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高大美人儿的复仇

◆喜乐油

  她其实并不高大,也算不上什么美人。她是以色列第四任总理Golda Meir(译自希伯来文גולדה מאיר),中文一般译为“果尔达.梅尔”。

  Golda Meir对于自己平凡的容貌很有自知之明。当被问及她所得到最真实的祝福是什么,她如此回答:“长得不美丽是真正的祝福。因为没有漂亮的外表令我不得不发掘自己的内在潜质。那漂亮女孩有她的障碍需要克服。(Not being beautiful was the true blessing. Not being beautiful forced me to develop my inner resources. The pretty girl has a handicap to overcome)”这位国际知名的铁娘子,有着“智慧、谋略、勇敢、魄力、忧国爱民”集于一身的赞誉。她为以色列复国的艰辛奋斗可以说奉献了自己一生,被国民昵称为犹太人之母。因此我擅自为她译名为“高大美人儿”,觉得这名字更生动,并且和原文发音更接近。

  然而,如此受人敬爱的一位国家领袖,怎么会和“复仇”这个令人不寒而栗的字眼扯上关系?

  导火线是发生于1972年9月5日(第二十届夏季奥运会举办期间)震惊国际的慕尼黑惨案。这是由巴勒斯坦恐怖组织“黑色九月(Black September)”花了很长时间多方动员所策划的恐怖事件。九月五日,八名黑色九月武装恐怖分子在清晨四时许闯入慕尼黑奥运村以色列选手驻地,当场击毙了以色列摔角教练温伯格(Moshe Weinberg)、举重选手罗曼诺(Yossef Romano),又挟持了九名代表团成员作为人质,要求以色列释放234名囚犯。以色列虽然急欲参与谈判或营救行动,却被西德拒绝,理由是德国政策严禁与绑匪谈判,并且不接受外国支援。然而西德却无力扭转劣势,在警匪冲突间,九名以色列人质全数惨遭恐怖分子杀害。一日之间,十一名优秀出色的运动员就这么失去了宝贵的生命,十一个家庭就这么失去他们深爱的儿子、丈夫、父亲。以色列代表团黯然退出奥运会,带着他们遇害同伴的遗体回国。在那里,迎接他们的是举国的哀恸,和犹太母亲高大美人儿破碎了的心。

  八名“黑色九月”恐怖分子中五人被德国警察射杀,三人被捕。惨案一个多月後,巴解组织在慕尼黑劫持了汉莎航空班机,用以勒索德国释放那三名幸存恐怖份子。“绝不与绑匪谈判”的西德也只得乖乖就范答应其要求。

  美人儿总理决心对恐怖组织进行报复。她成立了X委员会,自己和国防部长戴阳(Moshe Dayan)为负责人,并任命亚里夫(Aharon Yariv)将军为她的反恐顾问,摩萨德(以色列情报及特别使  美人儿总理决心对恐怖组织进行报复。她成立了X委员会,自己和国防部长戴阳(Moshe Dayan)为负责人,并任命亚里夫(Aharon Yariv)将军为她的反恐顾问,摩萨德(以色列情报及特别使命局)指挥官扎米尔(Zvi Zamir)为行动负责人。此一复仇任务命名为“上帝之震怒”,最高目标为挖出及消灭所有慕尼黑惨案幕後策划和支持者,并达成打击巴解组织高层成员的效果。从此展开了漫长的一连串暗杀行动。

  我们不会在此讨论其中的细节及过程,因为已经有许多著作、纪录片和电影记述了这些惊心动魄的行动始末,在网上轻易可以搜到。我们今天只想就此一复仇事件,来探探高大美人儿的心态,并试图对“复仇”这个怪物稍作剖释。

