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认识神(四):借着灵和道来认识神

◆保罗﹒华许


  我们讲了一些有关神论的信息:神有智慧,因为神是有位格的;神的智慧和知识是人的智慧所不能超越和揣测的,神最小智慧的彰显远远超过人最大智慧的彰显,比起神的智慧,人的智慧不过是虚妄。

  我们如何能够知道神的智慧?有三个途径:神的儿子、神的圣灵、神的话语。

  讲到“神的儿子”,他是神最大的彰显方式。耶稣告诉门徒,看见我就是看见父。在其它的书信中,我们知道耶稣是神的形象,是神完全荣耀的彰显。

  耶稣降世,神的荣耀借着他彰显,是两千年前发生的事,当时我们不存在,我们怎么能看见神的荣耀在耶稣身上彰显呢?答案是:借神的道与圣灵的光照。圣灵总是为神的儿子做见证,因此借神的儿子可以得到神的知识。现在,借着圣灵也可以知道。

  哥林多前书2:11-12:“除了在人里头的灵,谁知道人的事?像这样,除了神的灵,也没有人知道神的事。我们所领受的,并不是世上的灵,乃是从神来的灵,叫我们能知道神开恩赐给我们的事。”箴言说,一个人不能完全识透另一个人的心。人的心如很深的水,你看不到底。如果人是如此,何况是神呢?如果你不能识透人的心,你怎能识透神的心?像这样,除了神的灵,也没有人能知道神的事。我们不知人的心,怎能知神的心?但是有一位能够,其实是两位:神的儿子和神的灵。现在神的儿子在哪儿?在天上的宝座上;但永生神的灵,与我们同住。神的灵光照信徒的心,使他们得以认识神的事。

  我们所领受的不是世上的灵,乃是神的灵。罗马书第8章讲得很清楚,如果你是基督徒,你就有神的灵在你里面。每个基督徒都有圣灵内住,圣灵教导信徒。新约与旧约不同,在新约里,每个信徒都在耶稣里被圣灵教导,我们是基督徒,就蒙神教训,得着光照。这里有个重要的事,圣灵光照的工作,最主要是借着研读神写下的圣经,或借着神话语的宣讲。

  因圣灵光照我们的心,这同一位圣灵默示使徒写下新约,圣灵的引导绝对不会违反他所默示的话语。

  有两个方式可以抵消神的话。一个是删减神的话,不相信、不遵行神的话;另一个是不教导、不传讲神的话。

  许多基督教的牧师、传道人都曾在这些地方犯过错,因他们不传讲神全备的旨意,只讲百姓喜欢听的,他们借减少神的话来抵消神的话。同时他们也可以加增一些东西,把自己的意见放在与神的话同等的位置。这是极其常见的,比如说下面的对话,“你怎么可以如此教导呢?”“因为圣灵光照我的心啊!”“但圣经里哪里这么写的?”“这是圣灵教导我的。”但问题是,我们怎么知道你教导的是真理还是谎言?你是骗子还是受骗的人?

  我们不仅要谨慎不删减神的话,也要谨慎不加添神的话,不要没有其它经文的根据就乱解。有些年轻传道人说:“圣经是如此说的,”有时我可以回答:“不像你所说的,如果是的话,就和另外一处矛盾了,所以你的解经是错的。”但有时我不得不说:“也许你是对的,也可能是错的,因为圣经没有明明地说。”有时那人会坚持说:“我知道圣经一定是这个意思!”但你是谁?你算老几?

  有一次,我对一群神学生说,这是你的家庭作业,回家站在厕所的镜子面前,重复此话一百次:“我不知道”因为传道人最难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不知道。

  其实我们知道很多,一切关乎生命和敬虔的事,圣经都默示了,但我们常常不付诸实践。我们要谨慎不要删减或加添圣灵所默示的话。

  当神选择向人说话时,他选择借着一本书,是书中之书,是一本用人的文字所写的书。希伯来文、希腊文、亚兰文,他选择了该用的文字。这有什么重要?

