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与一位佛学爱好者通信(之六)

◆严行

  这位佛学爱好者的来信(节选):

  佛法怎么只是走精英路线呢?您看,佛陀的十大弟子之一,优婆离,持律第一。什么意思呢?也就是由他总管佛陀的所有学生。而他的身份是什么?首陀罗阶层,既俗称的贱民。另外,禅宗在整个印度包括来华后的五祖之前,都是单传的,而到六祖慧能时“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于是乎整个禅宗才大放其光,其对中华传统文化有了非常深远的影响。但六祖慧能的身份是什么?一个大字不识的“大老粗”。他所说的话,记载后被中国人奉为《六祖坛经》。您是知道的,在佛教历史上,只有佛说的话,才被称为“经”。而其他人说的话,顶多成为“论”。但是,中国人却给这位“大老粗”如此高的地位,这又说明什么呢?

  那么,佛法里所说的智慧,是我们平常所理解的智慧吗?诸葛亮在中国人的观念里肯定是聪明第一,但是要照佛法的定义来说,那只是第六意识的世智聪辩而已,远不是佛陀所谈的智慧。佛陀所说的智慧既涵盖我们通常所理解的“智慧”,但又超越于它而达到了人类所“不可思议”的程度,这种智慧,是涵盖天地的,是包括一切的,到达了通“神”的地步。

  您看,这种说法,是不是和您的说法很类似?

  而且中国老祖宗也早就认识到人类自己所谓聪明才智的害处,例如《道德经》第十九章的“绝圣弃智,民利百倍。绝仁弃义,民复孝慈。绝巧弃利,盗贼无有。此三者以为文不足,故令有所属。见素抱朴,少私寡欲。绝学无忧。”老祖宗是不是早就告诉了我们人类的“世智聪辩”的遗害呢?

  所以说,什么是智慧呢?您所理解的佛法“智慧”,是佛陀所说的“智慧”吗


  *****************************

  您好!

  谢谢您解释了一些佛教的传承中早期弟子的一些事,比如“优婆离,持律第一”之类,是我所不熟悉的,长了点佛学知识。不瞒您说,神学也是博大精深、浩如烟海啊。您发来了不少链接,多谢您的提供,只是我未必能全看一遍。因为我个人同意教会里牧师常讲的一个道理:想分辨真钱和假钱,其实不必把天下的假钞都研究透了,只要你深知真钞,任何假钞都会一眼识破的。——因这个缘故,我对其他宗教的了解(包括伊斯兰教等)都没太花时间深究。

  尤其您上回信里讲到佛学要至少几十年苦修,反倒让我更不想破费功夫了,甚至更看出那是一条道走到黑的路,不值得。

  您这回信里以优婆离和慧能来解释佛学并未排斥普通人,故未走“精英路线”。这解释没多少用啊。优婆离和慧能,不过是佛教中两个“励志人物”而已嘛,他们顶多算是从底层靠个人灵气和努力,爬到佛教高层的成功人士罢了。他们一点也改变不了佛教的“精英性”。因为他们只是通过改变自己来达到佛学的极高标准,而不是把佛学道理降到普通人能理解的层面上来。

  换个例子说,刘邦是个社会混混,朱元璋还是个讨饭的,他俩当了皇上,一点也改变不了中国古代社会皇权至上的政治格局,一点也改变不了等级社会的森严壁垒,并非所有的农民都能翻身做了主人。道理一也。

  您提到佛学所讲的“智慧”是极高的,与日常所言的智慧不同,这点我完全同意。中文里面,智慧的定义不严格。除了佛教,在西哲里面,对“智慧”的理解也是几乎至高无上的。古希腊人不敢把最高的学问“哲学”与“智慧”并列,只敢说把哲学说成是“爱智慧”的学问。他们认为,哲学离智慧还差着远呢,智慧是属于神的,人哪能够得着?人能凑合着爱“智慧”,就不得了了。——您看,您的佛学跟哲学还真挺一致的呢,我说佛教是哲学,是无神论,此又一证也。

  您提到老子的《道德经》,这些诸子,我以前都差不多看成是自家后院里的东西(我是古典文学出身嘛),曾经挺喜欢,甚至有“以天下之美为尽在己”的兴奋感,后来读了圣经,就有了庄子的“望洋向若之叹”。

  我再重复一遍,圣经是从上帝来的,佛学啦,诸子啦,都是从人来的,那真是——天壤之别呀!

