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降服于神的大能

◆肖辉

  屈指算来,跟着姐姐信主到现在,已经十几年的时间过去了,可是到今年5月份之前,我却从未完整地读过圣经中的任何一卷,创世记最多读到四五章,四福音书也只读了几章,启示录看两行就感觉云里雾里,别的就更是从未读过一字一句,却凭着自己的一点点小聪明,把从各处听来一字半句的经文,拿出来在人前卖弄,竟也得到了很多的赞扬。母亲也说我虽然不看圣经不参加聚会,却能一针见血说出很正确的道理来,我便更加沾沾自喜暗暗得意,觉得自己是得神喜悦的,我只要信就好了,不需要知道那么多,祷告也不用非要那么正正规规,我可以随时随地祷告嘛,反正我把神当成我天上的父亲,我怎样对待地上的父亲就怎样对待我天上的父亲就可以了......就这样,我成了一个什么都不懂却毫不自知的十几年的老糊涂信徒。

  2014年底母亲手术出院以后急着去教会,我不放心她自己去,就陪她一起去,这才算是开始了正常的周日敬拜生活,但也不是自发自愿,更多的是出自一个做儿女的义务和责任。同时,教会的阿姨们看到我陪着妈妈去,结束后等着妈妈一起走,都一个劲夸我好,夸我是个孝顺女儿,我一边想着“我又不是做给你们看的,我是为了我妈”,另一方面却实实在在很享受这种夸赞,所以去的还挺有劲。但是到了礼拜的时候,台上的传道人讲得好,我就听一听,讲得不好我就在下面打盹,有一次甚至睡着了,这让妈妈非常尴尬,我却根本不当回事,一点都不认为这是在得罪神。

  今年5月初终于受洗了,但依然没有打动我。甚至因为教会要对我进行一些查考而感到愤怒,认为人怎么能来判定我是不是真的信神呢,我信不信自有神知道,我凭什么要向你们证明?你们整天嘴上一套行动上一套的,我看你们还没有信好呢,却来查考我?并且那些传道人就真的掌握真理吗?我还对他们不放心呢!......最后,给我们施洗的牧师并没有真的提问我们,而是在受洗当天,给我们讲解了“受洗”的概念和意义,为什么要受洗,受洗和得救有什么关系,受洗前后有什么区别等等,我才觉得心里舒服一些,并且知道了之所以受洗,是因为耶稣教导我们要受洗,并且耶稣也受了洗,我们是在照着神的样式做;受洗本身和得救没有关系,受洗却不信照样不得救,信却未受洗也能得救,受洗是神的教导而不是人的要求;受洗以后更要好好地敬拜神服侍神,好好地奉献,更好地要求自己活出耶稣的样式......然后牧师让我们自己决定是不是要受洗,于是我就决定受洗了。当时受洗的还有一个姊妹的女儿,这个姊妹看到她骄傲的女儿在神的面前跪下,激动得痛哭流涕,我当时还想,有什么好哭的,这是好事啊,为什么要哭呢。但是没过多久,我也在神的面前流下了眼泪。

  一位在新加坡念神学的姐妹,5月份的一个周末来我们教会讲道,周五六日三天时间,上午下午和晚上都讲,妈妈周五就去了,我下班的时候妈打电话叫我晚上去听听,讲“简明神学”,讲得太好了!我依旧还是那个观点:讲的再好也是听过去就忘了,自己信就行了,不用知道那么多。妈妈拗不过我就没有再坚持。

  周六我陪妈妈去听了一天,那种震动真是前所未有的,我从来没有想到神的道居然可以被讲解得这么明白清楚,我只说神的心思是深奥的,人不明白是正常的,只要信就好了,何必一定要问为什么,其实我自己心里也有很多为什么,只是懒惰不肯去探究,神已经明明白白写在圣经里的话,我却不看不听,任凭自己糊里糊涂。那一天,神借着那个姊妹的口打开了我的心眼,让我第一次对神的话有了渴慕,第一次想认认真真地祷告,第一次想读圣经(以前都是觉得应该读圣经,却不想读)。

  晚上回到家,我就叫爸爸周日一起去,爸爸依然坚决拒绝,我便撒娇加撒泼,逼爸爸答应了,但是第二天一早爸爸又反悔,说晚上没睡好觉头疼所以不想去了。如果是在以前,我就会算了,顺服父亲嘛,他愿意去就去不愿意去就不强迫,可是那天我非要他去,不去不行,老爸说我和妈妈这样一去一天,不能好好吃饭睡觉就是找死,我说他到现在还不悔改信主才是找死,把老爸气笑了,就跟我们去了。

