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感恩从认识神开始

 

v  绿水

 

 

     20003月底来加拿大,那时自己是一个无神论者。认为相信有神是没有文化教育的,是迷信。上大学时曾买过一本《圣经故事》,但那时只是把《圣经》当神话故事看。从来没想过《圣经》上所说的是真的。若不是神的恩典来到加拿大,我想我很难认识神。

死亡离我们是那么的近

     LINK英语班上认识一位从武汉来的同学叫喻阳。她的英文名字就是YOUNG,那时她只有35岁,但看上去象二十几岁,就像她的名字非常年轻,充满活力。她总是一身运动休闲的服装。她在中国曾是一位大学老师。她非常热爱生活,她对自己也非常严格,她有自己的目标,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到GIA证书。她很少出去游玩,但她乐于助人。好不容易有一次我约她打网球,她还把脚扭了。她在LONDONLIFE人寿保险公司打工,就是给客户打电话,但她没有给自己买一份保险。她常常学习到凌晨,正在一步一步地实现自己的目标。

     2000年感恩节前的星期四我遇到喻阳,她说她丈夫第二天要从中国来,她看上去非常高兴。我还开玩笑地对她说:“那感恩节就有人陪你了,我就不打搅你了。”星期天我突然收到一个朋友的电话,说喻阳住院了,在St.Michaels 医院要做脑部手术。我虽然吓了一跳,但也没觉得会有生命危险。当时我有事就想明天一大早再去看她。

     二天一大早刚要出门,心里还惦着到哪里买束花,就收到朋友的电话说:“喻阳在凌晨走了。”我简直不敢相信,头嗡的一响,眼泪是不停地流下来。我直问“真的吗?真的吗?”我马上冲到医院,在那里我看到她安详地躺着就和睡着一样。看着她年轻的面容,我始终不能相信这一切。我和几个朋友(也都是到加拿大才认识的)帮助她的丈夫为她安排后事。我还帮她化妆换衣。Knox教会的牧师曾去医院和殡仪馆安慰大家,并在Knox教会举行了一个小型的追思礼拜,因为她曾在那个教会的ESL班上学习过。

     的去世,让我觉得死亡离我们是那么的近,突然觉得人是那样的脆弱,那样的无力无助,那样的无可奈何,生命真的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当我去为死去的她化妆时,看着那年轻的脸,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带着她的理想,她的抱负走了,再也不存在了。对于还在为生命思考的我以极大的触动。这之后一想到死就非常恐惧,也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

 

神奇妙地将我带到教会

     来时没有工作,就在LINK学英语。我的一个朋友对我说:来到西方,总该去教会看看西方文化,每周只花1个小时,多认识一些人,没有坏处,反正周末也没有什么事。于是我就跟她去了一个讲广东话/英语的教会。虽然我听不懂牧师讲的,但教会的气氛、音乐很吸引我,尤其那里人都互相称呼弟兄姐妹,真是像一家人。这样的气氛,人际关系就像我在心灵深处渴慕的那样。后来就常去那个教会,自己心里说:“这里的人挺好的,学学英语,学学广东话也不错,可以认识一下她们,但他们所信的,我一定不会信。世界上怎么会有神呢?”

     后,就忙着发简历,找工作,面试。还参加了政府办的帮新移民找工作的NEW Program。几个月过去了,我终于得到了一个ATI的工作位子。那时我银行里从中国带来的美金都换成加币,帐上已花得没剩多少钱了。当时心里很高兴,还觉得自己运气好。现在回过头来看都是神的恩典。一上班认识了王嘉彤和黄川,我们在同一个大部门,但不在同一组,当时他们有一个习惯,就是大家一起吃午餐。每周一次一起到外面餐馆吃,就这样慢慢地和他们熟悉了。有一天出去吃饭,王开车,我听到他放的英文歌,我在教会听过,我就说我听过这首歌,王嘉彤就马上问:“你去教会?”我说:“是的。” “你是基督徒?”我说:“不是。”他当即邀请我参加华人福音堂提摩太团契的圣诞聚会,我就答应了。跟那么多年轻的人在一起,又讲国语的,心里很高兴。感到他们人都很热情,就常去提摩太团契,之后又认识了KK、文逸等。渐渐又参加了真道堂的主日崇拜。我在ATI还不到3个月,我所在的小组就被解散,合并到其它组,于是就搬到另一幢楼与黄川在同一个组,一直到现在。感谢神,让我遇到王嘉彤和黄川并邀请我来到提摩太团契和华人福音堂。在我信主的过程中最大的困扰就是有没有神。记得还跟牧师辩论,心里想若是有神就行一个神迹我看看。可是当我参加2001年恩福协会办的福音营,听了庄祖琨牧师的讲道,就在最后一天,心里就有圣灵的感动,于是庄牧师呼召的时候,我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眼泪也簌簌地流……。自此,我明白神已经在我的生命中驻扎并开始做功了。

