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答一个佛教徒:“只靠祈祷是不行的”

◆ 严 行

  这位佛教徒原文:《只靠祈祷是不行的》

  自然是公正的,不能以祈祷方式去讨好它。

  人类不是失败的动物,只有失败的动物才会乞求它的需要和等待施舍。佛教认为人有潜力成为自己与宇宙的主人。人类是因为无明而蒙蔽了自己的潜能。因此,佛陀告诉我们,人是有潜能的,人必须提升自我的精神层次,并尝试了解自我的能力,同时去开发它。

  佛法给予人类充分的责任感和尊严,使人类成为自己的主人。佛教说,没有一个“最高”的存在,裁判一个人的行为和命运。也就是说,我们的生命、我们的社会、我们的世界,是因为你和我的需要而创造的,并不是为其他不可知的存在者的需求而创造。

  记住!自然是公正的,不能以祈祷等方式去讨好它,自然不会因为你的献媚而特别眷顾你。佛陀清楚的表示过,涅槃的真正快乐,不是通过背诵经典、苦行、祈祷、忏悔、歌颂、誓愿等等途径就能得到的。

  假如祈祷是必然的,那么应该将它转向强化内心,而不是祈求。


   *******************
 

  读了这位佛教徒的文字,这里作一个认真的对话,交流不同意见:

  内文的第一句话说:“自然是公正的”。“自然”并没有意志,何来公正?如果只是从人的角度权且这样表述,那么,总有相反的例子,而不能有这样的结论。如老子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在中国文化观念里,“天”、“自然”都是没有位格的,它是一个模糊不清的对象,代表人心中对神明、对永恒、对宇宙所存的那种朦胧而敬畏的感觉。

  对这样的自然,当然不用去讨好,基督徒也从不对它祈祷。基督徒的祈祷对象是明确具体的三位一体的上帝。世界上几十亿基督徒见证了他们对这位上帝的确信,两千多年历史里无数的基督徒也不断见证这个事实。所以,基督徒向上帝祈祷,并不是“讨好”,而是像你我对话一样真实的情况,是面对虽不可见但确实存在的上帝,倾吐他的心愿。

  这样的祈祷,不仅是可以的,而且还是一种权柄。当人因着信接受耶稣为他生命的主时,上帝就接纳他为自己的儿女,信徒就可以称呼神为自己的“阿爸、父”。在这样一种全新的人神关系中,他便可以向这位父表达自己的爱、赞美,也可以在困难中呼求这位父救助他脱离痛苦。这些行为是出于儿女的权柄,而不是一个身陷困境的人,向苍茫高天发出空空的哀求。

  所以,基督徒的祷告,不是乞求施舍,而是由于进入到这样一种美好的人神关系中之后,向神倾心吐意,就像两个好朋友盼望相见交谈一样。神对人祷告的回应,也不是“有求必应”的施舍。神的意念高于人的意念,神给人以最好的引导和带领,只是人当时不一定能完全明白。但信徒在经历之后,必然明白,并发出赞美。比如,在您的妹妹身上所发生的事情,难道只是一场重病吗?在医治过程中,有多少人因她的病而痊愈呢?

  您说“佛教认为人有潜力成为自己与宇宙的主人”。这个说法是以不证自明的方式来表达的,它没有前提,没有论据,只摆在那儿一个空空的结论。你自己修佛这么多年,可曾体会过自己成为“宇宙的主人”?或者退一步,自己是否曾经成为“自己的主人”?恐怕没这么简单吧?

  我们的信仰让我们清楚地知道,人在宇宙间有崇高的位置。人的地位之来源,是由创造人的上帝所赋予。圣经创世记中记载了神是以“自己的形象和样式”来造人,让人“治理这地”,让人管理地上的一切动植物。(参创世记1:26-28)在您的观念里,您是将这些理解为人的“潜能”。只是我希望您能清楚,这“潜能”有个源头,就是神。不然,您无法解释地球上无数动物中,凭什么唯有人可以有这样的“潜能”?凭什么猴子、大猩猩再进化多少年也发展不出这样的潜力?

