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我也得过忧郁症?

◆肖荣

  2004年底来到加拿大后,渐渐发现“忧郁症”(或称抑郁症)似乎成了流行病,经常听到有人患忧郁症,而且不分性别、年龄、职业;也在网络、书刊中不时出现有关忧郁症的文章和见证。而且身边认识的人也有确诊是忧郁症的。这些事情使我联想到读大学期间的自己,似乎当时我也有许多类似的症状,难道那时自以为是心理障碍的状况其实是患了忧郁症?

  年少轻狂,失恋抑郁

  1985年我开始读大学,那时中国改革开放还不久,基本上大学里是不允许谈恋爱的。可我因为活泼外向的性格,再加上当时极其自信甚至有些自负的状态,结果大学一年级下学期,也就是还不到19岁就开始谈恋爱了,当然是“地下活动”,而且男朋友是班里个子最高的帅哥。

  因为二人都是情窦初开,而且是偷偷地交往,也瞒着双方的父母,校园又毗邻美丽的青岛海滩,虽然不至于有出轨的行动,但也有肌肤接触,结果感情飞速发展,甚至都开始幻想以后的婚姻家庭生活。但感谢神,我当时还有一些理智,这仅存的理智通过一些事情告诉我,我们两人不合适,虽然感情上极其痛苦,交往一年后我还是做出了分手的决定。不过还心怀幻想,希望等我们再成熟一些,到大学三、四年级再复合。

  虽然理智得胜,但感情却痛苦不堪。18岁时曾经觉得自己可以闯荡世界、无坚不摧了,没想到一年多后心境就几乎瘫痪。每天都生活在极度的挣扎当中,内心呐喊着要回去和男友复合,但都被理智拦下。而且几个月后,他来找我说,他实在撑不住了,想去找新的女朋友,问我可以吗?我嘴上说,我们分手了,你是自由的,但心却在流血。

  很快他凭着高大英俊的外表找到了新的漂亮女朋友,我表面上祝福他们,但内心却巴不得他们尽快分手。不久他又回来找我说,为什么和新女友找不到和我在一起的感觉?(傻小子啊,我们是初恋啊!)我内心虽然滴血,但嘴里还是劝他要负责任。虽然我也很想再找个男友填补情感空白,但理智告诉我,这时再和任何人交往都是不负责任的,因为我的心还在他那里。

  因为我们是同班同学,所有的课都一起上,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再加上他听了我的劝告,认真地对待他的新女友,这一切都使我的伤口很难愈合。渐渐地那个活泼快乐的我不见了,甚至连见了同学笑着打个招呼都变得很困难,勉强挤出的笑容大概比哭还难看,同学们奇怪的眼神更加重了我的压力,于是越来越敏感。每天早晨起床变得极其艰难,每晚入睡也是如此。自信变成了自卑,极度的自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丑陋的女人,那时我才20出头啊!另外也时常觉得自己一无是处,人生毫无价值。

  因为入学成绩我是全班第一名,为了保持这个第一,在当时的心情下就要付出更大的代价,这也同时加重了我的痛苦。有一段时间我似乎分成了两个人,一个是理性的,一个是感性的。感性的人痛苦地呐喊“我不行了,死了吧!”理性的那位极力说服她“坚持住,想想你的父母,你死了他们怎么办?”现在回想,非常感谢神赐我一双爱我的父母,他们的爱是当年唯一支持我活下去的理由。

  那段时间我经常独自一人坐在运动场的看台上,望着对面的实验大楼苦思冥想。有一天,同样又坐在老地方,但抬头望向熟悉的实验楼时,却把我吓了一跳:怎么整个大楼变了样呢?这不是在梦里啊!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情况的危险——开始有幻觉了,千万要想办法回头啊,否则我要精神崩溃啦!