  你怎么知道语言是有用处的呢?当我说一些话,你怎么知道你听到的就是我所想表达的?你怎么知道你说的粉红色和我说的粉红色是同一种颜色?你怎么知道我说饿了是我想吃东西?你怎么知道语言本身的意思?因为神说语言是有意义的,神用语言文字来表达真理。

  语言文字里有文法,有规则。如果我说仓库是红的,不是说你的狗是丑的。你知道语言有文法,“仓库是红的”,你的意识里就不会是“星星是高的”,若那样就表示你没按着我的文法来理解。圣经也一样。如果圣灵是借着语言的文法来写东西,比如神是圣洁的,你不能说神给了我一些里面的感动和启示,不是这个意思。除非你按照圣灵所写的话语来理解,否则你就不可能理解。所以,当我们讲圣灵光照我们心的时候,不是离开圣经来光照,必须按着圣经。因为圣灵不会违背他所默示的话。

  有一次在秘鲁,我从窗户看到有个人在我的院里走来走去,我就出去到他面前,发现他口中发出一些无意义的声音。我问他在做什么,他说他被圣灵带领。我说,你被灵引导,但一定不是圣灵。现在有许多这样奇怪的事情,都是奉圣灵的名,每个人似乎都是先知。但如果不是按照神的律法,就必定错。

  以赛亚说,要回到神的律法和典章,如果没有神的律法和典章,必不能见晨光。(参以赛亚书8:20)

  怎么知道我们是蒙圣灵的光照呢?是因为我们按照圣灵所默示的话行事,圣灵借着他的话来启示。

  有一次,秘鲁的一个教会请我讲道,是一个很大的家庭教会,有70人。我进去,坐下,大概有一个半钟头的时间,有人一次次地站起来发预言,我坐在那儿,瞠目结舌,一辈子没听见过这样的预言。到我讲道时,我决定讲提摩太后书2:2。这些带领人坐在前排,我说请翻开提摩太后书,我看到他们在找目录。我就停下来皱着眉,我说我要讲预言了,他们就都看着我。我说,我的预言是:你们都像小孩看到云彩里的东西一般,你们说的预言都是假的,都是按照自己的胡思乱想。他们很生气,一个人说,你怎么能这么说?!我说,因为我请你们翻圣经你们找不到!当我们注重神的启示时,他会给我们更多的启示。但他已经把他的话(圣经)给我们了,你读圣经都不知道哪本书在哪儿,他凭什么给你更多的启示?

  诗篇119:97-100:“我何等爱慕你的律法,终日不住地思想。你的命令常存在我心里,使我比仇敌有智慧。我比我的师傅更通达,因我思想你的法度。我比年老的更明白,因我守了你的训词。”我何等爱慕你的律法,终日思想!原文是惊叹号。

  你曾经讲过这话吗?你曾否被神的话语震撼?在你的灵修中是否说过,“啊,神啊,我何等爱慕你的话!”你不可能爱你不知道的事情。你越读神的话,就越知其荣美,就越爱神的话,神的律法。

  我的妻子是理智型的女人,如果我对她说:“我何等爱你!”你知道她会说什么?“证明给我看!”

  你说:“神,我何等爱慕你的律法。”“证明给我看!”诗人证明出来了,他说:我终日不住地思想。

  你如何知道你爱慕神的律法,因为你终日不住地思想。有时候很容易,大多数情况下不容易。基督教其实是心思的争战。有些基督徒认为做起来很自然,就觉得容易。如果见一个人常常祷告、读经,你说他没有特别的恩赐,所以只能祷告。通常坚持这样做对大家都不容易的,但他们照样读经、祷告,因为他们知道其中的必要性。

  如果你被车撞到胸前,当你醒来,发现呼吸时胸口很痛。你会因呼吸很困难就不呼吸吗?不会的!同样的道理,读经祷告更是如此。

  今天我不想读圣经,我不想祷告,因我感觉不好。但耶稣说什么: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参马太福音4:4)这是一场争战!

  你怎么知道为什么你必须过基督徒的生活?我的肉体最恨恶的是什么?就是坐下来读经、祷告。肉体宁可做任何事,也不愿读经、祷告。但诗人完全浸泡在神的话语中,他认识到神的话语何等祝福了他的生命,所以他终日不住地思想神的话。

  什么是默想?看看牛怎么吃草。它有四个胃,它咀嚼,吞下,再吐出,再咀嚼。牛反刍是为了得着草的营养。我们默想神的话,也是要得到属灵的维他命。默想圣经与其它事不同,不是用你的想象力来创造情节,而是读神的话语、思考神的话语、祷告,看神的话语如何应用在我们的生活中。

  看下一句“你的命令常存在我心里,使我比仇敌有智慧。”(诗篇119:98)圣经充满神的应许,它告诉我们真理,不叫我们无可救药。如何得智慧呢?认真研读圣经,在祷告中呼求,寻求他如同寻求珍宝,在神的话语中寻求智慧。凡是寻求他的,神就应许赐他智慧。

