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光和盐:为基督的缘故,向我们的城市伸出双手

◆安迪.班尼斯特博士(Dr. Andy Bannister)

  不知道你是否听说过这件事:安省政府最近有点紧张,唯恐别国人民不了解安省,更不用说是加拿大了,所以政府设立了一个网站,让人们可以写邮件提问有关加拿大的详情。主意很好,但是有些人的提问却出奇地怪异。一个职员收集了一些他认为很有趣的问题,以匿名的方式贴在他的博客上,并附上他自认正确的回复。

  举一些小例子:

  问:我从来没在电视上看到加拿大暖和过,那么植物是如何成长的呢?(英国)

  答:我们进口已经长成的植物,然后什么都不用管,坐看它们凋零。

  问:我想从埃德蒙顿步行到多伦多。我可以沿着铁路线走吗?(瑞典)

  答:当然可以,才2000英里而已,多带些水。

  问:在加拿大,哪个方向是北面?(美国)

  答:朝南,然后转身180度,继续往前走。等你到达后打电话给我们,我们将告知你接下来要往哪里走。

  问:卡尔加里有超市吗?是不是一整年都有牛奶卖?

  答:不,我们是文明和平的素食主义社会,牛奶是非法的。

  虽然这些问题让人发笑,但也说明了外面的世界对我们加拿大人完全误解的可能性有多么大!这会让人很沮丧的。

  我想基督徒也经常会有类似的沮丧感。不管我们多么地努力,这四面墙壁外的世界对我们信什么、为什么信,仍然完全误解。说实话,大部分时间,我们都觉得只是在自圆其说。

  问题是我们生活在一个撕裂的世界文化里。一方面是极端的世俗化,根据Ipsos调研公司的调查报告,50%的加拿大人不再信上帝(在多伦多,每次枫叶冰球队比赛的时候,这个数字还会上升)。但是这种无神论并不一定就是冷酷、顽固的唯理性主义。我去过的每一个地方,从世俗的大学到商务活动场所,所遇见的人总是告诉我,他们并没有排斥宗教或灵性上的东西——如果这些宗教或灵不会过分声称自己才是唯一真理。“对你来说是真理,对我则不是”,这是我反复听到的一句口头禅。

  所以真理受到两面夹击。相对主义认为:我的真理是我的真理,你的真理是你的真理。而另外一方面,从世俗主义和无神论者的立场来说,那些来自科学和理性的声音则否定了神的存在。

  因此,今天早上我向你们提出一个问题:我们如何把福音与这样的文化联系起来?为了基督,我们如何向这个复杂的城市伸出双手?挑战?塑造?用基督的爱改变它?向人们展示在耶稣里找到的美善、欢乐和奇妙?这些还有可能吗?或者我们的信息将在转化中注定永远迷失?

  那么圣经是如何告诉我们的呢?请注意看马太福音5:13–16:“你们是世上的盐。盐若失去了味,怎能叫它再咸呢?以后无用,不过丢在外面,被人践踏了。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

  我们多数人大概都听过这段话。你可能在讲道中听过——这段话一向是讲道的人喜欢引用的经文。但是,我很想知道,你们是否感到好奇,在这段比喻里,耶稣真正的用意是什么?盐和光?这两个不是很不同的象征吗?

  我认为耶稣没有想混淆这两个不同的东西,他正是有意用截然不同的盐和光进行对比。盐与光确实是很不同的,这段话的重点就在于它们之间强烈的对照。我想特别强调三个方面的对比,来帮助我们思考,应该如何让福音来影响我们的文化。

  距离

  首先是距离。光可以从远处照射,它可以发散、传递、从远处看见。而福音也是如此。福音也可以被传播、宣告、表述,我们称之为传道,称之为传福音。有时候我想我们在传福音这件事上面是不是有一点点信心不足呢?我经常听人家说,我们现在所处的文化,人们不阅读、不思考、注意力不持久、对上帝不感兴趣,诸如此类的理由使福音的宣告和传讲不再行得通。他们说,我们必须顺应文化潮流,使福音的传讲更受欢迎。

  但是有意思的是,传福音从来就没有特别受欢迎过。在使徒行传里没有这样的记载。事实上,它是那么的不受欢迎,以致最初的基督徒们被逮捕、被迫害、被取缔。传福音在伊朗不受欢迎,但是在过去的几年,那里的教堂已超过了一百万间了。传福音在中国也不受欢迎,但那里的信徒却有一亿多了。传道和宣道从来不是时髦或受欢迎的事,但却强大有力。当福音被宣告出来的时候是很有力量的,它使安逸的人直面痛苦,让困苦的人得安慰。

  我们对福音改变生命的能力是否确信无疑?我们是否能够清楚无误地解释福音?毕竟,不能对人解释清楚的好消息(福音),既不好、也不是消息。

  而另一方面,盐的作用却不同,盐只有与东西接触才能起作用。因此,福音的另一方面是需要我们与人接触,通过我们的热情、爱心、辅导、训练、品格而产生效用。当别人与我们接触时,他们是否从我们身上看到不同的品格?这是个疯狂、混乱的世界,这是个伤痕累累、破碎的世界,你会是你周围人们的好消息吗?

