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重生的盼望

◆王怡 牧师

  没有重生的信,还是信吗?

  美国有位南方女作家Flannery O'Connor(弗兰纳里•奥康纳)著有系列小说,其中一部是《好人难寻》,这个题目出自圣经“一个义人都没有”。她的作品,第一,有强烈的基督信仰的表达;第二,很黑暗,很忧伤,都是悲剧。她生活在美国南方保守的基督教地区,但她知道,许多人心中不相信上帝了。她写出了人的邪恶,她说,我是为他们写的,为刺激在教会长大的人。

  小说讲述南方一个逃狱出来的罪犯,绑架了一个家庭,这家的老奶奶与他对话,并对他谈耶稣,说:“你可以祷告。最高目标信主,最低是不杀我。”但这罪犯说,“耶稣来世上,搞乱了一切,就如保罗扰乱天下。他真是所说的那位,做到他讲的,那你就要抛下一切彻底跟随他。”

  在这女作家笔下真正传福音的是那恶人,他挑战她,如果你是真信,就要彻底归信,不能只信一半——这是不可能的。如果他不是他所讲的那位,那就享受生命。我就想干点坏事,那比较有趣。所以我拉上一个基督徒,让他看到他的无意义。这是完全的不相信与不完全相信之间的一场决斗。

  老奶奶信仰肤浅,时间久了,成了文化,不是生命。她的世界观还没有恶人强大。一个完全不信的人与一个半信的人,结果,半信的人抵不过全然不信的。

  半吊子的信仰被完全的不信摧毁了,在全家都被杀之后,老奶奶也被这罪犯干掉了。

  清教徒说,在有形的教会里,每个主日,会堂里坐满了不信的人。福音必须每周每日不断传讲给那些基督徒。当你的信仰不是你的全部,遇到把不信当成全部的人,你就败下阵了。

  这真是一个残酷的故事。它挑战说,基督教的信仰是真的,但你的是不是真的?是不是雅各说的心持二意的?你生命中的每一个层面,每一件事,都需要被救赎,都有需要被救赎的理由。福音不可能只有50%的意义,人生的盼望是以耶稣为中心,并彻底充满他的全部。

  我不问你信他吗?而是他充满你的全部吗?不然,你遇见不信的人,在他面前你的信仰就显出了虚空。

  美国校园抢击案,持枪者问,你是不是基督徒,然后就开枪。如果你是就站起来。他说,因为你是基督徒,一秒钟之后你会看见上帝。

  你的努力不是你的盼望,重生才是

  白岩松说,有人走得太快了,把灵魂丢了。他以此来形容今天中国的状态。生命中最大的盼望是什么?改变命运的方式就是来到加拿大吗?我们天上的基业,灵魂的救恩,焦点是“盼望”。

  彼得说,天父“藉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重生了我们,叫我们有活泼的盼望,可以得着不能朽坏,不能玷污,不能衰残,为你们存留在天上的基业。”(彼得前书1:3-4)

  这经文告诉我们,就是我们还没有出生以前,宇宙还没有我之前,上帝已经在计划给我们过生日了。神照着他的大怜悯,为我们预备恩典和盼望,就是藉着基督从死里复活重生了我们。盼望不在你,而在他。不是你努力要成为另一个人,不是乞丐要成为王子,而是你认识你是谁。漫画里面,一只猫照镜子,镜子显出个老虎来。你要照镜子,用人间的镜子,都是人间的认知障碍,不是自悲就是自傲。什么是幸福?幸福是有人为你计划,为你预备,庆祝你的生日。圣经说“万事互相效力”。

  重生,在文化里当作比喻,人们随便就讲。如公司的重生,个人的复兴。有时候还用来代表道德伦理的改变。如托尔斯泰的名著就叫《复活》。聂赫留朵夫在审判席上,想到自己也有淫乱的罪。他想自己应当与妓女玛丝洛娃同受处罚,不然,就是不公平的。他心里有强烈的道德负罪感,以至最后,他甘愿与她一起流放到西伯利亚。

  圣经里讲的重生不是这样。什么叫重生?是耶稣对尼哥底母讲说的。尼哥底母有政治宗教地位,是高等知识分子,是宗教专家,生活中对律法谨守遵行。他对耶稣称“老师”,看上去简直谦卑到顶点:我所有的学问就是看出来你是比我更有学问的。仿佛苏格拉底的名言“我一无所知”。

  但耶稣说了一句这大师也不明白的话,“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这话带着对人的羞辱和否定。这是对人很大的辱没,对他一生的修养努力的否定,是对人道德,良善,以及透过知识求真的否定。你能体会这种冲击吗?你经历过这种对你全部人生的冲击吗?

