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莫大恩典临到我

◆李关世

  一、过去的我

  1962年我出生在中国南方一个偏僻的山村,属于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受共产主义思想熏陶的一代。虽然是毛主席的好学生、优秀党员,却也拜过菩萨。改革开放以后,在政府机关工作,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

  高中毕业前我没有离开过山村,虽然山村偏远,生活贫穷,但神的供给是足够的。1977年我参加高考,很高兴被岳阳师专数学科录取。虽然成绩不理想,但我还是很满足的,能够上大学,转为城市户口,当老师,对一个穷山村里的青年人来说,那真是美梦成真。同时对家庭而言,祖孙三代终于出了个大学生,也算是光宗耀祖,病危中的祖母都变得笑呵呵。

  1980年11月大学专科毕业后即留校任数学教师。1987年从长沙铁道学院硕士研究生毕业,分配到税务系统工作直到退休。作为读书人,这期间我也读过大陆出版的圣经故事,是当做知识去读的。大家也知道共产党的出版物,把圣经中真实的历史写成像希腊神话一样的故事,蒙蔽了许多人。我那时也误认为耶稣基督道成肉身、死后复活都是编造的神话故事。

  二、决志信主

  2000年我们全家申请技术移民。因为我作为主申请人,但英语不好,口语更差,自知应付不了面试;加之我那时正担任汨罗市国家税务局局长,虽然职级不高,但福利很好,也很受尊重;所以我对移民加拿大没抱多大希望。但2005年移民签证在没有英语面试的特殊情况下批下来了。

  因为弟弟是基督徒,他提醒我,这是神的恩典。我也意识到这事只有神能够做到,人是做不到的。但是我没有珍惜,只是嘴上说声“感谢神”。来多伦多后我们住在弟弟家里,主日就跟着弟弟一家去教会。虽然在教会中认识了不少基督徒朋友,真切地感受到基督大家庭的温馨,但仍十分骄傲,没有决志信主,我自己还是回岳阳了。

  2008年11月我再次来到多伦多。这期间作义工时我认识了一个叫但以理的基督徒,他是做石膏板装修的,我给他作帮手。但以理工作非常认真,十分注重质量,即使是站在地上看不到的犄角旮旯,他也不顾麻烦追求完美。大家知道,石膏板雕花很漂亮,但也易碎易损,如有损坏就得现场修复,是一项细工活、艺术活。当我的工作不合格时,他就自己去反复修补,直至完美,并且不停地教训我,说“这里人确实看不到,但神看得到。”通过他我认识到神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只要我们敬畏神,心里信神,真能改变我们的心,改变我们的生活态度。这样我就开始认真考虑信仰问题。

  大家知道,面对文化大革命、89学生运动、东欧剧变和社会腐败的冲击,我们不得不思考,从马克思主义兴起到高峰再到没落,不过短短一百多年历史,究竟哪里出了问题?我原来也拜过菩萨,只会念阿弥陀佛,觉得太土太低级。后来也读过一点佛经,又不知所云,玄而又玄。而且依佛教的主张,能否超度终究靠自己修炼,而我觉得自己人力是靠不住的。我去过新疆大漠,登过峨眉大山,尤其是敦煌的鸣沙山月牙湖,使我体会到人的渺小,许多事是人力所不能的,甚至连想都不敢想的。

  回头想一想,我发现有六个原因最终导致我相信了耶稣基督。一是我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的古训。二是我见到过许多人在面临绝境时对上天的呼喊和对罪孽的反省。记得我去看望病重的四姨妈,她因糖尿病综合症,身体十分虚弱。她痛苦地问我:是因为我罪孽太多,要受此折磨吗?那时她希望罪得赦免的心是何等恳切。三是对基督徒的精神面貌、邻里关系很是羡慕。四是我所崇拜的科学家都是基督徒,如牛顿、哥白尼、伏特、安培、居里夫人、爱迪生等等,科学家中90%是基督徒。五是信耶稣基督就是追求真理。在教会里,在查经班里,不信的人可以长期参与辩论,基督徒会耐心地解答,耐心地等待,往往还伴随着免费的晚餐。显得大气,显得正派,使人不得不服,不得不信。我知道摩门教在语言训练方面有特长,但他们只给你2个月免费学习英语的时间。六是我知道圣经是深奥的,专家们都研究几千年了,仍在研究,我不可能完全弄懂了再信。我也知道自己很差劲,在敌视基督的队伍里呆了大半辈子,还是被人厌恶的税吏,不配作基督徒,但耶稣基督不是来拯救罪人的吗?就这样我在2009年决志信主了。

  我得坦白,那时信主,是通过比较佛教、共产主义、基督教,觉得还是基督教好,并没有深刻地认罪悔改。理性占主要,信心很微小。

  三、与神同在

  2012年2月1日我被诊断有直肠肿瘤,随即回国做切除手术。经病理检查为晚期癌症,转移到了周围淋巴,肝上也有阴影。在手术治疗期间,多伦多和岳阳的许多弟兄姊妹为我祷告,自己也有充足的时间来听圣经并思考。我认识到,由于自己长期不驯服,不放弃俗世的享乐,骄傲地忽视神的恩典,自以为是,自以为义,这次晚期肠癌是神给我敲警钟,要让我完全回到他的面前,全面认识神,真心仰望神,全心依靠神。我感觉到是神亲自与我说话,从而从心里感谢神的恩典,也真心地认罪悔改。