  “命令”,就是你必须遵行的,或神禁止你做的。你可以这么看基督徒的生命。比如,你必须走到门那儿,但起步之前,有人说,在下面有一百个地雷,你碰到,就死定了。如果你是傻瓜,你会因惧怕而不敢动一步。因为你一动就可能炸掉。你说,我不知该怎么走。我说,没问题,这里有一张地图,告诉你该怎么走。好,你看看地图,向右走两步,向前走一步,三步向左……慢慢地你就能走到门口。这就像圣经一样,它给我们导航,使我们在黑暗的世界可以平安度过,哪儿有危险,就叫我们避开。箴言说:智慧人看见危险就躲避,但愚昧人就撞上去。(参箴言22:3)你的命令告诉我怎么做,使我变得有智慧。

  我有一张在亚马逊河探险的照片,我可以在那儿生存,是因我照着印第安人吩咐的话去做,不光要听智慧,而且要顺服智慧的吩咐和命令。

  “你的命令常存在我心里,使我比仇敌有智慧”。不是偶尔看看这些神的命令而已,要终日不住地思想。正如约书亚,昼夜思想神的话语,就刚强壮胆。今天的一大问题,就是太忙了。太忙了,这是大罪。当你太忙时,以至于不能在神的话语上聆听,你就太忙了。

  很多人对圣经有错误的认识,他们把圣经当奥秘的书,平日没有借圣灵更新心灵,而是要做决定时,他们就在圣经中找啊找,直到翻到一处经文。对待圣经如同是魔法书。你不能脱离圣经来过基督徒生活,你不能当你需要知道神的旨意时才把圣经拣起来。你必须借着神的话语不断地心意更新变化,以基督的心为心。这样当你有需要时,就能明白神的话是怎么教导的。

  “我比我的师傅更通达,因我思想你的法度。”(诗篇119:99)诗人如此说,他比他师傅更通达,因为他思想你的法度。什么意思?师傅不再思想神的话语。这就告诉我们属灵权柄的问题,在基督教里的权柄是属灵的,头衔不能让你有属灵权柄。他不能说因为我是长老你要听我的,因我的地位你要听我的。但真正属灵的人不用这么做,大家可以看到。他们的权柄从何而来?从圣经。你不是因为有呼召就有权柄,你权柄的分量在乎你如何教导和活出神的话。

  我和有的人讲几句话就知道他没权柄,和另一人讲几句话就知道他有权柄,真正的属灵权柄,不仅仅是头脑的知识,而是真正的知识,他们有这感受。这完全在乎他们是否在思想神的法度。

  “我比年老的更明白,因我守了你的训词。”(诗篇119:100)年轻人,应当尊重年老的,但并不见得老人就有属灵权柄。这里我们看到,老年人不比诗人更有智慧。“因为他守了神的训词”,意思是老人没守。我们的生命特质,是因着认识神,不但知道神的话语,更要遵行。

  申命记29:29说:“隐秘的事是属耶和华——我们神的;惟有明显的事是永远属我们和我们子孙的,好叫我们遵行这律法上的一切话。”

  我有个好朋友,感谢主,神没有呼召他传道。他敬虔,爱主,是祷告的勇士。但我教导他圣经时,我要疯了。我讲约翰福音3:16时,我问他这段经文是什么意思。他说,这意思是1987年、2038年耶稣会回来。其实这些经文就是神向世人表明他的大爱,他赐下独生子,叫信的人不灭亡,反得永生。这里没有什么隐藏的意思。而他总是想从圣经中发掘惊人的话,他没看见神的话本身就是惊人的!你要看到圣经本身的意思,不要强加一些东西,圣经本身就够了。教会历史上的一些著名教师,口才并不好,只不过把经文的意思清楚表达出来。约翰·加尔文,20多岁写下基督教教义,他写的注释非常惊人,但更让人惊讶的是,他的注释其实很简单清晰。这是我们所想要做的:神说的是什么?是什么意思?该如何应用到我生命中。

  诗篇131篇是根据申命记29章来的,神启示了一些事,隐藏了一些事,我们的回应应该是什么?看诗篇131:1:“耶和华啊,我的心不狂傲,我的眼不高大;重大和测不透的事,我也不敢行。”这不是说我们应该无知,应该啥都不干,不去认识更多的真理,而是表达谦卑的心,要像个孩子一样,同时又很成熟。为什么又成熟又像孩子?圣经里的话,知识重要,顺服也重要。我发现我所明白的圣经真理,我到如今还在挣扎。我看到学生在争论,争论伟大的教义,这可能是好的,但有时我要把他们带回到地上,叫他们脚踏实地。有一次我听到年轻学生在辩论深奥的神学理论,他们问我:“你怎么看?”我说,“我不知道,我只是尽量爱我妻子。”

  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参马太福音22:37)我刚信主就学会这句了,但今天我还在挣扎要顺服这条。圣洁,温柔,良善,忍耐,怜悯……,我很爱学习神学,这对我很重要。但我不会要求每个人都对末世论持有和我同样的观点。许多人还不明白福音,叫他明白末世论做什么?

