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向本地穆斯林传福音的几个迷思

◆眠羊

  随着华福推动跨文化宣教的异象,加上穆斯林世界的动荡,越来越多的华人基督徒和教会慢慢将眼光转向本地穆斯林的福音工作。10年前,神开始在我心里动工,一步一步带领我接受穆斯林的福音异象并开始投身其中。这是一个非常缓慢而又阻力重重的过程,因为每一步都打破许多教会在福音工作上的模式和对传统回宣的认识,特别是在北美环境中的穆斯林福音工作。我将神让我看见的一些迷思写下来与各位分享探讨,可能不适合所有的回宣情形,但希望接近北美穆斯林福音工作的背景。

  迷思1:穆斯林福音事工难做

  本地穆斯林福音工作是因着全球化的浪潮,神开启的一扇新的宣教之门。当北美教会看见神把许多穆斯林带到我们面前,而不是教会差遣几个宣教士远涉重洋去到封闭的穆斯林国家时,给教会带来一个问题。我们作为一个教会的整体,如何做这样的工作?我们有哪些模式可以遵循和仿效?可惜,没有先例!实在没有样板可参考。唯一可了解的就是海外的回宣宣教士经验。于是我们请他们回来作见证,分享他们在回教国家中的经历和经验。这些是有帮助的。但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一个印象,回教徒很刚硬,信福音很难。有一位宣教士回来报告,7年中,他和团队的工作成果是只有3-5位穆斯林信了耶稣。所以,这样的数字让我们对穆斯林的福音工作有了一个先入为主的概念——很难!

  我不否认,穆斯林的福音工作不容易,特别是在封闭的回教国家中更是如此。但当我开始在多伦多接触一些已经在北美生活了7-10年的穆斯林时,我发现她们对福音的接受程度远超过我那些“先入为主”的印象。事实上,当我大胆地将福音讲明时,80%的穆斯林妇女都认同耶稣的救赎。神给我看见另一个图画,就是庄稼真的熟了!可以收割了!真的可以收割了!求圣灵帮助我们,看见移民北美的穆斯林已经跨越了文化,他们为了生存,需要适应这里的许多价值观和生活方式。他们的心已经慢慢打开,神已经在预备他们。所以,但愿我们都能来寻求圣灵的带领,让神开阔我们的眼界,真正认识生活在我们身边的穆斯林朋友。

  迷思2:要熟悉可兰经、默罕默德言行录,才能与穆斯林谈信

  在参加各种本地的穆斯林福音会议时,许多穆斯林转信基督的信徒或有经验的宣教士都来培训我们。许多时候他们都是引用可兰经或言行录来帮助我们认识伊斯兰教义和教导。这给我们一个印象,我们也要像他们那样熟悉这些经书,才能回答穆斯林的问题,向他们传福音。

  我自己稍微看过可兰经,但老实説,看不下去。因为基本就是把圣经支离破碎,前后颠倒,随意添加和减少。我不否认,对伊斯兰教需要一定的了解是必须的。但一方面,已经有许多学者将可兰经和圣经的比较经文整理出来,我发现在真正传福音时,只要选择使用他们公认的研究成果即可,自己不需要重新造车了。另一方面,我想,我们有多少人向佛教徒传福音时,去通读佛教经书?有多少人向印度教徒传福音时,去通读印度教经书?又或有多少人去拜读摩门经、耶和华见证人的圣经?相反,我们倒是要通读圣经。因为神的话是生命,是能力。当我将圣经的话,耶稣的教导脱口而出,讲给穆斯林听的时候,我发现他们脸上有敬畏的表情,有豁然开朗的表情,有满足的样子。所以,我的意见是,多研究可兰经不如多读圣经,熟悉真品胜过研究假货。

  迷思3:要学习如何与穆斯林辩论

  现在北美和欧洲有不少辩论会,甚至有名的新闻网也来凑热闹,辩论伊斯兰教成为很时髦的事情。而通常辩论的焦点在于圣经的无误和完整性,其次就是耶稣是否是神的儿子(即三位一体)。当然,这正因为伊斯兰教的伊玛目训练穆斯林时,针对基督教主要就是灌输这两方面的概念。一,圣经被篡改了;二,耶稣不是神,基督教把人当神,基督徒是拜多神,是亵渎上帝。这就阻挡了穆斯林来读圣经,也阻挡了他们明白神为罪人而死的拯救。

  这些护教性的辩论活动,在我看来,是好的福音预工。但不能替代福音的宣讲。有多少人可以像保罗那样与伊壁鸠鲁和斯多亚的学士们辩论呢?作为一般信徒,倒是可以常常操练心里祷告,当人问我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毕竟,福音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人。我们若有信心在神的这句话上,就可以好好地专心将福音讲出来,神必自己行拯救的奇事。现在,很多时间和精力都没有集中在让福音被传讲出来。我们可以讲许多其他的东西,但没有专心让福音讲出来。

  迷思4:英文要好,或要学阿拉伯文才能与穆斯林沟通传福音;或寄希望在北美出生的第二代华人信徒

  目前海外华人教会大多数都是第一代移民,读英文圣经的人不多。但我们要向穆斯林传福音时,却只有用英文。所以,第一代移民英文不够好,就寄希望下一代吧。或者,有人曾挑战我,为什么不学阿拉伯文,因为可兰经是用阿拉伯文写的。

  但老实説,当我真正去做本地穆斯林福音工作时,我发现操着不纯英文的我与那些穆斯林新移民是难兄难弟,彼此彼此。大家的英文都不怎么好,但还尽量努力沟通,大家都集中注意力,竖起耳朵,瞪大眼睛,要明白对方所讲的意思。有什么比这样的“语言障碍”更好的工具,能使穆斯林如此专心来听我们讲福音呢?!在这样的沟通中,降低了心理防御,减少了虚伪的客套,神可以使用我们的软弱来拆毁一些福音的阻挡,这实在是神的智慧和能力。我们可以用语言不够来推脱福音的责任,但若有愿做的心,必蒙悦纳,乃是照他所有的,并不是照他所无的。

  迷思5:我们要学习如何帮助穆斯林卸下对西方文化和基督教的敌对情绪

  当我在大多市参加一个又一个由本地加拿大教会组织的穆斯林福音会议或培训时,绝大部分时间他们所讨论的议题是——如何帮助穆斯林卸下对西方文化和基督教的敌对情绪。穆斯林认为基督教就等于西方文化。因为伊斯兰教是提倡政教合一的,所以他们很容易将西方也看为政教合一。当他们看到这里有赌博、酗酒、嫖妓、同性恋等等,他们就将这一切与基督教挂钩,认为西方文化和基督教统统都是堕落败坏的。

  相反,当我们华人移民与穆斯林移民在一起时,最常见的对话就是,“你是哪个国家来的?”“我从中国来。”“喔,我从巴基斯坦/伊朗/……来,我们是好朋友。”或“中国人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无论这个好朋友好到什么程度,其中的敌视和警惕是荡然无存的。不但如此,当我们第一代新移民与穆斯林第一代新移民作朋友、谈话的时候,你觉得大家是否有共同语言呢?工作难找?种族歧视?孩子教育的文化差异?夫妻关系在经济压力中的维系?……这是否是第二代移民能感同身受的呢?这是否是本地白人基督徒能心有戚戚焉的呢?但愿我们可以看见神在海外华人基督徒身上的托付,这不再是一两个宣教士的工作,而是每一个华人基督徒的参与。

  眠羊姐妹是加拿大苏丹内地会(SIM Canada)的宣教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