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复活节是清明节的出路

◆ 严 行

  “为什么在死人中找活人呢?”(路加福音24:5下)

  一

  年年三四月,天气清明万物复苏的日子,在中国和在西方,分别有两个重要的节日同时出现在这一段日子里,这就是中国的清明节和基督教的复活节。对比这两个节日,颇有耐人寻味之处。

  清明,这个有两千五百多年历史的节日,是中国最早的民间节日之一。而这一节日,是关于死亡的。“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祭扫各纷然。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这是宋代诗人高翥的《清明》诗中的句子,它描述了人们扫墓的情景,也表达了人们哀绝的心情。静静的坟茔,杂沓的往来人,在飘动的纸灰下,低低传出不绝如缕的啜泣……。此情此景,与桃李芬芳柳暗花明的春景形成何等大的反差!一边是欣欣向荣的生机,一边是暗无天日的死亡。“死者长已矣”,生者何可堪?坟墓不仅言说逝者无法转还,更提醒活人之必然终局。清明,一年之中最美好的时节,长伴悲情。这也是中国古诗词中,关乎秋日的多为思乡怀远之作,而关乎春季的多为形而上之思。不禁令人想到圣经中的喟叹:“死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哥林多前书15:55)

  同样在三月至四月里,基督教的复活节却是个令人欣喜的节日。万象更新的春光里,信徒欢庆基督耶稣从死里复活、大有荣耀地升上高天、坐在父神的右边。与中国清明节所祭奠的亡者一样,耶稣基督也曾经死了;但不同的是,他是道成肉身来救人脱离必死命运的救主,他虽无罪,却甘愿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用他无罪的死,来打败死亡!因此,主耶稣是不能被死所困住的,他下到阴间,进入坟墓,但三日后他复活了!从此,耶稣基督复活的日子,成了普世信徒欢喜庆祝的节日,两千年来,他们唱诗赞美这一天,心中充满大有确据的盼望。

  因此,基督徒从来不会对着埋葬主耶稣的坟墓哭泣,因为那个坟墓已经空了。天使对前来寻找主的妇女说:“为什么在死人中找活人呢?他不在这里,已经复活了。”(路加福音24:5下-6上)人可能会问:怎么能有这样的事呢?

  

  诚然,“复活”是一个靠人的经验,靠人的知识,靠人的理性无论如何也想不通的事情。然而,更不可解的是,若揭开人的文化史,就可以清楚地看见,其实千百年来,人苦苦寻求的,恰恰是期盼“活”能胜过“死”,期盼不死,期盼永活!只是,人的有罪与有限,让他一直在错误地“在死人中寻找活人”。

  所有伟大的宗教,伟大的文化,伟大的哲学思想之中,必然有一个绝对不可或缺的元素,就是对“永恒”与“不朽”的探讨。超越有限,超越死亡的追求,构成了人最本质的存在,从而迥异于动物界。

  没有人能真正说明这一动因的来源,它绝非出于某种外在的诱惑,而是人内在的潜能——它出于创造人的上帝,传道书3:11上说:“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这是人区别于所有动物的唯一解释,也是进化论谬误的最好否定。天安门广场纪念碑“永垂不朽”四个大字足以叫唯物论破产,它证明心灵的存在超过了物质的存在。“永恒”,表达了对“时间的超越”的渴望;“不朽”,则表达了对“生命的超越”的希求。这是人的终极追求,是人无可回避的内在需求。

  哲学家周国平说“死亡如太阳一样不可直视”,尽管如此,内在的动力依然催动人逆流而上。千百年来,在“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历程里,可以排列出一条长长的墓道:苏格拉底、柏拉图、庄子、海德格尔、加谬……都先后倒毙在这里,并留下旷世喟叹。他们从不同角度去认识死亡,也引导他们身后的哲学家继续“在死人里寻找活人”。

  对中国人来说,这种追求更多地不是表达在思想和哲学中,而是在祖先崇拜的民俗活动中。祖先崇拜是一种慎终追远的感念,清明扫墓是对先人的缅怀,既是诚心的致敬,也是对死亡的安顿:期望通过神格化祖先,赋予他们能庇佑后代的能力,从而带来现实的平安顺利。中国文化缺乏西方哲学的死亡意识,孔子“未知生,焉知死”一语代表了中国人的现世主义态度。祖先崇拜可以说是中国文化对“不朽”所采取的典型实用主义的应用,这一行为,也同是一种“在死人里寻找活人”的行为。

