已复礼为仁。克已复礼,那是等级制之礼啊!在没有平等,没有尊严的情况下,仁爱如何能真的实现?所以,中国倡导仁爱两千多年,只是收获了一堆伪道德而已。而上帝的爱不是这样,上帝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上帝的爱是无条件的,是普遍的。这也是博爱的基础。

   你看,在中国文化中,由于没有绝对真理作讨论的平台,我们的文化怎么能有一致的思想?所以,放眼望去,只是你找例子推翻我,我找例子推翻你。这是我们眼里的情形。如果哲学真的只剩下这个,人类就真是太可怜了。幸亏不是这样。幸亏有西方文化,照出了我们的狭隘和无知。幸亏有上帝,上帝之光终能穿透千年的黑暗,射入我们文化的阴影。

     认识上帝,信仰上帝,承认自己的有限,敬拜无限的上帝,这才应该是人类的本质追求。《马太福音》中耶稣说你要尽心丶尽性丶尽意,爱主你的上帝。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然後耶稣才接着说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人如已。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让我们牢牢记住耶稣基督的话吧!

                                  严行 

 

(严行姐妹在华人福音堂国语真道堂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