  事实上,慕尼黑惨案复仇任务“上帝之震怒”是全体X委员会一致赞同的行动。他们认为不能放任恐怖分子以杀害无辜作为达成其政治野心的手段。若不除去这些阴谋暗杀组织,只会有更多受害者出现。然而,对美人儿来说,那不是唯一的原因。十一位杰出国家运动选手从以色列出发,却在德国毫无防备的惨遭杀害,教人无法不联想起三十年前的大屠杀,这层阴影深深笼罩着美人儿的心。此外,她是犹太人的母亲,她不能忍受孩子们任人宰割而无动於衷。於是,身为总理的美人儿一开始就表明,所有行动由她授权,所有後果由她负责。美人儿做出这个决定时很清楚地知道这是一条血腥的道路,而被种种因素逼上这条路的每一个人,包括杀人者、被杀者、以及无辜遭殃者,他们的血都沾在她手上。1972年11月在接受意大利记者法拉奇(Oriana Fallaci)访问时,美人儿说的一句话透露了她内心的痛苦和挣扎:“杀人和下达命令让别人去杀人,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区别,是完全一样的东西。可能后者更邪恶。(There's no difference between killing and making decisions by which you send others to kill. It's exactly the same thing. And maybe it’s worse)”

  复仇究竟是什么?善与恶的天平上,它到底处于那一边?许多人会潜意识地把复仇和公正制裁连在一起,似乎复仇是唯一伸张正义的途径。以复仇为主题的小说、戏剧和电影,往往最是引人注目。主角多被塑造为正直善良、但却被恶人害得家破人亡受尽冤屈的人物。因为法律不能还他公道,他只得用自己的方法去刑罚恶人。当然其中有着教读者观众紧张刺激、拍案惊奇、甚至伤心落泪的过程,然而至终主角总是成功地将仇人制裁(毁掉),为自己伸冤雪耻。

  啊,多么大快人心的结局!可我们在满足称庆的时候,却忽略了一些重要的事实:是什么驱使人去报复?不是伤害和冤屈,而是恨!受了伤害和冤屈的人,不一定会去报复,但因伤害和冤屈而产生怨恨的人,他的怨恨和苦毒会变成谋杀的意念,这就是复仇的原始动力。其次,为了报仇而不择手段,欺骗、诱惑、伪造、勒索、胁逼甚至杀人。为了报仇而伤害无辜,所有可能妨碍我报仇计划的人,管他是谁一律铲除!结果,这样的人,和他要报复的对象没有两样,都是恶人!复仇,原来并非如小说家所描述的那般英勇浪漫啊。

  复仇是一件残忍的事。因为在你还没有开始任何报复行动之前,你已经让仇恨吞噬你的心灵、蒙蔽你的良知、扭曲你的人格,把你变成一头嗜血的野兽。圣经里最早的复仇记录“血洗示剑城”就是这么一个可怕的故事。雅各的两个儿子西缅和利未,为了报复妹妹底拿被示剑玷污的伤害,以谎言欺骗前来提亲的示剑,只要他和全城的男丁都受割礼,就允许底拿嫁给他,并且两族人也可亲善来往,通婚通商不在话下。示剑为了爱底拿,刻不容缓说服全城所有男人都立时受了割礼。当然这只是西缅和利未的阴谋。第三日,趁割礼伤口未愈,西缅利未来到示剑城实行复仇计划,杀了全城的男人。其后雅各的其他儿子们“因为他们的妹子受了玷污,就来到被杀的人那里,掳掠那城,夺了他们的羊群、牛群,和驴,并城里田间所有的;又把他们一切货财、孩子、妇女,并各房中所有的,都掳掠去了。”(参创世记34章)

  这是禽兽都不如的残忍行为。仇恨把人变成似乎野兽更低等,可怕不?然而复仇的冲动和快感终必过去,而留下永不磨灭的是罪的后果,以及无尽的悔恨与空虚。在西缅和利未的例子,我们知道他们父亲雅各临终时留给儿子们的祝福里,并没有这两人的份,有的只是近乎咒诅。另一个更深远的影响,西缅和利未是以色列十二支派中的两位先祖,身份和地位本应极其光荣、尊贵,然而这场残忍的报复行为被记载在摩西的书经里,成了他们历史污点的铁证,教他们子子孙孙世代诵读,我认为这是很悲哀的!

