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璀璨的新生命

◆庄祖鲲 牧师

  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后书5:17)

  当我们成为基督徒的时候,我们应该自问:我们人生的目标是什么?我们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我们只是活着吗?成为一个基督徒的意义,主要的并非个人得救、自己上天堂。从哥林多后书5:13-21这段圣经来看,当我们成为基督徒时,更重要的乃是我们的生命开始有了新的转变,也就是说我们有了新的“人生观”(13-15)、新的“价值观”(16-17)及新的“使命感”(18-21)。

  一、新的人生观(5:13-15):为主而活

  1、新生命的特征——为神而“颠狂”

  这世界上大多数人的人生观,基本上说穿了无非是“为自己而活”。有的人为求温饱而卖命,也有的为自己的理想而奋斗。虽然有的人只顾自己;有的人是为自己的父母、儿女、妻子而努力;更高一等的人是为自己的国家而献身。然而即便如此,还是为一个稍微扩大的“自我”而已。一个爱国主义者,可能在别的国家看来却是侵略者,甚至是丧心病狂的刽子手。南京大屠杀时的日本军人不正是如此吗?然而从人的角度来看,“为自己而活”的人生观是多数人所认同,也被认为是“正常”的。

  但是基督徒所主张的那种“为主而活”的人生观,却会让一些人感到匪夷所思,以至於看来有点“颠狂”(英文是out of mind,或译成“心不在焉”)。因为的确基督徒所关注的,不是我们眼前的生活或现今的世界,而是神的国度。我们若因此被人视为“颠狂”,我们也会坦然接受,但事实上我们乃是理智地(in right mind)作了这个抉择。严格说来,基督徒若没有几分颠狂,就有点失去特色了。正如不辣的川菜,还能算四川菜吗?基督徒若在为人处事上与世人毫无分别,就变成“失了味的盐”。(参马太福音5:13)

  我1970年大学毕业后,原本想与其他台湾大学毕业生一样立刻出国读书。但是祷告后却没有感动立刻出国,而是要多了解台湾的社会与教会,也就“不敢动”。当时家父望子成龙的心甚切,因此大发雷霆。但因为我没申请到奖学金,家父身为军人,无力借债让我出国深造。所以经过我委婉地据理力争之后,家父才勉强同意。结果我一待就是九年,然后才出国读博士。1983年读完化工博士后,因为关心台湾教会的需要,决心返台工作。父母却刚拿到美国绿卡,又为此而引起冲突。最后又是在父母不赞成但勉强同意的情况下,我们回了台湾。几年后,有一次妹妹告诉我,父亲已经衷心赞同我当年回台湾的决定,我当场潸然泪下,才放下心里多年的重担。但是到1990年我决定要回应神的呼召辞职赴美读神学时,心里忐忑不安的是,不知道父亲是否又会极力反对?没想到这次父亲却表态赞成!所以,有时遵行神的旨意,短时间可能需要付出代价,但是长时间下来,将经历神的恩典。

  2、新生命的中心点——“为主而活”

  “为主而活”是出於自己意志的选择,正如在《献给无名的传道者》这首长诗中,边云波老弟兄所说的:

  是自己的手,甘心放下世上的享受;

  是自己的脚,甘心到苦难的道路上来奔走!

  选中这条不自由的道路,并非出於无奈;

  相反地,却正是大胆地使用了自己的自由。

  当你决心以为神中心,来调整你的人生方向时,你会发现,你的事业、婚姻、家庭和前途的每一项选择,都会面临重大的挑战。但是一旦你凭信心踏上这条十字架的道路时,就会发现神的恩典何其丰富!是远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

  3、新生命的动力——神的爱

  是什么力量促使我们人生观有如此巨大改变呢?圣经在此处说:“原来基督的爱激励我们”,这“激励”也可以译作“催逼”(compel)。谈过恋爱的人都知道,爱能使人癫狂,会让人做出一些反常的事。同样地,基督的爱,也会促使基督徒在他们的人生观上,做出重大的改变。