  奇妙的是,在我治疗的2012年,多伦多春天来得早,太阳暖洋洋,不像这两年冷冰冰的。我每天都出去散步,这里的居民热爱花草树木,每条街道都象公园,各种各样的花卉竞相开放,我想这正是神的美意,使我感觉到处处是蓝天白云,即使出现乌云,也很壮观奇妙。花草树木悦人耳目,落叶的旧枝挺拔坚强,发芽的新叶清新溢香,一切美好。我细心观察上帝的美妙创造,然后在心中反复默想,不停地赞美神,感谢神,因此给我带来平安和喜乐,也带来力量和信心。我认识到自己是一个该死的人,也是一个随时可能死的人,我这时才真正认识到人的无能,人的无助,不再骄傲,完全仰赖神。在那段时间,我确实放下了自己,专心仰望神。因为我的身体和灵命都是重生的,神给了我两条新生命:属灵的生命和肉体的生命。无论发生什么,我都只有感恩。我确实时常感到神的同在,这是我的喜乐源泉。感谢神,整个治疗过程我食欲未减,体重不降反而增加了两公斤多。

  既然是化疗和放疗,自然使人感到不适甚至痛苦。我感谢神的同在,从4月到10月整个放化疗过程,我经受的副作用比预料的轻得多。不用住医院,没有病倒的感觉,主要症状是打嗝,拉肚子与结肚子交替。打嗝从开始化疗时持续3天2晚到最后一次化疗打嗝持续8天8晚。拉肚子有时一天20多次,要不停地跑厕所。感谢神,若不是有神同在,我没有信心走过来。若不是有神同在,我就不能用喜乐的心态对待病痛。正因为有神同在,我坚持参加主日敬拜,另外还参加三个团契活动,基本上维持正常的生活和作息时间,外人看我根本不象一个病人。感谢神,这都是神的恩典。

  这次治疗也是我的属灵操练,我学会了凡事感恩,一切是神大能的安排。耶稣基督是我的救主,也是我生活的主,不管出现什么状况,我都应该顺服感恩,而不能用俗世的观点论好坏,也不要去追究病痛的来源和根由。“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约伯记1:21下)

  自从信主以后,我感到神的许多祝福,儿子生活更积极,妻子情绪更平和,自己心中总是充满喜乐。我亲身的经历使我认识到神爱世人,神派他的儿子耶稣基督降卑临到人间,在十字架上用他圣洁的宝血洗清我们的罪,因他复活的大能使我们得永生;基督徒虽然也有苦难、失败和跌倒,但有神同在,总能战胜;有神同在,总有信心;有神同在,总有盼望;有神同在,就充满喜乐平安。

  四、就读神学

  2013年下半年医院给我安排了一次肝脏穿刺手术,在手术台上,B超找不到阴影了。医生们不知道阴影那里去了。但我知道,是神亲自把那个阴影拿走了。神医治了我!之前每三个月一次的MRI从此停下,但每半年还是要做一次CT。

  神医治我以后,我认识到神存留我在这个世界,就是让我作见证,就是为了荣耀他的名,我决心全职全心侍奉神。我得救成为神的儿女,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福气,我岂能独享呢?我必须分享,否则我不得安宁,就像保罗一样,感到不去传福音就有祸了。我的亲人、同学、同事、朋友绝大多数都不认识主耶稣,都没有尝到这世间最大的福气。我知道主耶稣背负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第三天复活,现在坐在父神的右边。是我得罪了神,却是主耶稣为我作了挽回祭,我必须还这福音的债。我决定用余生去传福音,去分享主耶稣给我们的珍贵礼品。但我自知,自己还是一个属灵的婴儿,还处在吃奶的阶段,怎么能够带领别人呢?神怎么能够使用我这样没有完工的器皿呢?

  读神学院的念头出现了。这是否是神的意愿呢?我自己祷告,我们团契祷告,恩福协会的邓广华牧师、司徒礼牧师也为我祷告。因为2013年8月我去拜访他们时,我才刚刚受洗。按照招生规定,我不符合要求。他们听了我的蒙恩见证,没有按照规定拒绝我,而是决定通过祷告来寻求神的意愿。

  2013年10月29日恩福神学院通知我去填表报名。其实,50多岁了读神学,压力很大,但我坚信,神的意愿必然成就。只要我尽本分,我必然能够得到传福音所需要的生命成长和属灵操练。我学习到如今,已经完成过半课程,我决不是靠自己的能力或知识积累,而是完全依赖主耶稣的恩惠。因为神为我预备了许多牧师来供养我这个属灵饥渴的孩子,他们将自己毕生的属灵心得毫无保留地分享给我们这些神学生,使我们得到不断长进的属灵操练。

  愿一切荣耀、颂赞都归坐宝座的父神和主耶稣!阿门!

  (关世弟兄目前在多伦多国语堂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