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曼谷2015

◆刘舒然

  过去这一年我在泰国曼谷基督教国际学校(BCIS)的经历,可以说是极具挑战却又收获满满。虽然我是以老师的身份去的,但真觉得我学到的比我教的还多。在神所赐给我的一切当中,最令我难忘的是我所学到的谦逊、团体精神、耐心和信任。

  刚到泰国适应过程比较辛苦。我第一次出去吃午饭,都没办法吃完点的食物,因为它太辣了。在城里人多车更多,加上又闷热又潮湿的天气,我到达的第二天就中暑了。从那天起,我每次出门都记得带防晒霜和一瓶水。外面越热,屋里越冷,我很快就感冒了,到开学的时候还在咳嗽。

  但是在这个艰难的适应过程当中,神把特别关心照顾我的新同事、朋友及姐妹们带到我身边;因此在较短的时间内,我就能将这个陌生的地方视为我的新“家”。去泰国之前,我从来没见过将成为我室友的美国同事,而且也不清楚要住的地方会是什么样子。面对这么多未知,而且可能更糟的状况,神的供应是如此宽厚,超出了我的想象。我几乎不想念我在加拿大真正的家了!

  开学时,我又面临新的挑战。我每天必须五点半起床,七点以前赶到学校。对于我这种爱睡懒觉的人来说,只有奇迹出现才能做到——这正是神所赐给我的。到今天我仍然为神所赐予我的一切惊叹!每天上课之前,老师们有半小时的崇拜和查经时间。和神在一起的每个早晨都让我体会到他给我的力量,使我能够到下午四点还能站着工作并保持微笑。

  虽然我们学校只有三百多人,但教职员工和学生们却来自世界各地。大多数的学生是泰国人,但也有很多是来自韩国及中国。过去的这一年,我教了八年级到十年级的五门课,总共有五十五个学生。最小的班是四个人;最大的班是十八个人。

  刚开始教书的时,我有很多疑惑与忧虑。身处不熟悉的文化环境,又是第一次真正以老师的身份从事教学,让我感到很紧张。我教的是美国语言艺术和英国文学——是我上大学没有学过的科目。而我的前任在这所学校是位比较知名、备受尊重的老师,具有十年以上的教学经验!

  很多时候魔鬼来试探我,让我觉得自己不够好,我应该辞职。我通常只会把这些想法埋在心里,但神的恩典迫使我将这些想法与其他教师,甚至一些学生分享。我坦诚地告诉学生,我是主修理科的,没有信心能做到Mr. Dana(前任教师)的一半好。没想到上帝却使用我在这件事上所表现出的真实和虚心,加强了我与学生们的关系。我让他们明白上帝是我唯一的力量源泉,我是靠着神赐给我的能力来教他们,而不是靠我自己。那些我曾跟他们分享过的老师也为我祷告并鼓励我,说神把我放在这里绝非偶然,而是要用我在学校和学生的生活中为主做工。

  作为一个基督教学校,BCIS有必修的圣经课程和每周的主日崇拜。所以许多学生知道耶稣,并深谙福音。此外,我有幸能在学校的退修会上更深入谈论我的信仰和生活。在这些场合,我会带领一个小组讨论,分享我的信仰,并为学生祷告,同时也有机会更加了解学生们的生活,诸如他们的家庭、兴趣、信仰和思想。我了解到他们当中许多人来自破碎家庭,或是父母在其他地方工作,只是每个月给他们生活费。因此我就更加关爱他们,而不只是关注他们的功课。泳诗(Priscilla)和我正打算在来年发起一个女子小组,目前我们已经跟她们建立了很好的友谊,以后可以更多地了解她们。

  BCIS之外,我还找到了一个教会,我与室友和朋友们都去这个教会聚会。为了参与更多,我还当了一个青年组的小组长,帮助带领周五晚上的团契。我很感激能在教会和学校都找到了有归属感的团体,我也看到神在我自己和周围的人身上所做的工。即使将面对更多新的挑战,我还是很兴奋能在八月份继续教书并再次见到学生们。不管是什么挑战,我祈祷我能不断地学习、原谅、爱和成长,知道上帝与我同在,而且他会得荣耀。

  (本文由本刊同工编译自英文原文。刘舒然姐妹是士嘉堡英文堂的会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