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与一位佛学爱好者的通信(之七)

◆严行

 佛学爱好者的来信:

  保罗·华许先生是位说话很一针见血的牧师,不过很可惜啊,现在这种牧师太少了。而现在的人们宁愿打着信仰的旗号,活在自己所理解的信仰里面,也不愿通过“闻、思、修”,来好好了解文字背后的东西。

  因此耶稣说过:“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而按照我目前的浅显理解,这个“天父旨意”其实是不带任何宗教色彩以及面孔色彩的,而应是代表着真理,代表着法则——神圣不可亵渎和侵犯的法则。

  那么,这个法则到底是什么呢?

  而我们下面要去做的,是不是就应该抛掉宗教化的表面面具,而把注意力放在到底什么是“天父的旨意”这个上面呢?即透过文字,来看清什么才是天父的旨意。因为如果我们被宗教化的东西所迷惑或者玩神谕这一套把戏的话,魔鬼也能装作一位先知出现。可现在的情况是,大多数宗教徒就是热衷于玩这套表面化的东西而乐不思蜀,我想这就是为何保罗·华许牧师多次提到:“美国的基督教已经演变成一种不敬畏神的文化,已经没有以神的话语为根基。”

  可是我们为何找不到这个根基,做不到如您所说的我们不能“恢复上帝造人时,给人的最美好的天性”呢?是因为我们有罪,即我们天生带过来的罪业把我们障碍住了。所以,释迦摩尼在成道时说过:“奇哉,奇哉,大地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但以妄想执著,不能证得。”因此,在看清真理之前,我们要做的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去忏悔罪业,即去掉“妄想执著”,也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贪、嗔、痴”。当然,如果把贪嗔痴换个字也行:“罪”。但是,他们有区别吗?

  所以我们是不是应该把注意力多放在教义上面的听闻、思考、行持上呢?我想假如一个人真能这样去听闻、去钻究、去亲身行持的话,他不会是有时间和功夫去讨论其它事情的。而这个人的外表特征也一定会呈现出如辜鸿铭先生所描述的那样:“深沉、博大、纯朴、灵敏”。

  这个时候,我们哪还会有时间去谈论别人的对错呢?我们自己一身的罪还来不及去掉呢,还有空说别人是非吗?

  您看,如果我们把宗教化的表面东西、表面文字抛掉后,是不是我们就会发现他们的说法其实是很相似呢。

  当然,如果我们偏要把圣经中的文字,例如“我们必须知道,只有一个窄门,只有一位神,在神和人中间只有一位中保,而他的名字叫做耶稣基督……耶稣是惟一的道路,没有其他的道路可以到天父那里去……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拟人化、地域化、排他化地去用我们自己狭隘的心灵去理解的话,我也无话可说,毕竟这是每个人的信仰,每个人都是自由的。但是,我要说的是,这种狭隘的理解恰恰不就是造成我们内心不安宁的因素之一吗?这不就是夫子所说的“知我者春秋、罪我者春秋”的再版吗?

  我相信,苹果,绝对是从里面的烂的。

  因此,至少目前,我个人不赞同、也不会认可这种说法。特别是在圣经陪伴了我近三十年之后,现在更是排斥这种宗教化、面具化、偶像化的东西。

  因此,在我现在办的学习班里,我反复告诫我的那些朋友,不要说其它宗派的不好,很简单的一个原因:“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这是一个人、一个想活得真实的人的最起码的素质。如果我们连这个都做不到,还说自己在学习,实在是自欺、欺人。

  *****************************

  您好!

  我注意到您一直努力为不同宗教找到“合一”的根据,消弥它们之间的不同点,让它们能求同存异。在您看来,基督教与佛教都看到了罪的问题,只是提法不同罢了。

  另外,您还非常强调“亲身行持”,以至于人若如此,会忙到没有时间讨论对错是非,像我们这样空谈了。

  读后回思良久,还是只好继续“空谈”,说说我在这两点上的浅见。

  的确如您所说,基督教与佛教都看到了“罪”的问题。然而这个相似点没多大意义,因它不是基督教与佛教的本质差异。

  原因在于,认识到人有“罪性”,本不需要启示;认识到圣洁的真理,则一定需要启示。(道理很简单,罪就在人身上,就在被人的罪所污染的世上,人心知肚明,亚当夏娃犯罪后立刻就不安了,立刻就躲藏了,他们吃了分别善恶之果后,首先分别出来的就是自己的丑陋)。但是真理不属于人,不是人可以通过“寻找”、“追求”就能得到的。若上帝不将这真理“启示”出来,人永远不能自己摸索出来。宣称是启示宗教的,世上只有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这三个,此外没有。故佛教不是。(不光是我,许多学者都将佛教视为哲学思想。而如您所知,犹太教是基督教在旧约时代的形式,伊斯兰教是穆罕默德在耶路撒冷经商时受到基督教影响而形成的,这三个宗教出于一宗,只是犹太教和伊斯兰教不承认三位一体的神,不承认耶稣所具有的神的第二位格。——此外的宗教,都是多神论、泛神论。从这个意义上讲,佛教的宗教性是不高的)。