  您说:“佛法给予人类充分的责任感和尊严,使人类成为自己的主人。”这个说法恐怕欧美人很难接受。没有经历过佛教文化的西方社会,他们的进步与佛法何干?纵观当今世界,与佛教无关的西方国家(多数是基督教国家)发展较好,反而佛教徒较多的东南亚国家相对落后,如何解释?佛教在印度已经基本死掉了,中国的佛教分化严重,密教与禅宗相去甚远,如同两个不相干的宗教;泰国等信佛的国家,佛教也被转化为文化,其宗教性日益淡化。在2012年底世界著名独立民调机构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发布的《2010年全球宗教景观——世界主要宗教的规模与部分》中,佛教信徒甚至不及印度教的一半。

  要理解这个现象很容易,作为“人创宗教”,佛教缺乏属天的神圣根基,它的初始状态便是面对生存困境的人的勉力脱困。这是佛教的“先天不足”。由于一切力量来自“人为”,而人的能力又是不等的,所以佛教才会讲“慧根”,有“高僧大德”这类等级性说法。像您这种精英人物大概比较有希望,但普通民众呢?他们无法进入高深的佛理,只能停留在肤浅的层次,能靠每天念“阿弥陀佛”得到超生吗?

  基督信仰让我们知道,人是神造的,每个人的能力都是神的恩赐,人应当发扬这些恩赐来荣耀造他的神,不必为自己缺乏某些恩赐而苦恼。因为给的恩赐少,将来人向神交账的时候,神要的也少;恩赐大的,神要的也多——这个就是神的公义。因此,信主的人,可以因信神的公义而坦然无惧。他一方面依靠神的恩典与带领,一方面“尽心、尽力、尽意爱神”“并且爱人如己”。在这样的基础上,基督徒成为世上的光,成为“与人和好”的人。他追求的不是“成为自己的主人”——因为他有“主”,他愿成为“主的人”。

  这样的人,绝不是不努力进取的人。数一数诺贝尔获奖者中基督徒的人数吧,算一算近三百年世界最伟大科学家中基督徒的比例吧,无论是科学技术、思想文化,制度建设以及文学艺术,哪一方面的成就里不是基督徒领先?您最后讲人要奋斗,不能坐等,这其实也是基督徒的态度。美国早期历史上,清教徒提出过“拼命地工作,拼命地节省,拼命地捐钱”,造就了建国两百多年的美国成为繁荣强盛的国家。相形之下,正因为缺乏这样的精神,让改革开放几十年的中国,无论是环境、资源以及人心都被大大破坏。我相信您同意这个事实吧?

  最后我想说,祈祷不是自欺欺人,也不是对着空气说话,是信仰者向他所敬拜的神发出真诚的心声。您说“应该将它转向强化内心”,试问,一个无信仰者的强大内心有什么益处?秦始皇,毛泽东,都是内心强大的人,不是吗?

  我知道,您现在对我上面的话可能还听不进去。盼望您不是“强化你的心”,而是能放平你的心,仔细去读,去想。愿您有所思。

  您的妹妹在困境中紧紧抓着神的应许和恩典,她走了过来,全教会的弟兄姐妹也与他们一家同在。在那个时候,她不是靠“强大内心”,而是把她的软弱放在神手上,由神带领她走过艰难。

  人的恐慌,源于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对神的信仰,让人对自身的存在不再迷茫。因为“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希伯来书11:1)您看看您妹妹一家,他们的生活态度何等安然?何等的满有喜乐?那不是源于他们自己的强大,是因为他们与神同行,对现在与未来,都满有确据,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知道自己是谁。这样的人生,何其美好,难道您不想拥有吗?

  欢迎您继续与我交流,我是您妹妹的一个主内姐妹。

  (严行姐妹是《溪水旁》创刊同工,在士嘉堡国语堂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