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清除障碍进神家

◆陈菱若

  我从小就跟着妈妈一块去教堂,算是在教会里长大的。但那时候我对教会、圣经和耶稣都没有深刻的理解。依稀记得当时的儿童主日学好像只有唱诗歌,没有讲圣经故事,我对神也不认识。后来我跟妈妈、弟弟一起移民来到加拿大和爸爸团聚,开始了新的生活,也开启了我灵命上的新篇章。

  其实我对刚来到华人福音堂的记忆已不是很清晰,只记得大家都很热情友好。我开始在儿童主日学里认识了耶稣,知道了许多圣经故事。但这些对于我来说只是新的知识,我也只是把这些当作“故事”来听,并没有完全地相信。我去教会主要是和朋友一起玩耍。

  后来我从儿童主日学中班升到大班,但特别不愿意,有点怕大班的老师,也怕那些哥哥姐姐。后来这种害怕渐渐地被克服了,反而心慢慢地开窍,想要认识耶稣,寻求神。

  7年级可能是我叛逆期的开始。我那时候很厌烦妈妈口中所谓的“教导”。每当她叫我做点家务的时候,我都很不情愿地嘀咕半天。那时候总觉得父母不理解我,只有朋友理解我,也不考虑神是否存在。现在我知道妈妈那时一直在背后默默地为我祷告。虽然在家里有这些不愉快,但是感谢神,可能是神听了妈妈的祷告,我不仅没有排斥去教会,而且还很喜欢去。也感谢神在那段时间不断地在我身边安排导师、主日学老师,使他们能够慢慢帮助我。在这感恩的季节,最令我感谢的就是神在我身边所安排的这些导师,他们在这条道路上慢慢地引领着我,最终带我回到天父的怀抱中。

  我对圣经有进一步的了解,也知道了许多圣经故事,但是却没有决志归主。不是我不相信他的存在,而是我觉得自己不配。他是那么一位高高在上、万王之王、万主之主的神,与他相比,我可能连个微小的细菌都不如,他为什么、凭什么为我而死,凭什么爱我?我那时候特别地讨厌自己,讨厌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地犯罪,很多时候其实自己都知道是错的,但还是去做,所以很讨厌自己,觉得自己很肮脏,不配得他的一切。我每天向他祷告时都不敢承认自己的错,因为我知道自己肯定又会犯同样的罪。马太福音18:21-22记载,当彼得问耶稣该原谅人几次,耶稣说要饶恕人七十个七次,我自己觉得可能在天父那里已经用完了我的七十个七次。有时候白天犯了罪,心里也明白神知道,但还是没有脸面在他面前祷告,承认自己的错误。

  这种思想纠缠了我好久。直到今年四月份接近复活节,有位来自另一个教会的大哥哥和一位来自新加坡的大姐姐到周三晚堂教导我们几位青少年。可能因为年龄相近吧,他们的见证都很感动我,我也在他们的课上学到了很多。接近复活节的那个星期三,终于等到了我期待许久、他们早已告知的特别时刻——一次自我反省、思考的时间。我们被要求思考神对我们的意义、我们对神的意义,以及我们为什么来教堂。我原本期盼着能够通过这次机会真正地决志,可当我认认真真地思考这些问题时,却非但没有圣灵的感动,脑袋里面这些“我不配”的想法反而越来越强烈。

  回到家之后,这些思想还是在脑海中徘徊不去。当家人都进入梦乡,我跪在神面前,开始向神倾诉自己的这些想法。圣灵这时大大地感动我,使我眼泪鼻涕不住地流。祷告完了,感觉到心里特别的轻松,也不再受这些思想的困挠,然后我就有了想要接受洗礼的念头。

  我记得John Miller先生来我们教会讲道时说了一句话,“Baptism is not a graduation,it's an eternal commencement to God.(洗礼不是毕业典礼,而是归入永恒神的开始。)”以前一直把洗礼视为毕业典礼,一直觉得自己没有准备好,没有见证;现在明白只要我认罪悔改,相信这位神的存在,愿意在他里面成长,这就是对神最好的见证。我知道接受洗礼后,我肯定还会不小心再犯罪,但是现在我不再害怕了,因为知道有伟大全能的神在一直带领我、帮助我,我没有什么好惧怕的了!感谢神对我一切的带领,荣耀归于神!阿门!

  (菱若姐妹目前在高中12年级就读,在多伦多国语下午堂聚会。本文修改自她在2014年感恩节受洗时的见证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