  讲道开始之前唱诗赞美的时候,我发现爸爸居然跟着大家一起唱诗,我的眼泪突然就控制不住地流了出来,我突然就明白了前几天那个姊妹当看到自己的女儿在神面前跪下的时候为什么痛哭,到此我才真的明白了什么是神的大能,神不做工,人什么都不能成。最后讲道者带领几个还不信的人做祷告的时候,爸爸也举起手来,跟着做了祷告,我的心里感觉好安慰,爸爸不是顽固不化的,只是我们做的不好,没有在爸爸面前荣耀神。

  妈妈说爸在新加坡参加过万人布道大会,也上台去决志了,但是回来又不信了,这次又决志,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反复。我知道神是信实的,只要我们心里相信口里承认,我们就能白白地得着那永生的生命,信了就是信了。我们这些自认为信的还不错的人况且经常犯罪得罪神,更何况爸爸这样心里刚硬的人呢?他不会一下子就变成合乎神心意的人,我和爸妈需要一起成长。

  主日上午朋友从寿光来潍坊找我玩,给我打了无数遍电话也没找到我,因为我手机静音了,中午才看到,就叫她也来听讲道。其实她在寿光已经开始做礼拜参加聚会了,但是问她信主了没有,她也说不清楚信不信,一个姊妹就带着她做了决志祷告,跟她说,从此以后人家再问你,你就说,你是基督徒,你信主了,朋友就答应了。感谢神啊!

  真的,以前“感谢神”这三个字我简直说不出口,感觉很可笑,说出来会被人当怪物看,但是主日那天这三个字我说了无数遍,真的是发自内心的感谢。感谢神!

  在听姐妹讲“简要神学”之前,我一直在看武侠小说,天天看到晚上很晚,中午吃饭的时候也看,那个主日后突然一点都不想看了,吃饭的时候读了几章圣经,一字一句慢慢地读,并没有那么艰涩难懂,晚上回家又继续读!我也求神给我添加力量,让我不要三分钟热度,赐给我智慧,让我能看懂神的话语。但这状况持续了一个月左右,有一天突然又发现了一个好看的电视剧,都是我喜欢的演员,于是就开始看电视剧,把圣经放下了,可是心里总感觉惴惴不安。正在挣扎期间,那位读神学的姊妹忽然跟我联系,叫我为7月份的“简要神学”讲道会做服侍工作,实在感谢神啊,时刻不放开我的手,我有一点点偏离,神就马上又来带领我,让我不至于亏欠神太多。其实已经亏欠太多了太多了,只是神从来不跟我计较,还是大大地爱我。

  7月份的聚会结束后,我们在姐妹建议下成立了“青年团契”,在这个老年人为主的教会,五六十岁的也算年轻人了,我更是小青年了!因此在姐妹建议下参与一些服侍的工作。姐妹说要带领年轻人起来服事教会,真是感谢主!我发现我真是懒惰呢,人家拽一拽我就动一动,没人拽我就又原地趴下了。求主怜悯我!

  另外,从8月份开始,我们一家三口开始了家庭查经祷告会,在每周一的晚上。非常感谢神,爸妈和我轮流祷告,尤其是爸爸,虽然不太会祷告,但也开口。然后就读一段圣经,简单解释,分享感受。我们都感觉很好,很有收获。求神托住我们,使我们能够坚持这个聚会,借此彼此扶持,共同在主里成长!

  最近又发生了一件事,让我再次切身感受神的同在!前些日子一连吃了三天螃蟹,可巧在经期,我也不知道这期间不该多吃螃蟹啊,结果都快成血漏了!人天天昏昏沉沉。一天傍晚下班回家,躺在床上像要死了一般,勉强吃完爸妈做的饭,闭着眼洗完澡,心里就开始纠结:我是按计划读经呢?还是赶紧睡觉?因为现在我下载了一个读经软件,正在按照180天通读一遍新旧约的进度读经,还有同步的读经注释。当时的身体状况实在感觉不可能有精神读经了,但不读又觉得非常亏欠神。于是我开始祷告,求神给我添加力量,也让我从神的话语中得力量。然后,奇迹发生了!

  我打开圣经的那一刻,什么不适的感觉都没有了,眼睛不再干涩,头脑也不再发昏,整个人顿时精神了!5章旧约1章新约外加注释,读下来将近两个小时,完全精神饱满,心明眼亮。这不是神亲手带领又能作何解释呢?人凭着自己是不能成就什么的,只有依靠仰望神,便能大大地得胜!

  哈里路亚!感谢赞美神!一切荣耀都归给神!

  (肖辉姐妹在国内一家庭教会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