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与一位佛学爱好者的通信(之五)

◆严行

  这位佛学爱好者的来信:

  看完您的文字后,我的心头也是为之一震,我想您的心意以及您所走过的心路历程,也是我所曾经亲身经历过的。里面的酸甜与苦辣,纠结与彷徨,恐怕都不是几句话能向外人道的。

  上初中时我就开始接触《圣经》,高中《古兰经》,大学更是整日游离于图书馆中的《诸子百家》(佛法是在19岁那年开始接触的)。之所以对这些东西感兴趣,就是因为有个问题从很小的时候就一直在困扰着我,以至于我觉得如果今世不把这件事情搞明白,那么我的整个人生就是一场虚度:我是谁?我要到哪里去……所以后来不管是从东北到福建,从山东到康藏,我都一直在遍访寺庙、道观、教堂、清真寺,以至于几次游走于深山老林中与死神擦肩而过,不是差点病死在那里,就是差点被狼群吃掉。但是,所有的这些经历,我都不认为有什么苦,而觉得灵魂上的无知与无助才是真正的苦!

  之所以我想暂时停止探讨下去,就在于我发现你我的思维模式其实几乎已经定型了,根本不是几封信能解决问题的。

  这里我首先要解释一个现象,那就是佛教和佛法是不同的!佛教,是释迦摩尼佛涅槃后,后世出家人形成的团体,但是由于历史的变迁以及人性的使然,后代的僧侣不管是为了大众也好,还是为了私利也好,就必须形成一个社团,否则根本无法延续下去,所以里面所造成的种种弊端,都是不容置疑的!而佛法却不是,佛法是释迦摩尼把教法亲传给某个人,而某个人再传给某个人,就这样一代一代传承下去,保留和保存着释迦摩尼佛的最原始、最正宗的见地。例如,禅宗就是这样,释迦摩尼传给迦叶尊者,迦叶尊者传给阿难尊者,一直单传到六祖,这个历史您都是知道的。所以这条支脉始终是游离于其它佛教团体之外,但又不离开佛教团体的。而这条主线才是所谓“最正宗”的佛法!换句话说,您现在在市面上所看到的大多数佛法讲义,其实是有很大问题的,这个问题不仅表现在讲义的圆满性与否,还表现在我们的理解对错性与否。

  比如,“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想是个上过学的中国人都知道这句话。小时候我也觉得这句话太简单了。但是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人情世故的拓宽,当我那点薪水根本不够花时,我的感受却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苦乎!”当时心想,难道这孔夫子是不需要吃饭的?就像中国那些武侠小说中的侠客,一直都在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似乎永远有花不完的银两。但又到后来,当遇见“师长”,遇见“同行善友”,而因他们的一席话,有胜读十年书的感受时,似乎又突然明白了夫子这句话的含义了。

  您看,这么简单的一句话,竟然花了我二三十年的时光!其它经典里的更多的奥妙,并不是我们稍一涉猎就能明白的,如表面的文字那么简单的,对吧?

  同理,我们想要去了解佛法,想要去了解释迦摩尼的真正意思,就必须找到那个传承师长,然后在他面前接受长时间的“教、戒”,然后才会对法义有个整体了解,才可以说了解了佛法。而到达这个目的是需要花时间去寻找,然后沉下心去学习的。可以说,没有几十年的功夫,就想一窥佛法的究竟,基本是不可能的。按照西藏佛法的规矩,一个小沙弥自五六岁出家,然后经过近三十年的学习,到四十岁左右的时候,才有资格考“格西”学位,既佛学博士。就算他好不容易考过了,但这也仅仅只是理论过关而已哦!下面还要再入密宗院学习、闭关十年以上,才能说他用身心体会了佛陀的教法到底是什么。这个时候他才可以有资格说,我了解了佛法。您看,这个时候,他多大年龄了?

  最后,还是想表明一下我的个人认知,那就是“法法平等”,但是“缘起”各有不同。就如手心和手背,绝对是不同,但是,它们又绝对都是手的一部分,谁离开了谁,都是残缺的。就如这个世界,万花筒似的差别甚大,但就是因为这种差别,才更证明了上帝的无所不能!