  若是我们身为基督徒,却还在“为自己而活”与“为主而活”之间挣扎,我们必须扪心自问:我们经历多少神的爱呢?求神帮助我们,使我们更深刻地去体会神的爱。因为唯有如此,我们才会甘心乐意地“为主而活”。所以保罗曾提醒我们,将自己的生命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也是理所当然的。(参罗马书12:1)

  二、新的价值观(5:16-17):不依据外在的标准

  在基督里成为新人,也代表价值观的改变。这旧的价值观乃是属肉体的、是世俗化的,人们很容易以这种价值观来衡量耶稣。因为从世俗的价值观来看,人们会认为耶稣不如在万千门徒环视下寿终正寝的释迦牟尼,也不如有帝王之尊的穆罕默德。耶稣出身低微,死的时候众叛亲离,且惨死在十字架上,岂不显明他的无能与失败?

  同时,这种世俗的价值观是以外在的标准去评估别人,也以这个标准来评估自己的成败。当人们以赚多少钱、住什么样的房、开什么样的车来彼此攀比时,会使一些“土豪”以庸俗自傲,也使更多的人陷入自卑、自怜的痛苦之中。今天中国的社会道德已经低落到了笑贫不笑娼的地步,就是被这种错误的价值观迷惑所致。此外,这种错误的价值观也会带来错觉,使人们盲目地去追求虚幻的东西。英国作家王尔德说:“人生有两种悲剧:一种是你想要的东西你得不到,你感到失望。另一种悲剧是,你想要的东西终於得到了,你却感到绝望!”

  我想这个社会上许多暂时失婚的所谓“剩男剩女”大概属於前者——满怀失望;但是也有很多的怨偶却是属於后者,对婚姻感到绝望。其实圣经中的传道书已经提醒我们:我们的眼睛若只看重“日光之下”的一切事物,终究我们会感受到那种“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的心境。

  相反的,基督徒的新价值观乃是属灵的,是以永恒的价值来衡量,而不依照暂时的、外在的标准。自从我们信主之后,我们将得到一个新的属灵的透视(perspective),乃是从神的角度来看事物。从此我们对自己的生命有新的认识,对人也有新的评价。这是一个令人兴奋的经验,因为一切都变成新的了!

  我自己是在进大学的那一年暑假信主的。我中学成绩很好,所以没有经过高考,直接保送进入台湾最好的大学——台大化工系。进大学之前,作为一个理工科的学生,我对文史哲方面的东西都不感兴趣,认为那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东西。但信主之后,真是每天都觉得天更蓝了,遍地花香草绿,一切都焕然一新。而且眼界大开,开始涉猎文史哲方面的东西,认为那是人类探索生命意义的成果。不管他们的结论是对是错,都是值得珍惜和反思的。不但如此,我也从内向、腼腆的个性中走出来。

  所以,成为一个新造的人,真是何等的幸福!但那不仅是在所谓的“蜜月期”的感受而已,事实上,到如今四十多年过去了,我还是觉得每天喜乐满盈!

  三、新的使命感(5:18-22):作基督的福音使者

  然而成为基督徒,也代表我们有了个新的身分或“职份”,那就是担任基督的使者。我们的“新任务”就是要劝世人与神和好,也就是劝人认识神、接受主。我们基督徒不能只是自己享受福音的好处,却忽略我们的职份。

&  多年前在一个福音营将结束的时候,有一位上海来的姊妹来找我。她说她是几个月前才刚从上海来美国留学的学生。当她离开上海时,中国改革开放才刚起步,六四事件也刚结束,她在飞机上回头看到乌云笼罩的上海机场,她对自己说:“我再也不会回到这片没有希望的土地了!”但是她到美国后没有几个月就在这个福音营信主了!她说,她目前最迫切想做的事,就是学业完成后马上回国,因为她想要和她的亲友同学分享这美妙的福音。她问我的问题是:她应当如何预备自己?让她回中国后,不再有像美国一样的属灵氛围可以得到喂养时,仍然可以在属灵上继续成长。我心深深地被她感动。她真是一个新造的人!