  复仇是一个绝望的深渊,落在其中永无翻身之日。倘若报复不成功,赔上自己的命,以及亲友的悲哀,那伤害自不必细说。即使报复成功了,把仇人毁灭了,自己就能快乐些?失去的东西或死去的人就能回来?当然不可能。复仇的结果,只是更多的伤害、加倍的苦痛。虽然如此,人的天性就是要报复。祖宗教导我们:“有仇不报非君子。”也有人说:“君子不记前仇:报了之后!”--圣经不是也教我们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吗?

&n  出埃及记21:24中的“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有些人解释为“旧约代表律法和审判,因此神叫我们要以一报还一报;而新约代表恩典和饶恕,因此耶稣告诉我们‘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然而这解释只对了一半。旧约和新约,都是同一位神,我们知道神是绝对不改变的。神的恩典就是他的天性,是与他一同存在的,并非直到新约时代才突然出现。出埃及记21-22章都是神藉摩西赐给审判官的律例典章,不是在对我们普通百姓说的。以色列的审判官在百姓面前代表神(参出埃及记21:6)因此他们有义务和责任替受屈的人伸冤,这是他们的立场。我们不要误解了这节经文是“报复”的教导。

  然则关于“报复”,神是怎么吩咐我们的?神说:“不可报仇,也不可怀恨你本国的子民,却要爱人如己。我是耶和华。”(利未记19:18);因为“伸冤报应在我。”(申命记2:35)

  这是再清楚不过了。不可报仇,连恨人也不可以!有人伤害了我们,我们只能饶恕他们,没有别的选择。但神也知道我们是顽梗的,我们的罪性使我们不能自由的遵从他的命令。因此神从一开始就为我们制定了拯救的计划。神差遣他的独生爱子耶稣降生为人,献上无罪的生命,为我们作了赎罪祭(参以赛亚书53章)。只要悔改,相信耶稣是神的儿子,并接受他的救恩,让他作我们生命的主人,这样便知我们重生了,并且得着胜过罪恶的力量,与神的性情有份。因此我们便可以爱人,可以转过左脸来由他打。心里既没有恨,就自然会饶恕,自然不会想去报复。这不是人可以努力做得来的,乃是生命的果效。神就是爱,神的生命在我们里面,我们也就对伤害我们的人没有了恨,只有爱。

  波兰犹太后裔帕丽思(Rose Price)是纳粹大屠杀的一位生还者。她十岁便被抓去集中营做苦工,受尽虐待、毒打、挨饥忍冻,更可怕的是纳粹党在犹太人身上所作的各种人体实验。一次他们被逼光着身子站在雪地里,德军要看看一个人可以赤身在冰天雪地里支持多久才会死掉。帕丽思能生存下来,只因几个人倒在她身上,令她保持体温。还有许多次她能死里逃生,相信都是神奇迹的保护。后来战争结束,帕丽思到了美国,得悉家人都已被纳粹党杀害,而她本人亦必须前后经历27次手术。虽然身体经过手术和医疗得以治愈,内心的苦毒和怨恨却无法除去。但神的恩典继续带领她,使她终於认识了她的弥赛亚,接受耶稣为她的救主。从那时起,帕丽思生命有了极大的改变,她的心中不再有恨和苦毒,只有主耶稣的爱!主的爱成为动力,促使她到处去向人见证神的大能。当她首次回到德国传福音的时候,面对曾经虐待自己杀害自己家人的军官。那人跪在帕丽思面前流泪乞求宽恕,而帕丽思对他说:“弟兄,我原谅你。耶稣爱你,我也爱你!”

  多盼望美人儿总理在1972年也能认识她的弥赛亚主耶稣,这样她的心灵就能得着安息,这样她也就不会制定什么复仇计划。因为她知道,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

  (喜乐油姐妹在Congregation Melech Yisrael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