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啊!你仍在那里吗?

陈凯文(Kevin Chen)

 


      个问题我不曾想过,一直到有一天,我的同班同学向我发出挑战问我:你是否可以解释神是怎样存在的?你如何知道神是存在的?有没有什么科学证明使我相信神是创造宇宙万物的全能主宰呢?这一连串难深问题在那个时候,对于我来说,实在是不能回答。我同学的这些问题使我作出了一个回应:到底我原本所信的究竟是什么呢?如何跟我自小就在教会主日学中所学的神拉上关系呢?我愈深入思考就越变得迷茫,并且接二连三的后续问题不断涌入我的脑海中。记得主日学教师教导我们在耶稣基督里才有希望和盼望,并且在一个应许的永恒生命里面才有盼望。接着我又自问,假如我不知道神的永存性,那么盼望怎么能会存在呢?到底盼望是什么呢?那时我没法找到答案。于是,我决定暂时不去思考这些问题,把这个问题放在一旁。那个时候,我所看重的似乎是眼前所面对的每一件事。对我更重要的是在学校里成绩争取高分,结交一群好的朋友,当然还要有爱我的父母亲,我更是渴求得到一套高新尖高性能的电脑系统。我在这样的状况中,和其他的同学没有明显的区分。于是那时我的结论是:这些我所追求的有形无形的事件,在我人生中才是有价值和有意义的,也是我那时的希望所在。

 

      我渐渐从低年级进入高年级时,我发现围绕在我身边的朋友们,我们各自的生活情形在改变。突然间,我似乎感觉到身边发生的每一件事变得不是那么单纯了。学校的课程是如此的繁重艰难枯燥,并且我发现时常在引以自豪且平稳不败的高分中苦苦挣扎。我也常常出现各样的人生问题,如:同学竞争间的无形压力、自我形象、人际关系、大学的申请、未来的前途、父母隐藏在心中的期望……等等。那时在我心灵中的变化,我都觉得我的朋友和我的父母不是很理解我。那种原本活在快乐气氛和无忧无虑的环境突然之间让我感到世界变得如此的复杂、有压力,充满了失望和绝望无意义当中。那时,我又不得不下了一个结论:这就是人生必经的长大之路。

 

      不断在生命的历程中有各样新的体验后,我越来越发现有一件事情至今仍在我生命中其重要性高于其它任何事。这不是那些我面临的有形的和无形的现实生活问题,而是那个曾经在多年前留在我的内心深处找不到答案的问题。我意识到原本我的问题是我从未真正经历过神。我决意必须寻求那位赐给我生命的神,感受他的真实和伟大。这样我才能自己亲自经历他的恩典、慈爱和怜悯。有一天晚上,我坐在我的房间中静静思想神在我生命中的各样作为,这样持续了约数小时。这期间,我确实感受到神那只温暖的手。我看到他赐给我很多的祝福和恩赐,可我一点没有为他赐给我的恩典和爱作出任何回应。在一次周末的教会青少年培灵布道会中,我感受到神的手在触摸着大会的每一个人,我第一次感受到神是那样真实那样感性地向我显现。那天,我看到很多跟我同年龄的青少年在听到神的呼召时走出来要一生跟随神。眼泪不断从我们的眼中一直流淌到我们的脸上。在每一支敬拜的歌曲中,从我们从心底里释放出的喜乐穿插在欢叫声中。那次布道培灵会是我一生中都难以忘怀的。我一直想念神出现在我们当中的情形。这也让我至此思念着神那无条件和不朽的爱。那天晚上的信息也重重击打了我的心灵深处,使我认识到:神是昔在今在,以后永远不改变的神。

 

现在已经进入大学了。面对同样的问题,我可以回答他们如何知道神是真实的。如何用科学证明神的存在呢?我的答案很简单。我用科学无法证明他的存在。然而,我却以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可以证明神的存在。那个周末晚上的培灵会上感受到的就已经足够地让我明白耶稣基督是何等地真实和我们一起存在。正是他的灵和我们的同在,使我能够来到他面前认罪悔改,并决志要耶稣基督成为我一生个人的救主。我愿意将我的一生都交托给耶稣,由他掌管我的困难和麻烦。我现在真正地意识到只有神才是我真实的喜乐和希望。对我来说,一个重大的改变就是我已经将耶稣基督当成是我的一位父亲、朋友和心灵的安慰者。

 

 在我对同龄的青少年朋友们说:不要试图用逻辑思维和科学方法来证明神的存在。我知道虽然现今的学校和社会都是这么教导的,但请记住,头脑中的知识可以用逻辑思维和教育来下定义,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寻求神是要用一颗单纯和没有偏见的心来寻求神。并且我可以确信,任何人都能向自己证明神是真实存在的,我们寻求的心神总是在天上垂看着。

 

      再也没有看到几年前那位问我问题的同学了,但对于那些还在问和将来仍要问神是否存在?的人来说,我可以说答案已经预备好了。什么是希望和盼望?根据我体验的定义是:希望和盼望就是有一位神,无论我们如何的对他,他都无所不在无所不能地存在于那里,并且以永远无条件的爱对待我们。

 

(陈凯文弟兄现在华人福音堂仕嘉堡英语堂参加聚会。此文原文为英文,经翻译成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