  *****************************

  您好!

  来信三阅,感动。

  诚如你言,基督教义看似十分浅白,而佛法之深,俗人难明。这大概也是基督教与佛教的差别吧。佛教是创始人悉达多王子深思悟道的结果,其法理的传承也一直走这样一条精英路线(或者这可以理解为“初始状态的决定作用”吧),所以,佛教在后世的承续上,没有极高的修养和极深的悟性,是不能继承衣钵的。这正是你曾提到佛教“门槛很高”的意思。基督教恰恰相反,上帝愿意对人说话,愿意人能明白他的心意,故用人的语言,清楚地向人表明,并不作高深状,如《旧约?以西结书》中耶和华对先知说:“你奉差遣不是往那说话深奥、言语难懂的民那里去”,便是这个意思了。

  您对佛教与佛法的区分是深刻的,我完全理解,因为在旧约到新约的历史上,也类似有这样的情形。从圣经中可以看到,即使是上帝的话,也会因人的罪性而在传递中被扭曲。比如法利赛人就将耶和华的律法变成僵死的教条,以至成了捆绑人的规矩,而完全失掉了上帝藉律法让人看到自己的罪性、知道靠自己无法遵守、从而转向上帝的本来意义。这种情形发展到主耶稣来的时候,冲突严重到他们要借罗马人的手杀掉耶稣。

  解决并防止这类问题,佛教的招术是,藉大智大慧、有德有能的人来保证佛法不失。这应该是人能找到的唯一方法了,也是人可以尽到的最大努力了。

  但基督教不用“入室弟子”这样的方式传递,因为有圣经在,有圣灵在!上帝的话语本身带着能力,圣灵在信徒心里引导。耶稣当日所选的彼得等门徒,多是加利利海边的渔夫,是没有什么见识的小民。耶稣升天后另外呼召的保罗虽然学问深厚,但保罗在基督教的历史上受到尊敬,并不是因为他有学问,而是因为他传讲神的话。

  从彼得与保罗这两种截然不同的人,可见上帝不撇弃文化低的人,也并不拒绝有学识的人。

  圣经多次告诉人,上帝的意念、上帝的方法都与人不同,如新约所记:“我要灭绝智慧人的智慧,废弃聪明人的聪明。”人以为聪明很重要,中国人最钦佩的不是诸葛亮吗?但上帝不这么看。圣经里最精明的人大概是亚希多弗吧,撒母耳记说他所出的主意“好象人问神的话一样”。结果怎么样呢?他纵有如神之见,奈何其主押沙龙却乏用人之明,圣经说“押沙龙不从他的计谋”,亚希多弗就知道必败无疑,他就上吊死了。他最大的聪明是——预见自己的死——好叫自己能赶在被杀掉之前自我了断,免受人辱。这段内容对人的所谓聪明讽刺何深!

  所以圣经说:“智慧人在哪里?文士在哪里?这世上的辩士在哪里?神岂不是叫这世上的智慧变成愚拙吗?世人凭自己的智慧,既不认识神,神就乐意用人所当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这就是神的智慧了。”

  耶稣用死在十字架上的方式救人,是不是很愚笨?耶稣基本不与社会上层人物交往,而是在病人、残疾人、罪人、愚昧人中行走,是不是很愚笨?耶稣来到人世,不像佛祖一样诞落在王宫,而是降生在马槽里,是不是很愚笨?今天普世信徒,多数不过如耶稣当日见到的群众,没多少神学理论,看不懂高头讲章,但这又如何?圣灵在他们心里引导他们明白一切的真理,他们为天国而活,作主耶稣基督的见证,足够了。

  圣经说“犹太人是要神迹,希腊人是求智慧。”这话放在佛教来讲,也可以说求佛法的人是在求智慧。但圣经否定了希腊人的道路,告诉世人,唯有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才是上帝的能力、上帝的智慧。圣经说:“因神的愚拙总比人智慧。神的软弱总比人强壮。”