  “我的心不狂傲,我的眼不高大;重大和测不透的事,我也不敢行。”有一天当我进天国,一群人在争论得什么赏赐,他们问我想得什么?我说,我只是以我进来而高兴,我能见主就高兴了。我们常把简单的事搞复杂,像大人一样。其实我们应该更像小孩子。多好,我不再下地狱了,我与他同在!

  我年轻时认识一个人,他给我很大的警告。我说过,教义很重要,教会表面的合一不是我们的目标,我们永远不能出卖真理来得到一团和气!但同时,这个人告诉我,“我这一辈子常常因芝麻绿豆般的小事跟人争执,因此跟家人疏远了,跟基督里的弟兄也疏远了。我以为我什么都懂。现在我只知道一件事,耶稣拯救我。”

  这里,我们需要一个平衡。我们必须认识真理,我们必须教导神全备的旨意。我们不是天生就有智慧,我们死了智慧也不消灭,我们不是什么都懂,我们要认真地对待真理,不能在关乎福音的主要教导上容忍错误。唯有神能给我们智慧。大多数北美教会都不平衡,为了得到表面的合气,宁可放弃真理;为了得到表面的合气,避免传讲真理,这是错误的。

  诗篇131:2:“我的心平稳安静,好像断过奶的孩子在他母亲怀中;我的心在我里面真像断过奶的孩子。”有时我想我信主30多年了,我的心里有些难过、痛苦、害怕、忧愁、生气。当我知道我所明白的是何等小、有限,而且我在信仰上进步这么慢,叫我难受。这段经文对我很有帮助。我不是因为什么都懂才得救的,不是因我大有进步得救的。是因耶稣为我流血我才得救的。这够了,我的心啊,在我里面安静吧。

  当你进天堂时,没有人会向你喊,“弟兄,告诉我们你为神做了什么大事?”他们会说,“弟兄,神为你做了什么大事?”

  有一次在机场,我与妻子停下来,有一个白发苍苍的人,西装革履,像个传道人。他说,“年轻人,你干啥呢?”他还没听我讲就开始说自己的事,讲了足足十分钟,讲他的教会为神成就多少大事。我就走开了。妻子问:“你为什么愁苦?”我说,“我相信他是失落的人。他从未归荣耀与神,他荣耀的是他为神做了什么事。”

  诗篇的作者不是如此,他唯一指望的是神的怜悯。我有三个孩子,他们刚生出来时,什么都不能给我,他们的生存完全依靠我。你知道一个小虫子比一个小婴儿更有生活的能力,人不行。几年之中我要照顾他们,若没有食物、不保护他们,他们就活不下去。这就是诗人在形容他与神的关系。我们也是如此。当我起初把儿子带到森林中时,他们跟我一起打猎,我背着他们,经过树林,泥沼,我教导他们。当他们能走路时,他们就在我身边,在深夜的树林中行走,野狗在叫,他们害怕,就抓住我的腿,靠在我身旁。当他们长到8岁9岁,他们说,我自己可以进森林,我说,有野兽,是黑夜,他们说,我们可以。有一天,我与儿子一起走过沼泽,他以为他是了不起的大人,他才6岁,他往前冲,但我跟着他,躲在树后,突然,他回过头来,发现我不在身旁,他说,“爸爸,爸爸”我不应,他接着大叫,他听见野兽的叫声,就开始哭了……。我躲着,他要学功课。当他要崩溃时,我出现了——不过离他两米远。我要他知道你需要你的爸爸。神也做同样的事。你要冲,神就放你去,当你害怕觉得孤单时,其实你不孤单,你呼求他的名,他可能继续让你单独在那儿一会儿,叫你刻骨铭心。没有他,你不能走过你的树林。

  在亚洲,人们尊重伟人、圣贤。徒弟的目标是什么,像他的师傅。结果呢,他们像师傅,师傅死了,学徒就变成师傅。这就是基督教和他们不同的地方。我们的目标不同,我们要像主一样,但你不会完全一样,你永远不会成为他,你永远是学徒,是孩子,永远需要他的智慧,智慧是从永生神的话而来的,是借着圣灵所默示的圣经而来。

  (本文整理自严行姐妹为多伦多基督福音堂2014年8月退修会第四讲所做的现场文字记录。现场普通话翻译是潘良佐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