  传福音是人人有责,并不是少数人(例如牧师或宣教士)的责任或特权。我们所有的基督徒,都应该作为神福音的管道,愿意把福音传给我们身边的人。

  当我们在芝加哥读神学时,教会中有一位姊妹邀请师母和她配搭带领福音性查经。她因为刚信主,所以负责招集慕道朋友,师母则负责带领查经。没想到她居然招集到二十多位慕道朋友,还得分成两班聚会。我们很好奇,她到哪里去找到这么多慕道朋友的?原来她每次去中国超市买菜,总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看到有陌生脸孔,又听到她们讲中国话就过去搭讪。她因此帮了许多新来的单亲妈妈买车、买房,逐渐安顿下来。所以她很容易就招集了很多欠她人情债的太太们来查经,后来有许多人因此信主。

  今天我们传福音缺乏动力,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我们很少经历到神福音的大能,如何透过我们这个卑微的器皿,去改变一个人的生命。若是我们亲眼看见了,我们传福音的热诚一定会被大大挑旺起来的。由於传福音和布道一向是我的负担(passion),也因此我常有机会见证神的大能。许多时候,即使我是当事人,我自己也会因神奇妙的作为而赞叹不已。

  有一年在一个福音营中,我遇见一位从北京来刚满六十岁的大姊。我们最初碰面的时候,她不知道我是营会的主题讲员。知道之后,她就将话先说在前面,就是:她不可能信的,因为她是学佛四十年的老佛教徒了!但是她为什么会跑来参加福音营呢?原来几个月前,她从未生过大病的丈夫忽然得病死了,一下子她学了四十年的佛学都破了功了,每天以泪洗面。大女儿受不了,就买张机票送她到二女儿家散散心。但还是不行,二女儿说她家也被眼泪淹没了!她女儿虽然不是基督徒,却硬把她母亲送来福音营听道,看看有没有可能止住妈妈的眼泪!这位北京的大姊说,她看了一点圣经,觉得比佛经浅显,矛盾很多无法信。我鼓励她既来之则安之,只要敞开心胸听道,然后圣灵会感动人的心,不是靠我的口才去说服她的。

  结果当天早上第一堂道讲完呼召时,这位大姊就将手举得高高的,连我都傻了眼了。后来我问她:“你听到啥了?为什么你一下就信了?”我真想知道对佛教徒传福音有何妙法,可以一招破功!但是她说不是哪句话,就是好像一下子她就开窍了,原来她找了四十年的人生真谛,就在基督耶稣里!营会最后一天的见证会,大姊第一个上台,她一讲起丈夫过世的事,声音就哽住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想糟了,这下子水龙头关不住了!但是她忍了一下就说,我从此以后不哭了,因为我认识主了!哈利路亚!第二个上台作见证的是与她同一个房间的另一位北京来的大姊,原来是她的亲家母。她是北京一所大学的教授,因为六四事件,她有几位学生和助教,有的死了,有的残了。她心情大受打击无法教课,请了几年假。这次是陪亲家母来看自己儿子的。没想到在福音营中她也信了主。她说:“现在我可以回去教书了,因为我现在终於可以除了‘授业、解惑’之外,又可以‘传道’了。因为我现在已经有道可以传了!”看到这样的见证,你怎能不大受激励呢?

  盼望众弟兄姊妹能在圣灵的光照下,省察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是否已经被调整、被转向?也让我们彼此互勉,都能作为神福音的使者,劝人与神和好,一起去经历神福音的大能在福音朋友身上奇妙的作为!

  (庄祖鲲牧师现任波士顿真理堂牧师。并在各地从事布道及神学培训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