  最后再回来讲佛学和神学的差别吧。最典型的一个例子是:约翰福音第七章里,讲到耶稣作为人眼中一个生在偏远小城的木匠之子,来到圣城耶路撒冷,到圣殿里讲道,人们听了大为惊奇。原文写到:“犹太人就希奇说,这个人没有学过,怎么明白书呢?”

  我说,看到了吧,这就是基督教与佛教之别啊。佛学是要人穷其一生去苦修的;但基督信仰是属天的,是上帝将其恩典与能力加在信他的人上的。“没学过,也能明白书呢”!这就是没有文化,不识字的乡鄙之人,也可以得着上帝的启示和引导的原因啊。

  创立佛教的佛祖如何,他的弟子也如何,他苦修,他的弟子也苦修;基督教也同样,主耶稣没学过,但因为他就是神,他当然知道“书”(旧约圣经);基督徒,就是基督的门徒了,也与他们所跟随的主一样,可以因他的“信”,明白真理(圣经原文是说“进入一切的真理”。您看,不只是远远的听闻,而是“登堂入室”呢)。

  主耶稣亲口说“你若信,就必看见神的荣耀”。这里讲的,就是人凭着信,可以超越知识、学问、苦修……直接得到那最根本的智慧。注意,耶稣用的词是“看见”,就是说,你不光是学了什么,明白了什么,而是直接看见了。请问:有什么比这个更直接、更清楚的?佛学修了半生,可能脑袋里理解了不少,但终究隔着一层,是他用聪明的大脑去“理解”去“想”明白的。但我们的信仰不是这样,是上帝开你的眼,开你的耳,你就看见了,你就听见了,你就得着能力,你就得着力量了,……哦,不止如此,主耶稣说“你的信救了你”!你就凭着对上帝真诚无伪的信,进入到了永生之中。很大的不同吧?

  我这里不是说人的努力完全没用,不是的,但最根本的一定不是靠人的努力,而是上帝话语给人的带领,即旧约里说的“云柱、火柱”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所预表的。

  这也就是主耶稣十二门徒的经历。他们跟了主耶稣三年半,到主耶稣被钉十字架的时候,吓得一跑而空,如鸟兽散;耶稣复活后与他们再同行40天,恶补一番,临到耶稣升天离开时,他们还是在问那个蠢问题:“上帝解救以色列就在今天吗?”耶稣作为上帝之子,他道成肉身是拯救全世界神所拣选的人的,可门徒还如此狭隘!然而,你看,再过十天,五旬节的日子到了,一切都不同了!那一天,圣灵降下,就彻底改变了——因为圣灵降在他们心里!彼得讲道大有能力,真理清清楚楚,这是圣灵带领的功效啊。主耶稣还对他的门徒说,你们以后会因我而被捕,“你们被交(给官长)的时候,不要思虑怎样说话或说什么话。到那时候,必赐给你们当说的话。因为不是你们自己说的,乃是你们父的灵在你们里头说的。”很清楚吧。

  圣经里还写到过一个和主耶稣同钉十字架的罪犯,他认识到自己是犯罪该死的,但因信耶稣是个好人,是神,求耶稣将来在天上记念他,主耶稣当时就应许“今日你要与我同在乐园里了”。他可一天神学也没读过,对基督教一无所知,他就得救啦!这人放在佛学系统里,哪能遇这等好事?他不得一步一叩地爬几十年吗?

  我好盼望您愿意细读我写的,您是个很有想法的人,跟你通信很高兴,愿上帝祝福你找到真的信仰!

  (严行姐妹在士嘉堡国语堂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