 

认识自己是一个罪人

     未认识神之前,看到社会的阴暗面,虽常常抱怨,但也无可奈何。常认为“人之初,性本善”。只是社会这个大染缸把人变坏了,同时还沾沾自喜觉得自己比他们好,没有欺诈,没有贪污,能够尽量公平地对待下属,也不向上级阿谀奉承。总觉得自己很好,为人诚恳,乐于助人。不认识神时就把自己当神,凡事靠自己,以自己的标准论断人。

     刚信主时只是认基督为救主,但还没有真正体会神的爱和恩典。《圣经》读得很少,不喜欢旧约,觉得这个神太残酷,喜欢新约,觉得耶稣的教训真是充满智慧。认识了神才知道自己原来是那么污秽,自己何尝不是常常犯罪?自私、骄傲、奉承人,表里不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对别人好但也期望回报,嫉妒、论断人,自己也曾拿公款吃喝,拿单位文具工具回家自己用,借出差的机会游山玩水...... 保罗在《罗马书》第1章说的那些罪,哪一样自己能逃脱?实际上我真的是一个罪人,那该上十字架的本当是我,可是主耶稣为着我们的缘故自己上了十字架来担当我们的罪,他不但担当我们的罪,赦去一切的过犯,更用慈爱和恩典将我挽入他的怀抱。我是何等有福啊!

     识神才反省人之初是性本善吗?那万恶之源到底是什么?正如奇异恩典中所唱“奇异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前我失丧,今被寻会,瞎眼今得看见。”

 

为一切向神献上感恩

     3月我的又一位朋友,因患骨癌不久前去世了。她是一个基督徒,刚刚36岁。她来自哥伦比亚,她的性格就像家乡的天气那么热情,充满活力,热爱生活。我更知道这是来自神给她的生命。她为每一件事感恩。她专程来参加我的受洗仪式并给予温暖的祝贺。她总是鼓励朋友们做事永远是要以积极的心态。她以亮丽的颜色影响周围的人。所有的朋友和她的家人都没有想到她会这样快的离开我们。虽然我也曾经对她的离开难过,可是心里充满了盼望。因为我知道她去了更好的地方,在那里只有欢乐,没有痛苦。我们一定会在相聚在永恒的国度。这永生之福让我勇于面对死亡。也更想把福音传出去。

     得第一次听到“感谢神”这首歌觉得很好听,但歌词有些不可思议,“祷告蒙应允”要感谢神,可以理解,但“未蒙垂听”也要感谢神,心里想基督徒这帮人真是自欺欺人。这等于说不论什么情况发生都要感谢,很不能理解,总觉得是有一点阿Q精神。

     来听到赵莉姐妹的录音带,讲她的见证,她的孩子刚到美国不久,有一天不小心把腿摔断,要住院、手术,付昂贵的医药费,而当时她们的生活已经拮据,要靠她的奖学金,她的丈夫当时还未信主,就问她“这件事有什么美意?”她当时回答说“一定有,它让我们体会到负债人的感受,就会更同情那些负债的人。”她一点也不忧虑。后来因为孩子住院她要照顾,弥补了多年未与孩子在一起的亏欠,增进了她与孩子的感情。医院也减免了他们的医药费。她看到神将坏事变好事。听了这些,让我感受到基督徒在困境时有平安,我也从其他的基督徒身上看到那发自内心的平静和喜乐,这促使我更多认识这样一位值得信靠的神。

     我信了神,真的体会到神的恩典够我用并超出我的所求所想。从神奇妙的带领找到现在的工作,到遇到同事将我带到华人福音堂,从疑惑困境中神一步步引领到溪水旁青草地,到我自己的婚姻和教会的事奉,神借不同的人来安慰我、提醒我、帮助我。每当想到这些觉得自己太亏欠神,因为神赐给我的太丰盛,可自己还常常忧虑。因公司裁员忧虑,因不知自己将来干什么好而忧虑,为买房子忧虑,真是不知足。不能静下心来听神的话,没有真心依靠神。现在常反省自己,做的事是讨人喜悦还是讨神喜悦?越觉得自己亏欠神的太多太多。

     就是爱,神为世人准备了这甘甜的救恩。神的救恩是不求回报的,但神借爱将我们与祂连接起来,从此,我们有信,有望,有爱,去走天路。也将真正的感恩实践在成圣的生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