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迷失小羊归家记

◆刘馥扬

  我到18岁上大学以前都是在中国度过的,在天津市外国语中学过着每天70%的时间都埋头学习的生活。幸运的是,我觉得学习这件事还不赖,挺有意思。当时我的快乐大部分来自于花一小时解出一道数学题的成就感和全年级排名又向前移动了几名的兴奋感,也可以说是沾沾自喜。高二时面临着文理科分班,虽然我不偏科,但我没有犹豫地选择了理科。因为我对于科学有着极大的兴趣。换句话说,我相信科学,相信大自然遵循着特定的规律,并且这些规律可以通过科学原理来解释。

  我的姥姥在我上小学时就信主了,她是第一个和我讲基督教并且分享创世记的人。我初中最好的朋友是我们班唯一的基督徒,她也早早地给我传了福音。可我坚硬的心从来没有动摇过,我仍然坚信着我所钟爱的科学,甚至在内心里觉得她们的信仰是愚蠢的。因为当时我认为宗教(包括基督教)不过只是懒惰的人为了解释生与死、解读谜题、化解心结的一种捷径罢了。在姥姥去世之后,我更是把基督教当成一种可怕的东西。我认为姥姥是在信主之后迷了心窍,只相信主能医治她而不吃药才会心脏病突发去世的。在前一周还笑着给我张罗美食的姥姥竟突然离世,这让我对生与死,还有人生的意义有了更多的思考和不解。当时的我没有和任何人分享这些想法,只是用努力争取更好的成绩、更多的荣誉等方式去自我催眠来掩藏这些困惑。

  回想自己的信主经历,觉得主真的很爱我,他早早地就向我伸出了手,我很庆幸自己接受救恩还不算晚。感谢主的恩典,主先是将救恩临到了姥姥身上。我未信主时觉得死亡就是生命的终结,对死亡充满恐惧。信主之后有了天堂和永生的盼望,对死亡也就有了全新的理解。基督徒的自然死亡,反而是脱离人间的恶去天堂享受永生的美好途径。姥姥的去世很突然,所以没有经历长期的病痛折磨。听家人说姥姥去世时的样子很安详,嘴角好像带着一丝微笑似的。哈利路亚感谢主!

  基督的救恩通过姥姥临到了我们全家,我的妈妈在姥姥去世后也信了主。在我出国留学后,妈妈的生活突然失去了重心。在这个对她来说很困难的时期,她开始去教会并且参加小组和团契活动。现在看来,无论是生活上的巨变,还是就位于家门口、国内难得的非常属灵的教会,都是主为妈妈和我所铺设的道路。妈妈的生命在去教会之后有了彻底的改变。

  妈妈去年来多伦多看我时也来过福音堂。见过妈妈的人估计很难想象她过去的样子。以前的她是一个极其暴躁、听不进去别人的建议、很强势的人,就像是一只刺猬随时准备竖起身上的刺来战斗。曾经那样“不可爱”的妈妈信主后变成了一个平和、宽容体谅别人难处,并且把圣经真理履行在日常生活点滴的人。曾经断定妈妈无法改变的我,也不得不因此惊叹主的大能。在为妈妈感到高兴的同时,我也第一次不把基督教当作宗教来看待,我在想:是不是神真的存在呢?而且他是唯一掌管宇宙万物的真神?

  我开始读圣经,想从中寻求答案。我发现圣经包含了不止一个人的记录,如果这些话或记载的事件是出自人的,怎么可能没有矛盾之处呢?相反的,出现在不同章节、由不同作者记录的文字竟能互作解释,从而使人可以更深地理解,以人有限的智慧,是绝对不可能编纂出这样的圣经的。那么这圣经就只能是出自神的,出自圣灵的。耶稣作为圣子,谦卑地降生在马槽里;作为没有罪的神为罪恶满盈的人们而死,用宝血涂抹了我们的罪,三天之后复活,让基督徒的罪得赦免,有永生的盼望。这一切,让我对基督教不再怀疑,我坚信不疑找到了我一直寻而不得的真理。就是在那一刻,我接受了耶稣基督作我生命的主,感谢主!

  信主以前的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一个骄傲的人,更不觉得自己是个罪人。信主之后,我懂得了这种不觉得自己骄傲的本身是一种最大的骄傲;对于不犯法就不算是犯罪,为自己的小聪明而窃喜更是一种悲哀。以前我经常对身边的人发脾气,无论是对长辈或是表弟表妹,只要稍微违背我的意愿或者不同意我的观点,我很快就会燃起怒火,然后就会用冰冷强硬的言语、甚至是摔门拍桌子的行为来显示我的权威。当时的我丝毫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什么错,即使事后我后悔自己又伤了人,却还是以维护了真理或者坚持了自己的原则来自我安慰。就这样,慢慢地我就变成了一个明知道自己错了也不会认错的人,因为我所谓的自尊心不允许我那样做。大家也能想象这样的一个人必定是会给身边的人带去很多的困扰和伤害,可是亲友们对我还是一样的好。以前认为这是源于大家对我的认同,现在才明白,这其实源于爱和包容。感谢主让这些可爱的人们给我时间,等待我成长和改变。

  信主之后,我对自己的改变倒是没有什么感觉,直到表妹对我说:“姐姐,你变得这么温柔,我好不习惯啊。”我就问她:“以前我怎么了?”她想了一会儿说:“以前你很骄傲,很难和你沟通,现在的你可爱多了。”虽然我自己没有意识到,但是和主亲近的一年多时间里,我的心变得柔软了很多。以前觉得流眼泪是极其懦弱、无能的表现,现在我明白了这种偏见也是一种骄傲。和神比起来,最有智慧的人又算得了什么呢?及不上神的万分之一!因此,人的智慧反而体现于匍匐在神的脚下谦卑地祷告祈求,凡事倚靠神和卸下身上的重担交给神来掌管。

  我花了一些时间来理解心思意念上的罪也属于犯罪这件事。信主之后,我还是认为只要规范自己的行为,不做出主所不喜悦的事就算是属灵了。后来我想到人不是凭借着好行为进天堂,并非行善多于行恶就可以免除死后的地狱之苦。即使是一个从人的标准看来近乎完美的人,如果他不认识基督,不接受耶稣做生命的主,就无法进天堂。因此,光有符合主心意的行为是不够的,更要注意的是心思意念而生的罪。就我自身的经历,比起行为上的犯罪,心思意念上的罪更容易生发,所以更要在思想上常常自我省察,向主坦白自己的罪,并且祈求主的大能使自己远离罪恶的捆绑。我相信这些醒悟也不是靠着自己的能力,乃是出于神的怜悯和慈爱,感谢赞美主!

  我在受洗前参加过杨老师教导的灵命根基班,她对圣经的讲解总是给我很多启发,对我的耐心和包容也令我一直很感恩在心。更感谢主带领我走进了一间属灵的教会,并且赐给我那么多可爱的弟兄姊妹来帮助我。我用喜欢的诗篇23篇来作结尾:“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阿门。

  (馥扬姐妹在多伦多国语下午堂聚会。本文整理自她于2014年感恩节受洗时的见证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