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缅甸之旅纪实

◆黄绍日(Nhat Huynh)

  2015年,我去缅甸协助邱仁德博士在那里开展他的B4T生意(business for transformation,即为了转变而创立的生意——译者注)。在缅甸短暂的逗留期间所遇见的一切让我大开眼界。我不仅了解到那里的生意方式,而且我还有机会住在他们中间,见识了当地的生活方式。

  缅甸是个第三世界国家。由于军事管制和刚结束不久的闭关锁国政策,外部对这里的影响有限,也鲜有外资进来。在我飞往缅甸的飞机上,我看到的乘客也是以上年纪的人为主。我心里想:这个地方大概不会是个旅游业很发达的地方吧!

  从一开始我就受到了很好的接待。仁德亲自到机场接我并带我到KKO就餐。在出租车上,仁德一路上向我介绍了各主要地方的历史背景。我认为他比大多数当地人都更加了解这个城市和时政的变化。很显然,新政府即将上台,仍有许多不确定的因素,时局进展缓慢。

  我的第一个项目是帮助APS公司记帐和盈利预测,为此我有幸在现场住了三天,与当地的员工一起住在公司的二楼。这是个真实、有趣的体验。公司拥有者奥古斯丁牧师带我到当地的店铺吃早餐、午餐和晚餐。感谢神的恩待,我对当地的食物没有任何的不适应。淋浴的地方在公司的前面,由于就在街上,他们特地为我装上了“窗帘”。当然他们一般都是在天色暗下来,水温变凉之后才去洗澡。厕所是那种在地上挖个洞的蹲坑,但是要上厕所,我得小心翼翼地踩过池塘上面的横木,经过后面那个满是各种飞虫的房间,然后才到达最里面那间黑乎乎的厕所。上帝饶恕我——我真担心还没上完厕所,那些飞虫就先把我吃了!在我住在公司期间,我观察了附近的当地居民从早到晚的生活状况。我很难过地看到,附近那些建在浑浊泥水上面的小屋竟然住着那么多的人。你若是个有着正常嗅觉的人,你不会在那个地方逗留太久的,更不用说是睡在那里了。如果你需要一个安静的睡眠环境,那里也不会有的,佛教徒的诵经声不断地从喇叭里大声地传来。刚开始我以为这些诵经的声音是录播的,但是后来我发现竟然是真的现场诵经,他们轮流上阵。有一次我差点忍不住要弄掉那个喇叭。在我看来,这就是缅甸人民“正常”的生活,他们以此为业,依靠那些微薄的收入生存下来。

  我的第二个项目是帮助仁德接待来自新加坡的投资集团,并安排了一天时间带他们参观孤儿院。关于孤儿院,有两件事真的很打动我:其一,他们真心实意地敬拜神;其二,他们极度贫穷,似乎前途渺茫。那里的孤儿们由牧师照看,因此可以每天敬拜神和学习神的话语。我们访问孤儿院的时候,他们正进行早晨敬拜,于是我们拍了些录像和相片与你们分享。这些孤儿们举着手,闭着眼向神敬拜,那纯洁和专注的样子让我热泪盈眶。我能感觉到神就在那里与他们同在!不仅仅是我,这种场景也深深地感动了投资集团的许多成员,甚至有人因为控制不住失声痛哭而不得不离开。自从祖母过世后,我还从来没有这样流泪过,那时候的我,感觉到神真实的存在。当我们参观他们的住宿时,他们极度的贫困与他们对于神毫不动摇的坚定信心,形成了强烈对比。没有家庭提供给他们基本的居住之处,没有安定的环境,四处寻找苦力劳动的机会,即使有幸能够找到,那些微薄的收入也不足以维持日常的生活需求。我看到很多孩子在咖啡店里上班,或许我们会说那是童工,但是这些孩子需要这些工作,他们要生存。对于我来说,从小在一个充满爱心的家庭长大,生活无忧无虑,安乐舒适,这样艰苦的生活情景是无法想象的。看到他们黯淡的前景,再与大多数加拿大人比较,我有很强烈的愿望,想通过赞助的方式帮助他们当中的一些人。虽然现在条件还不具备,但是我乐意,也可以做到的一件事是:我可以替那些为了支持孤儿而开展的生意尽一臂之力。

  缅甸人民寻求上帝的心极其宝贵,我的生命在这里也得到改变。与缅甸人民简易的生活相比,我的生活豪华奢侈。这对我意味着什么呢?我应该做些什么?

  祷告,请求神带领我。

  “求你使虚假和谎言远离我;使我也不贫穷也不富足,赐给我需用的饮食。恐怕我饱足不认你,说:耶和华是谁呢?又恐怕我贫穷就偷窃,以致亵渎我神的名。”(箴言30:8-9)

  (黄弟兄在多伦多英文堂聚会。本文由本刊同工编译自弟兄的英文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