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原来,神的旨意极高,神的恩典极深

◆胡菊君

  此时此刻,能够蒙神的拣选,受洗成为一名基督徒,与大家成为拥有同一位父神的弟兄和姊妹,心里十分激动。回想自己的过去,从对主耶稣基督不认识,对圣经的一无所知,到今天能够受浸,并站在这里,一路走来,是神的恩典,圣灵的感动,也包含着牧师和教会里弟兄姊妹的关爱和帮助,感谢神。

  退休前,我是一名化学工程师,一直在专业领域工作。但是从心里,我并不是一个无神论者,也并不相信“进化论”,也不关心关于什么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之类的争论。任何试图解释宇宙和生命起源的理论,如果仔细地推敲和思考,其实都不难发现牵强的论据,更不用说各种猜想和假设。当我仰望这浩瀚的宇宙,万物被安排得如此井井有条,我心想一定有一位创造者在掌控这这一切。我们不是也常常比喻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吗?如果我们换个眼光和视角,对于地上的蚂蚁,在蚂蚁看来,我们或许是他们的主宰,因为我们可以轻易的摧毁和喂养他们。而我们呢?在我们之上,一定有一位主宰,他掌管这一切,只是我未曾亲眼所见。

  从小,父母教育我待人处事要与人和睦,积德行善。我不是贪财的人,在心里我祈求神明能给我和我的亲人以平安。但是,真正的神在哪里,我并不知道。当我得知儿子在加拿大受洗成为基督徒的时候,我没有过多的惊讶,也没有反对。

  在2011年9月,儿子回国。他带回冯秉诚牧师的讲道,陪我一起在书房观看,向我们二老介绍福音。就在他去到厨房与他爸爸谈话的时候,儿子身旁的压力锅突然爆炸了,气压震破了无烟灶台和油烟机,厨房的天花板,地上的瓷砖在气压的冲击下都遭到不同程度的损坏。地上,墙壁上都是震碎的瓷砖,玻璃,还有滚烫的汤汁。我跑到厨房,被眼前的一切惊得目瞪口呆,直到今天还记忆犹新。但奇妙的是,儿子和他爸爸却平安无事,毫发无损。或许在常人看来,这件事不过是巧合,偶然发生的事而已。但如果仔细想想,为什么就单单发生在儿子第一次面对面向我们二老传福音的时候?为什么他们身处如此危险的境地而平安无事?我想,一定是孩子的神,孩子的天父喜悦孩子的行为,保守了他的平安,也同时让我们二老亲眼见证了神的恩典和看顾。

  2012年底,儿子接我们到加拿大团聚,带我们到教会参加主日,参加团契,带我们去布道会。教会的气氛深深感染了我,大家以弟兄姊妹相称,相互关心,互相帮助扶持,让我们在远离故乡的时候,感受到了教会这个大家庭的温暖。我们俩从开始被孩子领着去,慢慢变成主动地喜欢,并愿意去教会参加敬拜和学习。

  在学习圣经的时候,期间我有一个疑问,为什么都称自己为罪人?我没有犯过法,一辈子也不贪图小便宜,不做损人利己的事情,何罪之有呢?后来通过阅读倪柝声的初信造就,我明白了正如神的意念高过一切,神的恩典无法测度一样,神对罪的定义也不仅仅是我们平日所看待的罪。圣经里,神告诉我们罪的定义是射箭时射不中靶心,意思是偏离了神所认定的目标。神要我们荣耀他,并享受神的同在。而与生俱来的罪使我们偏离了这个目标,从而达不到神当初所设立的规范和标准。十诫说“不可杀人”,我们认为都可以做到。但是,在约翰一书3:15说:“凡恨他弟兄的,就是杀人,你们晓得凡杀人的,没有永生存在他里面”。又如,圣经上要我们爱神并且要爱人如己。我们或许可以爱我们所认为可爱的人,如家人,朋友。但除此以外,我们就很难再爱其他的人。而且即使是我们的亲人,我们往往也做不到爱人如己。这两个例子,已经使我认识到神对罪的定义是严厉而绝对的。我从而认识到,认罪对于认识一位至高而圣洁神是何等的重要。

  我们的神是满有恩典和慈爱的神。这恩典不仅仅是神所赐给我们的健康,我们的生活,我们的工作和家庭。这些都是神的恩典,但神最大的恩典乃是神的救恩。以弗所书2:8说:“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所以,救恩是我们的主白白恩赐的,但更需要我们的完全信靠和顺服才能承受这宝贵的救恩。如罗马书6:14所说“罪并不能做你们的主,因你们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我们因着信得以成为神的儿女,也因这信心依靠主可以得救,脱离罪的捆绑,与神重新和好,并将来要与神同在。

  在平日里,我们往往局限在自己所拥有的物质世界里,用物质的丰富来衡量神所给予的恩典。但要知道,物质的富有不能阻挡我们的肉体一天天衰老,而我们在地上的日子也终究是有限的,更是无法长久的。作为神的儿女,无论何时,无论我们遭遇何等的境况,我们都当仰望我们的主,我们的神,相信他的应许,顺服圣灵的带领,珍惜并用心体会神所赐的平安。这世界虽然有苦难,但在主里却有平安。耶稣能平静风和海,也能平静我们人生中的风浪。因为,他给我们真平安,这平安不是人所能给的,更是世界所夺不去的。感谢神!

  (熊治强胡菊君夫妇于2015年复活节一同受洗归主,二人在士嘉堡国语堂参加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