  您去想,圣经的这些话其实是很深的。

  圣经很神奇,就连文盲也可以理解,不识字不要紧,“有耳可听的,就可以听”,上帝用最简单方式,叫他所造的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听信福音。另一方面,圣经又非常深奥,真正是“仰之弥高,钻之弥深”。西方神学系统之博大精深,相信你也是有所了解的,对吗?从奥古斯丁、加尔文、帕斯卡尔、卡尔巴特、爱德华滋……,到今天华人普遍熟悉的唐崇荣等布道家,其才学之厚,思想之深,实难一语道之。西方大学名校如牛津、剑桥、哈佛、普林斯顿、耶鲁、巴黎大学……最初全是神学院。这些,就不必我给你数了。

  佛教嘛,确实如您所讲,佛法非庸常之人可解,几十年皓首穷经,也未见得能得真传。这真真是“人”的努力啊!佛教从始至今,都走在一条“人”的路上。这正是佛教的特色。如此来看,世上有几人可以得救?您这样舍生忘死的几十年努力,达到了哪一层境界?您是否有确据您如此苦学会有成果?还是可能功亏一篑?是否有人拼得一生苦苦研读,都可能因“因缘”不够,白废了功夫?谁是能预知自己有慧根的,可以放心追求?谁是无缘无份的,该趁早拉倒?佛教是否只是精英的宗教?它如何能“普渡众生”?如果有真神,他怎么能用这么“高大上”的路子?苦海无边中,只有几个游得最好的人可以登上彼岸。

  人离神很遥远,人离真理很遥远,这个距离不是靠人中间最有聪明智慧的人可以够到的。为什么?因为导致神与人分隔的,不是别的,是罪。聪明能解决罪的问题吗?没用的。耶稣降世在十字架上流血,为什么?就是为了解决这个宇宙间最大的难题。他以自己的血来赎罪,让所有认他为主的,都蒙了宝血的遮盖,在天父眼里,这人就可以因其“信”,算为“义人”。这就是因信称义的道理了。

  在我们的教会里,人与人之间不分聪明愚拙、高低贵贱,彼此称弟兄姐妹。“资深”基督徒并不敢小看新入教者,因为耶稣说“在后的要在前”;有学问的不会趾高气扬,因为知道能力都是神所赐的,没有自我得意的理由。风雪中的圣诞节布道会中,冒着严寒拿着萤光棒指挥交通的,常常是博士、工程师头衔的弟兄,而残疾人、老人会受到特别照顾……。因为大家知道,将来见神的时候,神不会以聪明、财富、地位来评价人。

  上帝把真理启示给人,不是凭人自己的聪明能力。上帝开人的耳,开人的眼,让无知小民可以明白上帝的旨意,可以遵行上帝的旨意,从而成为上帝悦纳的人。相反,聪明的人若不信主,凭他多么聪明,都看不懂圣经。我曾认识一位中国大学者(恕不具名),极具才情,著述传世,进了西方神学院,通希腊文与希伯来文,其思辨力度非常人可比,然而,因他陷在自己的思想里,信心缺缺,结果他的释经,满是“人的话语”,问题多多……

  最后,我想说,你认为“法法平等”,我却不这么认为“法法”之间是“平等”的关系,而视为“真”与“假”,或是“天启”的,还是“人为”的关系。从汉字来讲,“人”+“为”=“伪”。请注意,我这里没有贬意,我以为佛教的确伟大,它是人从自身出发,向终极追求发出的竭诚努力,也达到了人自身可能性的极致。只是,彼岸的真理与此岸的人生,隔着不可逾越的界线,人的努力,将象那座半途而废的巴别塔一样,终不成就。所以,在我们基督信仰中,不是人去寻神,而是神来找人。上帝道成肉身来到人中间,亲自舍身救人脱离人自己的罪,叫他得以与神和好。所有经历了这一救赎的人,他内心都有与神和好之后才会有的平安喜乐。

  我并不是一个跟人较死理的人,“予岂好辩哉”?我真的盼望您能转而思考我们的信仰,我也深信,当您归信在真神名下时,您一生所有的知识储备,都必大有意义,不仅是对您自己,更是对众生。焉知您得了这么丰富的才学,不是为现今之机会吗?

  愿您以毕生之学,深思明辨之。

  (严行姐妹在士嘉堡国语堂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