  有人以为,追求信仰的目的是“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但是,我怎么再走一步,才能见神的国?耶稣说,你有什么基础?你所有的基础都要拆毁,才能见神的国。

  耶稣不是喜欢与税吏妓女这类罪人在一起吗?如果耶稣对他们说你要重生,你大概会点头。但当尼哥底母来时,主耶稣说这样的话。他对人中的龙,最成功的人,最优秀的人说:重生!

  帕斯卡尔说,人是被废辍的国王。人的自我评价,总是要不就太高,要不就太低。前者是侠,后者是动物。只有圣经不在两个极端,以正常的态度看人。对我们有荣耀的肯定,你是神所爱的;但又对我们有一个无情的否定,你必须从罪中回转。

  耶稣讲的“重生”有两重意思,一是从上头生的,这是指重生是超自然的恩典,有一个从神来的源泉;二是再生一次,有新的生命。本质上说,这两样,你做什么都没办法。

  那么,什么是人生当中的盼望呢?怎么可能是完全的真的基督徒呢?你唯有认识到什么办法都没有的时候,你才有可能。生命中最有价值最重要的事,都与你无关。你做什么都是谋反,都是叛逆。

  你成为新造的人,成为国王的儿子,有这荣耀的身份。可国王有儿子,是独生的儿子。他若不死,你不能成为神的儿子。藉着他的死,神为我们预备身份。彼得前书这段经文说,在永恒中神有一个精心的计划,为你的重生预备。

  基督教所讲的信心是超自然的。每个基督徒都以不同的方式经历重生。没有重生的人不能进入这灵魂的救恩。人没有选择,或者在不道德中生活,或者在道德中生活。有一种人想成为高尚的人。他们说:我有原则,有底线,不像他们。但神将你的努力击碎,让你看到你没有盼望,你不能使神国的大门向你敞开。

  重生,是隐藏的生命树

  今天中国人越来越怀疑一切,什么都不信,不信广告,不信政府,不信教师教的,不信父母讲的,全都不信。我过去一直搞不清楚,我的教师们搞得清楚我所搞不清楚的东西不?他们信他们所教的不?后来我当了老师,我知道他们是不信的,他们是搞不清楚的。

  30多年前北岛写了著名的诗歌《回答》,那是他在1976年写的。不相信一切貌似光明貌似正确的东西。经历了假神,以至连真的也不信。北岛他说“他不信死无报应”。他其实表达他希望相信有神。我的父辈经历过那个时代里社会的变迁和挣扎。

  信主后,有时候人是走两步,退一步,流浪的灵魂啊!甚至你都老了,退休了,空巢了,但你的灵魂还在漂,你被世界诱惑,天路上漂流的灵魂……那就是我们。

  没有耶稣的人,他的生命中没有真实的盼望;没有耶稣的人,他的生命中必定充满了不合法的,非法的盼望。人的生命中许多痛苦,在于人想做自己生命的主人。父母想作儿女的主人,政府想当人民的主人,同出一辙。

  分别善恶树的果子结出的是我们的盼望,那是我们的老我。神说,把他赶出去!不要他吃生命树上的果子——而那果子原本是为他预备的。起初,神为亚当所造的园子里,本有生命树在,后来它被隐藏,直到最后。末日,它一定再现。我们生命中许多忧伤,是我们回不去了。过完生日,就再无这一次的生日。什么是福音,就是那被隐藏的生命树,藉着主的复活,重新成为盼望。

  为此,中国基督徒可以失业可以坐牢,但他们仍然有盼望。美国基督徒可以被抢杀,也仍然有盼望,因枪手说的对,一秒钟之后你就见上帝了。枪手的话,唯有这一句是对的。你的决定不是凭信心,而是凭盼望。

