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主耶稣……”

                          

-- 忆雪平

 

v  林其霖

 

 

    平姐妹离开我们回到天家已经三个多月了,回想当初的情景,一切还是那么历历在目。

 

    年四月二十二日星期五晚上大约九点钟左右,正当我们正在林起成弟兄的家查经时,忽然接到一个电话说,雪平姐妹突然眼睛看不见,而且身体也疼痛难忍,要我们同心为她祷告。第二天星期六,我去医院看她时,她已经打了麻醉剂,沉睡着不能讲话。看着雪平的脸,我心里不知有多么伤痛,忍不住流着眼泪对她说:雪平姐妹,你醒一醒吧,我真的好想跟你说话,真的好想! 可是雪平没有反应。我就开始祷告神,求神安抚她。我当时真的好担心再也没有机会和雪平姐妹说说话了。实在感谢神,他听了我们弟兄姐妹的祷告,到星期天我从教会回来,去医院看她时,她已经清醒可以讲话了。我好开心,神给我这样的机会能握着姐妹的手讲了很多话。

 

    月二十五日早上十点多,雪平的身体又开始巨痛,痛得她哭喊着,我不知所措,也不由自主地跟着哭。医生要我打电话通知她家人。我打不通她女儿的电话,又找她先生,他说最快也要一个多小时才赶回来。我在电话机那里就可以听到雪平的哭喊声,当时我就蹲在电话机旁伤心地哭。一会儿我来到雪平旁边,握着她的手在心里不停地哭喊着主耶稣啊,来医治雪平!看到她痛苦的脸,听着她疼痛的哭声,我的心都要碎了。我真的体会到了那种痛,无法言喻的痛!也就在那刻让我明白到一个肢体受苦,整个身体都痛的道理。雪平姐妹是我们其中的一个肢体,所以她这次的病痛,把整个华人福音堂的弟兄姐妹调动起来,来关心雪平。其中有牧师,师母的关心和祷告,有弟兄姐妹的轮流照顾,也有为雪平的禁食祷告,还有在金钱等各方面的支持。而且大家的心情也随着雪平病情的变化而波动,她痛苦时,我们也和她一起痛苦;她开心喜乐时,我们也一起开心欢笑。这一切使我看到主耶稣的爱源源不断地从弟兄姐妹身上流露出来。真的感谢神,让我有这福份能成为这个充满爱的大家庭中的一员。

 

    一天,雪平又因疼痛注射麻醉剂后沉睡时,我靠在她的病床边,看着雪平的脸,脑海不断浮现出她那总带着甜甜微笑的脸,那开心的笑声,那忠心服侍的身影,以及平时的一举一动……我忍不住又哭了起来,边哭边摸着她那沉睡的脸,说:雪平姐妹,我来只想多陪陪你,多看看你,多和你说说话。我们舍不得你,我们真的好难过。但我们相信主耶稣他更爱你,他会给你最好的安排!在陪伴雪平生病的这段时间中,让我深深体会到这个世界是多么的虚空,人的一生是何等的短暂,我们只不过是过客寄居而已。

 

    月二十八日那天,雪平姐妹一直在自言自语。当时我和兰珠姐妹都在那里。雪平总在重复说主耶稣救我,主耶稣赦免我的罪……然后又说我是属主的,撒旦你退去吧,我是属主的,主耶稣是得胜的。接着又说主耶稣救我……当时兰珠就对我说其霖,我们一起跪下祷告,这时候需要迫切祷告。于是我们一起跪下祷告。那天的情形再一次提醒我,我们人的灵魂到了快离开的时候,魔鬼就会不甘心地来抢夺。如果没有认罪悔改相信主,人的灵魂就会被魔鬼带走了。感谢主,让我有福份成为他的儿女。那天,听到雪平姐妹好象与魔鬼的对话,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出那种感受。当天回家后,我就对房东和她妈妈说:你们要去信主,人都有灵魂,不是属于神,就是属魔鬼的……

 

    谢神的恩典,当天晚上雪平的姐姐,美娇姐妹来到加拿大探望她。就在那晚,美娇姐妹招呼雪平的全家都到神的面前认罪悔改。第二天就听美娇姐妹说,当雪平全家跪在神面前做了认罪悔改的祷告后,就听到雪平说魔鬼走了,魔鬼走了……

 

    雪平姐妹生病起到被主接走,我们最多听到的是她说感谢主耶稣……。躺在病床上的她还是那样发出感恩的祷告,唱诗歌赞美神。她用信心持守着基督信仰到人生的最后一刻。虽然她现在已经离开我们到慈爱的天父那里去了,但她在世时所表现出的对神的信心,成为我们学习的榜样。忠心祈愿我们每一个属神的儿女都能象雪平一样持守信仰到底,直到去见主的面。

 

    !

 

(林其霖姐妹在华人福音堂国语下午堂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