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通信()

 

 


GY

你好!很高兴收到你的长信。这里,就以你信中的内容次序,与你邮件交流吧。你是研究哲学的,今天我就先从哲学角度与你谈谈信仰吧。

  首先是理性与上帝的关系。理性是上帝赋予人的一种能力,但人在理性之外,还有感性与灵性,理性不是人的全部(在理性之外还有人的感性和灵性)。近代以来的问题是,只承认理性,把理性推向最高位置。在这一点上,我们的观点是一样的,我们都清楚人类唯理性、唯科学所带来的严重问题。老子和庄子作为先知先觉者,正是在人类文明上升之初,早早看到了它的毁灭性作用,而提出了绝圣弃智。(是人中的道德至高者,是人的聪明机巧,都是人最好的一面,也同时也能成为人最坏的一面)所以老子说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他们对人的抱有极大的警惕。后世之人,反而因为身在此山中,倒没有感觉了。真是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觉其臭

  科学是人用理性创造出的一种研究方法,它最大的特点是实证性。从人的一种研究手段而言,科学没什么不好。问题是人类把科学绝对化了,成了科学主义,甚至成了世界观和方法论,这性质就变了。

  关于宇宙的本体性认识,是哲学最基本的问题之一。若是单从哲学角度对这个问题进行求解,则迄今无解。人类历史不过三五千年,就是再过三五千年,哲学也解不开这问题。但知道了这一点,并不能阻止人们对这一问题的追问,人的本性就要对此发问,一代一代,无穷无尽地追问下去。对不可知求知,对无解求解,这是人命运的悖论性的一面。

宇宙的本体论与上帝的问题是一致的,是同一性的。那些伟大的科学家们,在他们研究到达顶点的时候,都不禁发问:能没有上帝吗?没有上帝,这一切怎么可能?人类不能想像宇宙是有限的,如果宇宙是有限的,那么宇宙的边际在哪里?宇宙之外又有什么?但是,人类又不能想像宇宙无限,一个无限的宇宙是人不能理解、不能接受的。如果宇宙无限,则意味着宇宙的总质量是无穷大,宇宙的时空也无穷大,如果真的是这样,那现有的所有物理定率就全都失效,光是万有引力这一项,就足以叫宇宙崩溃。所以,当代物理学家,从爱因斯坦到霍金,都认为宇宙是有限的。迄今为止的所有关于宇宙的模型,也都是建立在宇宙有限这一认识上的。我们也无法知道,到底有没有外星智能生物,就算有,我们也永远不可能与他们联系,离地球最近的比邻星,距我们也有4.22光年!这是不可企及的路程,宇航船光是携带星际飞行所需要的燃料,就足以使它巨大得升不起来!我们生命的有限性,我们生存空间的有限性,我们智力与能力的有限性,决定我们在坐井观天的时候,充其量能幸运地看得多一点,而多数时候是没办法看到多少。那么,对于井外之天,我们是聪明地不作声,还是坚定地说:我信呢?

  ,所关涉的内容,必定是超于我们认识与理解的。因而,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不可知,成为的前提。一旦成为理解的内容,它马上就转成一种知识,不再属于信仰的对象了。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尤其在人们竟然思考上帝这一问题时。这句话意指人的有限与上帝的无限,以有限去丈量无限,这本身是可笑的。这就是人悲剧性的命运。但是,这悲剧性命运本身又是有幸的。动物、植物都不配有这命运。可是上帝造人时按他的形象样式造了我们,他的那口气永远耕植在人的心里深处,才使人能认识真理。这是人的天赋人权。在万物之中,算是人的特权了。这意味着,人有能力去接受真理体会幸福。

  我们不能亲睹上帝接触上帝,但我们却可以直接感受到上帝的。这感觉,是分明可知的。

康德著名的一段话是:有两种伟大的事物,我们越是经常、越是执著地思考它们,我们心中就越是充满赞叹和敬畏,那就是我们头上灿烂的星空和我们心中的道德律。康德让人把这句话刻在了他的墓志铭上。你看,康德最终,将星空和道德律放在了至高无上的位置。星空,指人类永远不能把握的大自然,道德律,指人类内在的高尚情操,这两者,都不属于理性的范畴(由此可见他与黑格尔观点的不同),也都是人类不能根本透知的。透过星空和道德律,我们可以看到上帝的身影。(正因为如此,他才对这两样保持一种对上帝般的敬畏

  你在信里说,理性与信仰的矛盾,是你最大的问题,也是许多科学家与哲学家的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有一个前提性的错位。事实上,理性与信仰,本不是处在同一领域中的。理性属于认识论的范畴;信仰属于价值论的范畴,本来互不相涉。就像科学涉及的是,道德涉及的是,艺术涉及的是。有意思的是,人们从来不向机械原理里要,不向数学定律里要,不向艺术作品要,却一定要向信仰要理性解释。其实,世界上大概从来没有人是因为真的理解透了,才信的。就说国人普遍信进化论吧,这些进化论信众中,有谁是真的研究透了进化论之后才信的呢?岂不是先从本质上说,信仰的对象必定是神秘的,是不可知的(上期已述)。

  圣经说有眼的不如瞎子看得清,其实是指人的有限的知识与认识能力,有时反而阻碍了人们对上帝的认识。这就是文化不高的人接受福音反而比有文化的人更容易的道理。今天中国的基督徒,绝大多数集中在农村,城市与知识分子是薄弱环节。

 

  你说你以前是相信自然神论的态度,我呢,则是信奉形而上学的上帝,理性的上帝。接触基督教之后,我意识到,形而上学的上帝,理性的上帝,最终要塌掉,他救不了人。因为他是人所建立的。共产党的鼻祖马克思说,在历史上产生的一切,都将在历史中消亡。基督教的上帝,将人的理性、感情包容在一起,对人有怜悯有宽恕有慈爱,给人以拯救和希望,这是哲学达不到的,也是其他宗教所不及的。  

  你在信里最后说,我们不知道,不说有上帝,也不说没上帝。这种态度,在不同的人那里,意义是完全不同的。智者可能是出于敬畏,出于认识自己的有限;愚者可能是无力深究、或人云亦云、或随口而说,不明所言;狡者可能是自欺欺人自我辩解。在这个问题上,其实答案是明显的,自有人类以来,世界上还没有一个人是完全彻底的无神论者。那些嘴上说无神的人,他们心里没有一点禁忌吗?那禁忌,就是上帝的灵光一闪。

  对宇宙本体的探讨,是人类的悲剧性命运之一。宇宙本体与上帝本身,都是无法抵达的。我们的生命有限,我们的生存条件有限,注定我们不能知其究竟。但我们可以从某些侧面,看到上帝的存在。比如,人们承认无限这个概念,在数学里,也有无穷大等概念。这概念本身,是超出人的思维的,无限是不可知的。我们不能验证无限的存在,也不能验证无限的不存在。但我们肯定了这个概念。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同样地在理解与验证之前,承认上帝呢?

  其实,承认不承认,上帝都在那里,在他创造的万物之中,在我们的心里。

  当年,中国共产党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后来,某学者说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其实,真理自在,真理自足。所谓实践”“时间检验真理之说,不过是人在检验自己对真理的认识。真理仍是真理,真理不动!

   以上不过是向你表述一点我的认识而已,借以与你共同思考,互相启发。先说到这里吧。以后再谈。

                  

严行

 

(严行姐妹在华人福音堂真道堂参加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