  实用目的的局限性,也使祖先崇拜的“慎终”与“追远”都只能浅尝辙止,两头不到底,两头不见神。“慎终”,不能推至终极,发现天国;“追远”,不能达到始祖,并认识人是上帝所造。“慎终追远”落在形式主义的半途而废中,结果不过是按照“远近亲疏”来截取与自己比较相关的祖辈来纪念,以求心安。这显示了祖先崇拜的虚伪性和荒唐性:一个有罪有限的人,只因死后归入“祖先”,就化作可膜拜的对象,何来说服力?清明节洒在祖坟上的纸灰和泪,与这种崇拜一同成为虚空。

  

  清明节所传达的死,与复活节所传达的活,分别代表了世界的绝望和基督信仰的盼望。这世上,没有复活节以前,一直都是为清明节所主导;因着基督耶稣的复活,这种情形才被彻底打破了。

  “复活”不是人能构想出来的。哲人的深思抵达不了,古老的文化演化不出。即使在宗教里面,无论佛教、道教、印度教……也都没有复活的教义。复活的观念,不出于古埃及,不出于古希腊,不出于古罗马,也不出于中国传统文化。唯有在上帝的启示里,我们看见基督信仰里才有“复活”观念。

  新约哥林多前书15:56告诉我们:“死的毒钩就是罪,罪的权势就是律法。”此语回答了世世代代人都归于死地的原因,也是清明节存在的前提。人是上帝所造亚当的子孙,亚当悖逆神致使罪进入他的心,让其后世子孙都陷在罪中,也死在罪中。世上没有力量能胜过死亡,无论人怎样通过自身努力,以实现生的意义,都不能填平死的遗恨。“留取丹心照汗青”也罢,“文死谏,武死战”也罢,泰山鸿毛、取义成仁……,到头来,都不过“贤愚千载知谁是,满眼蓬蒿共一丘”!因为胜不过罪,就胜不过死,所有在世人眼里高大伟岸、留名千古的英雄,在上帝看来,仍不过是一个罪人,必要死在罪中。

  罪是死的根源,死是罪的结果。这个因果循环,似乎没有止境。那么,脱离死的捆绑,进入永生的期盼在哪里?复活在哪里?若是从来没有复活、没有永生,为什么人心底会有这不灭的愿望?若是复活是可能的,谁又是那无罪可免一死的人呢?

  答案在约翰福音3章16节中:“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耶稣基督为此而来,他为此而死,也为此复活。而所有这一切——耶稣的救赎与复活,都是上帝创世以先的伟大设计,是神缜密的安排!圣经真理启示世人:人的生不是偶然的,死也不是偶然的,复活更不是无根由的。

  亚当所带来的死,在基督的复活中被打败,因着耶稣,死亡死了!正如哥林多前书15:21-22所言:“死既是因一人而来,死人复活也是因一人而来。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照样,在基督里众人也都要复活。”基督的死,解决了罪的问题;而他的复活,解决了死的问题。他在十字架上流出宝血,洁净人的罪;他三天后复活,让信他的人称义,永远活在义里,活在荣耀的生命里。

  复活是生命的出路!每个希望超越死亡找到永生的人,只要信主耶稣,信他的拯救也能救你,信他为你钉十字架并复活,就必得着这复活的生命!这信仰是上帝特为世人预备的,“叫一切信他的,不致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下)复活,是人所不解的奥秘;复活,也是神极大的恩典。恩典,即是白白可得的,只要你愿意认他为你生命的主!——因为主耶稣说:“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马太福音7:8)