  重生怎么临到你

  你们需要从头再来。重生的意思,是重新再来过。你们需要回到婴孩子的样式。在你身上重新铺一张纸,写上“耶稣并他钉十字架”。

  你敢站起来,我就敢带你做决志祷告。我要问:你全然相信吗?你信他照着自己的大怜悯,借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重生了你,叫你有活泼的盼望,可以得着不能朽坏,不能玷污,不能衰残的天上的基业吗?你们信,要完全信,彻底信,用你全部的意志理性情感来信:耶稣因此而死,且死在十字架上,并胜过死亡、罪恶与黑暗。

  什么叫盼望,如果没有比自己的梦想和欲望更大的事,你就没有盼望。盼望就是不以你自己为中心,打破我自己的帝国。

  如果你恋爱过,你就知道,在婚姻情感里,最深经历的人,不是接受的一方,是付出的一方。盼望不是你接受了多少,而是你付出的情感有多大。福音让你为之沉默又为之颠狂,并让天使羡慕。哪怕在世人眼里你是失败者,在天使的眼里,是主爱的人。否则,你一生的情感是相当贫乏,你们婚姻的关系也十分苍白。

  重生的人,可以与主相交,重生的人比没有重生的人多了一项功能,他们能嗅到罪,他们对罪敏感,他们知道罪是神恨恶的,当他陷到罪中时,他心里开始难受,就愿伏在神面前。你没有办法寻求这个,这是超自然的工作。但另一方面,神的道也会临到你,或者你听或者你读,或者藉着某人分享。奥古斯丁与C•S•路易斯,他们都不同。前者的经历奇妙,后者仿佛无事发生。

  奥古斯丁是个学者,少年放纵,他的妈妈为他祷告了16年,到他32岁时,听到安波罗修的讲道,心被触动。当人讲在沙漠的基督徒与神的关系,讲到圣洁的生活,奥古斯丁感到自己被禽兽一般的感情捆绑。他冲到小花园,疯狂地发怒,忽然,他听到孩子的歌声,有声音重复告诉他:拿起圣经来读。他就翻开罗马书12章。他说:“我不要再读了,那确实的光芒充满我。我没疑问了。”从此他被神使用。成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

  但不是每个人都是这样。C•S•路易斯的经历很平静,1931年九月的傍晚,他与朋友在花园散步,好友托尔金(《魔戒》的作者)对他提的一些问题作回答,他们娓娓而谈,很平静。后来路易斯搭车去动物园,他写道“在那个阳光普照的早晨,下车时,我相信了。”之后,他睡了很长的一觉。他意识到自己醒了时,还躺着不动。

  我们当中有人听道很久了,有人是受洗的基督徒,但没有重生,希望你下车时已经信了。

  我祈求基督的爱激励我们,除了神,没有人能进入你的灵魂,在那里细细察看,并爱它。上帝可以打开它,因它是上帝造的。如出生时,永恒触碰到你。重生就是上帝扰动死水,风随着意思吹。

  风吹进屋里,一切都乱了,你的本能反应是急忙去关窗。请你不要,重生意味着你进入你无法想象的生命状态。猪认不出珠宝的价值,但人会拣拾,因他是人。这是重生的人与没有重生的人的区别。是生命更丰盛有更高价值的新的受造物。他出门看见有珍珠在地上,他就拣起来。

  一个重生的人,读了这话,生命就会被改变。

  让我们将每个灵魂都交在主基督的手中,我们把苍老的、年轻的灵魂都交在他手中,因为每一个人都不能救自己,我们无法改变自己,唯有将我们的灵魂交在他的手中,我们来分享主耶稣的福音。主记得我们,我们是主的作品,求主完成你新的创造,将信心与盼望赐在我们里面,向我们吹气,让我们成为有盼望的受造物,让我们怀着敬畏和好奇,跟随主。离了主,我们不能做什么。愿主带领我们挣脱那罪恶的捆锁,活出美好的新生命。

  (本文由严行姐妹记录并整理自2015年10月王怡牧师在华人福音堂的“盼望系列讲座”第三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