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拯救我医治我的主

 

v 郭 敏

 

 

谢主耶稣基督用大能的手把我从死亡线上挽救回来,使我得以存活。我要称谢耶和华,我要传扬的奇妙作为!

 

病魔悄悄接近我

在今年年初,正当亿万华人兴高采烈地准备过春节之际,病魔却悄悄地接近了我。从极度的疲倦,烦渴,厌食发展到双腿浮肿,继而发展到腹部肿胀。我先生立刻意识到这病耽误不得,必须尽快能诊断治疗。但是,若要通过家庭医生再转到专科医院,听说光排队轮侯就要几个月时间,这样,恐怕尚未轮到便会命归黄泉。二月十八日那天夜晚,我们在彷徨,犹豫,无计可施之时,只有求告神,为我们在即刻回国治疗抑或留在加国治疗之间作出抉择。

二天清晨,我先生的姐夫就打来电话 你们可以去挂急诊啊! 我们立刻觉得这是神通过姐夫之口来指点,于是茅塞顿开 (因为此前我们并不了解加国的医疗制度),夫妻二人立即奔往医院。

     过两天的验血,验尿,X光,CT等一系列检查,第二天晚上医生终于告知: 在我身上发现了许多淋巴肿瘤,是一种白血病,不过还要进一步确诊。我听后如同晴天霹雳,因为我非常明白,白血病就是血癌,这意味着我的生命已走到了尽头,一种恐惧,悲哀的心情顿时抓住了我! 那时已是晚上9点多了,虽然全天滴水未进,但我并不觉得饿,只想尽快将这不幸的消息告诉还在上班的先生。在电话中我不由自主哀伤地说 我就要死了! 先生听完我讲的病情也绝望地大叫一声,而后故作镇静地安慰我 先不要惊慌,我们一起来想办法。 外甥,外甥女也都从美国打来电话询问我的病情,一边安慰我,一边为我的健康向上帝祈祷。

 

神赐生命活泉

月二十三日夜,医生终于决定先将我收入急诊室病房。说是病房,实际上只是观察室而已。因为我不会讲英语,根本无法沟通,除了每天抽几管血,吃几片消炎药及输液外,便不知医生为我做了些什么。病房的寒冷使我得了感冒,不时地猛烈咳嗽,肺似乎都要撕裂了。在输液期间既不能吃东西 (其实也没胃口) 又不准喝水,烦渴使喉间如同烈火在燃烧,嘴里又没有一点唾液。我只得拖着输液管不时地从床上爬上爬下,到水龙头去漱口。只有短短的几天,却是度日如年,其痛苦不可名状! 一天晚上,当疲惫地即将睡去之时,忽然产生一个念头: 我为何不向神求救呢? 于是,我开始向神祷告,求神不让我如此干渴。祷告完了,也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当我一觉醒来,第一个感觉是口里好象有水了,继而又发觉口水不断地滋润着口腔。我不禁贪婪地一口一口咽下这从神而来的生命泉水。 神啊! 我的天父,您实在是又真又活的神! 我心中的感激之情不禁油然而生。我惊喜地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先生,我们一同感谢神的怜悯与恩典!

 

神垂听祷告,再施恩于我

     嘉烈公主医院是治疗肿瘤见长的医院,那里的陈医生专程赶来参加会诊,并通知我出院后两个星期到玛嘉烈公主医院见她。可是,出院后我的浮肿非但没有消退,反而更加严重,小便也开始减少,没到一星期,就几乎没有了。此时我们夫妇再次陷入彷徨,焦虑之中,因为这样下去很可能会并发尿毒症,而此时离医生预约的时间尚有一个星期,医生会同意见我吗? 我们又一次想到回中国治疗,但病况已刻不容缓了。 于是我们抱着侥幸心理提前一周去见陈医生,感谢神,陈医生接见了我,并迅速诊断,提出治疗方案: 先在西方医院接受引尿手术,再于玛嘉烈公主医院进行化疗。

     西方医院旋即成立医疗小组,很快进行手术。我被推入手术室时,是晚上710分。但当手术进行到一半时,我忽然觉得全胸极度难受,紧紧抓住旁边一个护士尖叫一声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原来死亡已经向我逼近……

     说我的先生,从我被推进手术室的那一刻起,他就一直不住地为我祷告。他徘徊在电梯间,凝望着电梯指示灯,巴望我很快被推出来。可是时间已到9点半,还不见任何动静,他敏感到情况不妙,于是情不自禁地双膝跪地向神祈求 主啊,求您救救她吧!。这样祷告约5分钟后,从电梯里出来三个医生,连同翻译一起带我先生进到一个房间,告诉他由于我对显影剂过敏,情况危急,现正在抢救,问他有什么要求。先生要求马上见到我,但却不能。先生马上与远在美国的同样是医生的外甥取得联系,他立刻与这里的医生们商讨了抢救方案,并且为我们祷告。先生也再次向神呼求: 神啊,您是无所不能的神,就求您救救她吧! 大约半小时后,一位医生终于出来,对先生说她醒过来了,现在你可以去看她了。 我先生三步并作两步冲进去,见到我口中插着管子,脸涨得通红,艰难透气的情景,既惊喜又心疼,但心中却充满了对神无法言表的感激!

     啊, 你真是位听祷告的神,若不是你大能臂膀的拯救,我就不能存活了。耶和华啊,你是我的力量,我的山寨,是我的救主,我的希望,是我所依靠的。少壮狮子,还缺食忍饿,但寻求耶和华的,什么好处都不缺,神是为我们施行诸般救恩的神,人能脱离死亡,在乎主耶和华。祸患必不临到你,灾害也不挨近你的帐篷,因他要为你吩咐他的使者在你所行的一切道路上保护你。 (诗篇91)

见证以感谢作为祭,献给耶和华,欢呼诉说的能力,奇妙作为!

记: 目前我的病情稳定,并已结束在玛嘉烈公主医院的定期化疗。感谢神!

 

(郭敏姐妹在华人福音堂国语下午堂参加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