  我想说,看到人的罪与死,看到“苹果是从里面烂的”算不得什么。关键是怎么找到解决的办法。您所以强调“亲身行持”,就是您想要通过“亲身行持”的方法,走到远离罪的净土里去。这是典型的佛教的道路。

  在我的信仰看来,那是一条死路。

  因为上帝是全然圣洁的,与罪不相容。耶稣解释律法比旧约更加严格,恨人就等于杀人,看妇女心里有淫念,就是心里与她犯奸淫。新约书信也说,凡守律法的,只在一条上跌倒,他就是犯了众条。按这样的说法,人靠“亲身行持”,克制自己本性的“恶”,竭力行善,有用吗?譬如有一杯纯清水,滴进一滴屎尿,虽然它99.9999%都是干净的,但你还认为它仍然是干净的水吗?同理,一个人天天刻苦己心,努力修行,只要他有一念之失,就算前功尽弃的话,岂不是白白地忙活了吗?

  我不是反对“亲身行持”,别误会,基督信仰在行为上也有要求的。只是,行为救不了人。我相信修佛的人,道德水平不低,历代都有高僧大德之人,他们在许多方面堪称社会楷模。

  但在“得救”这件事上,行为帮不了人的忙。基督信仰是属天的,不是为了今生在世人眼里做个好人(被世人视为好人只是副产品),而是“重生得救”,成为属神的人。借着耶稣基督,他在神的眼中,算为义人。他行好事只是因为这是合神的心意的事,为了荣耀上帝的名。

  您看,“义人”不是靠自己“亲身行持”挣来的,不是每做一件好事就加一分积攒出来的。

  毫无疑问,做好事对他人有益,对个人身心有益,对社会有益,没什么不好的——唯独在得救上没用啊!神若不把你算为“义人”,就是得千百人称赞,得一大摞子荣誉奖章证书,有什么用?

  审判的道理您懂吧?什么叫审判?就是专门数算你的错处、坏事,不管你曾做过什么好事。就说前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吧,这人极有学问和才气,写一笔好字,取得了好多专利,能当官,能实战,能当博导,肯定也干过一些好事吧,到他被抓起来审判的时候,那些好事能帮他吗?他不是照样被判了个死缓、无期什么的吗?再比如一个医生,一辈子救了好多人命,有一天他谋杀了一个人,能因他曾救过人,就不判他死罪吗?

  所以,“亲身行持”是道德,不是宗教,是此世关怀,不是终极关怀。一心忙着亲身行持,不问信仰对象,是盲目的。

  “得救”只有一个方法,就是归信十字架上的主耶稣基督。这是上帝给人的办法,是上帝的智慧,上帝的大能和上帝的大爱。

  再有,人若以自己的好行为作为“功德”,那他难免会“居功”,他行善到最后,会觉得我该上天堂,甚至别人也认为他配上天堂。——瞧,他反倒因为做好事而落入“罪”——骄傲——里头了。神说:人的义不过是污秽的衣裳!神看得真入骨啊。

  老子曾说“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正是看到了一味标榜美德的问题。圣经说得也很明确:“律法叫过犯显多”。耶和华神赐下律法,是叫人看到自己的罪啊,哪里是叫人守得死死的,当个中规中矩的好人呢?再说,人人都是罪人,这样的罪人,哪能做得到时时刻刻“亲身行持”?我不知您如何反思自己的人生,是不是够完美;我只能说,当我越认识神,我就越觉得自己污秽不堪,我只能靠主耶稣。靠我自己,我只配下地狱,永远不能得救。

  您说您接触圣经已经三十年了,真好。我比您可差多了,信主不过十来年,读经也很不够。但我知道,神所赐人的这本圣经,非信不可读。否则永远只能留在表面,不能真的明白。因为没有圣灵向人启示,人怎么能懂呢?就如新约使徒行传里有一个情节,是使徒腓利问一个正读以赛亚书的人说:“你所念的你明白吗?”那人诚实地回答说:“没有人指教我,怎能明白呢?”

  我也不过是一个走在信仰途中的人,所知有限。只是我信这位三一真神,这信真的改变了我,不但改变我过去对真理的认识,改变我的世界观、价值观,也改变我的行为。——都不是出于我,而是神在我生命里的美好作为。这,才是我特别想与您分享的。

  我想,您这么聪明的人,当不会真的以为人能道德自我完善吧?

  (严行姐妹在士嘉堡国语堂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