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神的爱修复了我们

◆杨淑颖

  小时候我和父母在英国生活过几年,他们在那里信了主,我也在他们的带领下每周参与团契崇拜和儿童主日学,但是因为年纪小,不懂事,一直不懂得信主的含义。

    十岁那年,父母离婚了。在随后的整整八年时间里,在妈妈家的每个日子我都在心惊胆战中度过。初二的时候,我父亲重新组建了家庭。妈妈知道后就开始频频质问我,因为在她眼里,我不反对父亲的婚姻就是在支持父亲,同时也背叛了她。不知道大家是否能体会一个女儿夹在父母之间的心情,我不愿意伤害任何一方,却也没有办法左右任何人的意愿。在这期间,爸爸的开导与体谅和妈妈的质问与争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越来越不愿意和妈妈说话,甚至每周回去都要和她吵架,觉得她说话难听,不理解她为什么这么生气,为什么不能安心过自己的生活,为什么不能体谅我的立场。

  那段时间,我非常抵触祷告,抵触读圣经,因为在我每周日要回爸爸家之前,妈妈都会打开圣经让我读她挑选好的一段,每段都与婚姻、忠诚、作儿女有关,我也因为这个缘故更加反感圣经的话,甚至常常嘲讽她。有一天晚上临睡时我们又在吵架,我清清楚楚地记得自己说过的一句话:“你那么相信神,有本事让他帮你把爸爸抢回来啊,不然算什么神!”说完这句话,我趁她接电话的时候,拿起包就走出家门,边走边哭,想着神为什么给我这么一个不能体谅我的妈妈,让她带给我这么多痛苦和伤害。走回爸爸家之后,我甚至有自残的举动。也许大家会想,如此抵触圣经、抵触祷告的我一定会用其它方式发泄心情。可在走投无路的那一刻,我却选择了祷告。我求主赦免我和妈妈争吵所犯下的罪,求主治愈她心里的伤口,也抚平我心里的伤痛,让我们都能重新开始生活,更求神能够修复我和妈妈的关系,让我们以后能够心平气和地相处。那一刻我心里忽然平静了许多,好像有一个大能者带走了所有的痛苦。那一瞬间我对神的大能有了更深刻的认识,神也在我心里埋下了一颗祷告的种子,我和妈妈的关系也缓和了一段时间。但是我仍然一心一意期盼着出国上大学的日子,这样就再也不用夹在父母中间,也不用听妈妈的唠叨和质问。

  2014年初,从我小时候就认识我的教会阿姨带我查经时,我想起了那个祷告的晚上,也做了决志祷告,因为我感受到神的力量和爱。但是出国以后,我却并没有像想象中的一样轻松。每周例行和妈妈视频之前我都会很紧张,为了避免争吵甚至想各种办法不视频。2015年9月来到多伦多,我开始每周去礼拜,越来越想改变我和妈妈之间的关系,却一直没有能力靠自己完全改变。有一天,我读到哥林多后书5:17:“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从那天开始,我每天都会向神求,让我能在他里面,让我有使人和睦的心,能够体谅妈妈,也求神能够修复我们的关系,让我们心里真正得到平安,有新的生命。

  一个月前的一天我在家里,眼前就突然闪过许多画面,全是我和妈妈相处的一点一滴。我想起了她对我的忍让、她的坚强、她的努力、她的进步,还有许许多多我这些年来忽视的东西。我似乎能够体会她的心情了——她和我争吵并不是真的只是因为离婚而伤心,更是怕失去我,失去她唯一的女儿。她在主里也有过痛苦,有过挣扎,却在这十年里不放弃向我传福音,希望我能够归向主。从那天以后,我和妈妈会在每周视频结束时一起祷告。当有神在我们中间,一切从前难以说出的话都变的顺其自然了。我从前不愿在她面前承认自己以前的冲动和过犯,也不愿意提起她所受的伤害,但在同心祷告时,在我求神治愈她、给我们新生命的时候,在我说出我爱她的时候,我和妈妈都哭了。神给我们机会让我们感受对彼此的爱,让以前的痛苦和争吵都成为旧事。

  对我来说,神并不是在某几个时刻在我身上做工,而是在我人生中不断地做工,在我小的时候就在我心里埋下一颗祷告的种子,在我说出那样得罪神的话,做出那样神不喜悦的事的时候依旧给我机会悔改,让我学会如何表达爱,更给了我和妈妈一个新的开始。我知道,我们以后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但相信神的爱能让我们更加彼此建造,也希望我和妈妈的经历能够为主做美好的见证,荣耀他的名。感谢主。

  (杨淑颖姐妹在多伦多国语上午堂聚会。本文修改自她于2016年复活节受洗时的见证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