  好友相伴,奋力挣扎

  意识到自己精神状况的危险,我就开始努力想办法复原。但根本不会想到要看医生,因为当时在中国心理障碍是不受重视的,也是丢人的事。因着原来的乐观和热情,我还是有一两位女同学好朋友。其中一位虽然不和我同班,但是同系,她对我极其包容,时时陪伴,也常常静静地听我倾诉。现在想想,这实在又是神的一大恩典,虽然我那时还不认识他。这位好友的陪伴倾听在我康复过程中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当然这也托了国内大学生活比较轻松,人人时间都充裕的福。

  另外一方面,我因为有强烈的康复意识,也自己开导自己。原先快乐、阳光的生活对我有极大的吸引力,我极力想回到从前。于是自己分析为什么会变成如今的样子。是因为不漂亮才自卑吗?不对啊,我从小就知道自己不漂亮的,但以前为何就能那么快乐呢?看来没必要为不漂亮而烦恼;是因为自己不够聪明吗?那就多用功嘛,也没必要忧愁;是因为太要强徒增压力吗?那就放松吧,平平淡淡才是福嘛。总之,我想方设法自己开解,只是不敢告诉父母,怕他们受不了。

  这一切都似乎起了作用,到大学三年级结束的时候,我的前三年各科平均成绩还是达到了90分,而且单科没有低于75分的,因此被免试录取为本校硕士研究生。于是大四那年我更加放松,这对我的恢复很有帮助。

  就这样,到1989年读研究生的时候,我看起来基本正常了,也可以再次恋爱了。于是认识了现在的丈夫,恋爱、结婚,似乎万事大吉了。

  悔改重生,彻底康复

  表面上我基本正常了,情况也确实比起初那一两年好了许多。但只有自己知道我内心的真实情况——依然敏感、自卑,这也直接影响到我的婚姻,因为天生要强的个性因着内里的自卑,表现出来就是高傲,好像要证明什么似的,因此婚姻中硝烟弥漫。

  后来先生信主,我也很快受洗,但三、四年后才真正被圣灵重生,认识到自己的真实面目,在神面前彻底认罪悔改。之后,听到一个比喻,就像一个平衡的天平,一边是我,一边就是神的独生爱子主耶稣基督,他用他宝贵的生命来换我的。就在那一刻,我心里的重担彻底脱落,我明白了,原来在神眼中我是如此宝贵,我是他眼中的瞳仁,我是他天国的公主,我还有什么可自卑的呢?

  真理使人得自由,从此我真的自由了!那个开朗、外向、活泼、爱笑的我又回来了,而且是发自内心的,不再只是表面正常了。我甚至惊喜地发现,这个新人比18岁时更快乐,因为已经脱胎换骨了!我的婚姻也被神彻底治愈。(详情参见本刊12期《先结婚,后恋爱》一文)

  静来仔细思想,当年所受的那些痛苦不都是自己的罪造成的吗?年少的轻狂,造成自己似乎蒙着眼睛进入恋爱,不仅浪费了宝贵的初恋,而且造成极大痛苦。接踵而至的抑郁,也是由于不认识神,无法从神的角度看待自身的价值,于是陷于自卑。但之所以自卑,不还是因为潜在的骄傲吗?因为失去了在人面前夸耀的本钱才落入自卑的,不是吗?想想从前不认识神的时候是何等可怜,经常就是这样随从世界的标准起起伏伏,不是狂傲就是自卑!

  所以真正被主得着以后,最大的感慨就是,若是我早一点信主,18岁以前就信主,并且认真听主的话,以圣经为人生指南,不就少走许多弯路,少受许多痛苦吗?但话又说回来,神做事都有定时,他允许这一切发生实在有他的美意,经过痛苦就格外珍惜幸福,经过禁锢就格外珍惜自由,也会更加热爱那位赐自由的主!

  愿颂赞、尊贵、荣耀都归坐宝座的父神和主耶稣基督!阿门!

  (作者在多伦多国语下午堂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