  在古代,盐可以用于医疗。现在我们拥有了更加先进的医疗技术,比如免疫疗法。你知道什么是免疫治疗吗?它是让病人先接触微量、弱化的病毒,让身体产生抗体后去对抗病毒的。我猜测我们对社会文化有时候是不是也做了同样的事?如果世人常常接触那种被减弱、稀释过的基督信仰,就会对福音产生某种“抗体”。在这种情况下,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展现强有力的真实信仰了。上帝把你放在一个地方,你会是个强有力的的门徒,在那里被上帝使用吗?

  速度

  光与盐的第二个差别是速度。光快速、迷人,传播的速度可达每秒186,000英里。福音的传播也可以是快速和令人惊讶的。有神在,福音的传播有时是那么地引人注目、激动人心、强劲有力。我们相信吗?我们真的确信吗?我们是否每一天都在寻觅神给我们的机会、地方和人群,就是神呼召我们踏入、圣灵已在工作的那些领域?

  但是,盐的作用却是缓慢、平淡无奇的。从另外一方面来看,福音也是缓慢的。上帝有他自己的步调。我们有足够的耐心吗?是否满怀信心、耐心等待神在我们的同事、朋友和家人生命里动工?我们是否日日夜夜地为我们生命中的那些欠缺祷告,相信神定会成就?

  神的临在,经常带来的是激动人心的大能和我们耐心顺服的结合。我们是否在聆听、祷告、准备冒险、为神的缘故被人视作愚昧?与此同时,我们是否还衷心盼望并深信神会显现?

  隐藏

  最后一个对照,那就是隐藏。城造在山上,你是不能隐藏它的,即使远在几里之外也是显而易见的。基督信仰有些部分也是不能被隐藏的,就是要公开的。有些事情可以被隐藏,你可以是一个秘密的基督徒,很少人注意到你的信仰。但当你与非教会朋友在一起的时候,你觉得舒适放松吗?你能够自然地谈论你的信仰和你在耶稣里的盼望吗?你乐意回答他们的问题吗?

  你看,我们很多人已经在公众面前失去了声音。我们必须找回我们的勇气与信心。

  光总是可以被重新点燃。但是盐却不同。在第一世纪的新约时代,盐是种贵重的商品。有时盐里面掺进了杂质,如果杂质太多,盐就失去了价值。事实上,马太福音第5章里的“无用”这个词,在希腊文里是“moron”,英语中的“moron”就是源自此字,表示“笨蛋、傻瓜、白痴”的意思。这句话简直就是说“如果盐成了愚蠢的东西,那还能再有什么用处呢?”

  福音永远不会变得无关紧要,它对每一种文化都有话要说。但是有时候我们的生活会变得混乱不堪,道德或知识的杂质逐渐堆积,以至于我们要变成傻瓜了。

  所以,问问自己吧!

  你今天早上与基督同行的光景如何?你如何在他面前站立?他是否为一切的中心,他有没有取代你心中所有的偶像?你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心思意念是否都为他而活?你是否明智地生活,还是正在变成一个傻瓜?

  多年前,一位老牧师、也是我的属灵导师告诉我,每一个基督徒都要定期地问自己两个问题。你的答案将决定你所传的福音是否有效地影响到你的朋友、家人、同事、学校、邻居和你的城市。这两个问题是:第一,你花多少时间和神在一起;第二,你有多么投入到别人的生命中。这将决定你对周围的人影响有多深。

  在一个迫切需要答案的城市里,我们需要基督徒们,不分性别,都做好全心全意献身于基督的准备,大胆地活出来,不畏艰险地奉献,深入地思考,真实可靠地说话和生活。

  福音一向都是要紧的事。我们众人被称作基督特使,无论基督把我们放在什么地方,都有使命把福音带入我们家人和朋友的生命,带入这个世界的教育、商业、艺术、政治和文化里。

  无论神呼召你到哪里,我祈祷你的光能在别人面前发亮,让他们看到你的善行,并将荣耀归于你在天上的父。阿门。

  (本文由本刊同工翻译自安迪博士在今年宣教年会中5月29日在英文堂的讲道稿,当天讲道录音见http://www.cgctorenglish.chinesegospelchurch.ca/index.cfm?i=14655&mid=18&g=48061。安迪博士是加拿大拉维.撒迦利亚国际事工[Ravi Zacharias International Ministries]主任和首席护教辩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