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与一位佛学爱好者的通信(之八)

◆严行

  尊敬的朋友,您好!

  尊重您的意见,结束我们这一轮的文字交流。这里,最后讲几句话,愿您肯听。

  直截了当地讲吧,宗教都不是指向今世,而是来生。那么,您的教友,您的老师,有人因为信佛而觉得他的生命得救了吗?他们有把握死后进天国吗?

  但真正的基督徒,都有充分的把握。我在中国参加过亲友的葬礼,在北美也参加过基督徒的葬礼,反差极大。中国的葬礼上,人们哭喊哀嚎,捶胸顿足,完全是绝望的表达,是一去不归的永别;但在教会信徒的葬礼上,人们是像欢送挚友远行一样,有唱诗,有牧师劝勉致词,有亲朋讲述逝者生前的事迹,大屏幕上播放逝者生前的照片……几乎没有哭声,气氛庄重而安详。今年初我教会的秘书去世了,她服务教会几十年,她的葬礼上大家一齐回忆与她相处的美好岁月,以及可笑的瞬间,殡仪馆里竟是欢笑连连。朋友,您能想象这情景吗?

  这不是特例,是十分普遍的。美国校园枪击案中为保卫学生挡子弹而死的老师葬礼上,他的儿子说,“爸爸,我不跟你说永别,我说再会。”他相信他们有一天会在天国相见。我为美国《海外校园》杂志撰稿,这杂志的总负责人是从国内到美国留学读博士的。1991年美国发生了轰动一时的卢刚案,这位叫卢刚的中国博士生,把正在开会的美国天文物理学界的专家几乎枪杀了一半,同时打死了该大学的女副校长,然后举枪自杀。卢刚案您可以通过网络查到。这位全家都是基督徒的女副校长的弟兄们一齐为此事祷告,之后,他们共同写信给卢刚的父母,表示原谅他们的儿子,并为他们失去儿子难过,还向他们捐了钱。整个事件的处理过程以及葬礼,都在这位当时的留学生眼前,令他深受震撼,后来,他信了主,读了神学,2012年起担任《海外校园》的总干事。

  我更见过太多曾经夫妻不和、婆媳不和、子女有问题的家庭,因为信主而完全改变。那些曾经被认为不可救药的家庭和生命,都因信仰而被翻转。我一个朋友在多伦多做福音戒毒工作,在那里,许多瘾君子被主改变,这个戒毒所的牧师自己就是这样一位。这位曾被黑社会追杀,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一度唯愿自杀一了残生的人,现在站在千百众人面前,宣讲基督的恩典与荣光,真的让人感慨万千啊!

  朋友,若你有机会听到看到,你怎么能不相信神的大能?怎么能不相信拯救的真实?怎么能不认识新生命的美好?

  上帝只有一位,他创造了宇宙万物和人,他愿意与他造的人有关系,他愿意让人与他同享天国的美好。只是人必须先除掉罪才可以与神同在。耶稣道成肉身解决了罪与死的问题,为世人打通了进入天国之门。约翰福音第一章耶稣对门徒说:“你们将要看见天开了,神的使者上去下来在人子的身上”。朋友,您不能接受基督教是“唯一”的这种说法,我能理解您目前的态度。只是,这是上帝给的道路啊。

  我同意您信中再次强调要践行信仰的话,但我要说明的是,好行为是好的,但人不能靠着这些好行为“得救”,甚至,好行为也不是存着罪性的人能行得出来的,若没有从圣灵而生的新生命,人岂有可蒙神悦纳的好行为?

  “得救!”您看到了吗?是说要从这必要毁灭的世界和必要死去的生命中被救拔出来!远志明牧师说“当你的黑暗来临的那一刻,你的拯救在哪里?”若您的信仰不能救您,学那么多佛理学问何益?一大堆学问只会叫人更加骄傲,觉得自己比别人高出一头。见到全能的上帝时,那些学问连个小数点都算不上呢。基督教信仰并非不重学问与知识,但更重的是高于知识与学问的“生死”问题,这个信仰,是叫人活着的时候,生命改变(即“重生”),死的时候,归入天家(即“永生”)。也就是说,无论生与死,都是与神同在,而我们所信的神,也正是这样一位神,圣经称之为“以马内利”(神与人同在)。其它的,就算是天大的知识学问,跟这两样相比,都不值一提。真的。

  我从未觉得您的文字给我造成烦恼,一点也没有。我很高兴您肯与我有这样一番笔谈。虽然我们未曾谋面,但文字结缘也是美好的。希望有机会能相见。

  愿您继续您的信仰之旅,更愿上帝的手引导您。主耶稣说:寻找,便寻见,叩门,就给他开门。阿们!

  (严行姐妹在士嘉堡国语堂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