  孔子的坟墓不是在曲阜的孔林里吗?释迦牟尼的舍利子不是分藏于许多庙宇吗?苏格拉底不是葬于雅典吗?停止在这些死人中找永生的摸索吧!他们自己都死了,怎么样把永生赐给人呢?人间最大的讽刺就是在活人在坟墓那里找生命,就是在清明的纸灰中寄托心愿,而不肯倾听那真正来自天国的声音。主耶稣怜悯地责备世人说:“然而,你们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约翰福音5:40)这就是问题的根本,神愿意世人都得救,两千年前就赐下这救恩期待人回转,而人却不肯到耶稣这里来得生命。清明节,这个早该废掉的节日,年复一年浸泡在不该再有的泪水里,见证人的昏昧。

  

  复活是基督信仰的根基。所以,复活节绝非徒然。

  生、死、复活,此三个问题是一切哲学、宗教、文化所关注的核心,但几千年来,哲学、宗教、文化都未能在任何一个问题上找到准确答案。因为这不是人可以回答的,只能由上帝启示而来。圣经告诉世人,生,是上帝的创造,死,是罪的后果,而复活,是上帝的大能!

  复活是宇宙间最难的事。

  旧约创世记开篇即是上帝创世。宇宙诞生,这样恢宏浩大惊心动魄的事件,圣经的文字表述十分镇静,完全没有提到“力量”“大能”这样的词语,只是上帝用“说”(话语)就完成了。或者说,上帝一吩咐,“事就这样成了”。上帝说有就有,命立就立,十分了然。可是,圣经新约在讲述“复活”这件事上,却反复提到上帝使用了他的“大能”。以弗所书清楚地提到,主耶稣死在十字架上,下到阴间之后,上帝“照他在基督身上所运行的大能大力,使他从死里复活”(参以弗所书1:20)。每个信徒蒙拯救得新生命,同样也靠这样的“大能”。这就是福音,这就是罗马书所说的:“福音本是神的大能”。

  神给他所创造的人的最好礼物,是“自由意志”,这是神最冒风险的一件事。因为人一旦拥有自由意志,就有了选择的权柄,终有一天会在选择顺服神的旨意还是选择跟从自己喜好的矛盾中,选择抗拒神,这是躲不开的墨菲定律:人迟早会偏离神而偏向体贴己意。果然,亚当就失败于此。上帝以他的独生爱子道成肉身来完成这项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夺回人心。耶稣以他对上帝的完全顺服,扭转了亚当传下来的那股悖逆神的趋向,并让所有信他的,可以靠着他所赐的力量,胜过自己旧生命中与神摔跤的意志,从而因着爱神,甘愿舍己,做一个顺服神心意的人。

  中国老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无论看起来多么软弱、渺小的人,哪怕是小孩子,他的意志都是非强力可以改变的。上帝的福音在人身上所做的,正是这样一件远远超过创世之功的大事,所以圣经称信主重生的基督徒是上帝“新的创造”,是上帝的再造之功!在亚当里失去的,神要在耶稣基督里重新得回来,悖逆神的亚当死了,顺服神的耶稣活了。全本圣经,都在向人讲述这样的美好真理,这样的奇异恩典!

  复活必定是一件事实。如果没有复活,不但世界没有盼望,就是人类的哲学、宗教、科学、历史、政治、经济……全都要归于虚空。因为死亡,终将否定它们展示给人的一切幻相。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5章说:“若死人不复活,我们就吃吃喝喝吧!因为明天要死了。”并且他进一步说:“若没有死人复活的事,基督也就没有复活了。若基督没有复活,我们所传的便是枉然,你们所信的也是枉然。”

  哪里有死亡,哪里就是绝望;唯有哪里有复活,哪里才有盼望。所以耶稣的复活,才成为基督教信仰的核心。《因他活着》这首福音诗歌,唱出了真信仰带给人的真力量:“因他活着,我能面对明天,因他活着,不再惧怕;我深知道,他掌管明天,生命充滿了希望,只因他活着。”

  为什么在死人中寻找活人呢?坟墓不是寻找生命的地方,从上帝而来的新生命不再属于这个范围,他从信的那一天起,已经进入永生了。耶稣呼召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你信这话吗?”(参约翰福音11:25-26)

  多么简单啊,只要你“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信神叫他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参罗马书10:9)复活节会向你清晰地讲出这一福音。

  复活节,是清明节的答案。请走出清明节吧,相信耶稣基督的拯救,你便会在复活节里复活。

  (严行姐妹在士嘉堡国语堂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