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主引我心归回

◆ 张君惠

  我是在无神论教育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人,接受的是马克思唯物主义教育。《国际歌》告诉我们,“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多年的教育一直让我们认为,人类是由猿猴进化而来的,宇宙万物是自然而然存在的。

  从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到参加工作、结婚、生子,一路走过来,我的成长经历平顺安稳,但内心常常不满足,有时候会莫名地忧伤,但到底缺什么,说不出来,总不甘心日子就这样过下去。我曾经努力寻求、接触过佛教,读相关书籍,结交了一些信佛的朋友,但仍然无法找到答案。

  2013年6月末我来到加拿大。来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内心很挣扎,周围没有一个人支持我在这个年纪出国,让我难以抉择。从北京到多伦多,十几个小时的旅程,将我的生活翻天覆地地改变了:从过去衣食无忧很安定的生活到衣食住行没有一样有着落的境地,眼前一片茫然,不知未来的路该怎么走。

  我走进教会的经历很奇特,回头看,是神的带领。7月的一个星期六,我和女儿去办理银行卡。不巧之前接待我们的那位经理休息,没办成。本来应从Spadina回返,但那天我坚持要沿着Dundas走走。走到教会这条街口,这边敲锣打鼓舞狮子,我们寻声而来(我平时不会凑热闹)。刚站定,就看到我妹妹跟教会一群人在那里等车,原来当天正好路得团契举办摘车厘子(樱桃)的户外活动。打听到还有空位,我和女儿就登上了车。后来听说其它几辆车都走了,只有那辆车晚到了。同车的是教会里的牧师和弟兄姐妹。这是我平生第一次接触基督徒群体,他们与众不同的精神风貌和弟兄姐妹的虔诚、善良、互爱吸引了我。若真如《毛语录》所言“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基督徒对人的真诚友爱从何而来?想探明究竟的心促使我走进了教会。

  一进教会,我就被教会里充满爱的氛围深深打动了。听诗歌,我流泪;牧师在台上祷告,我也流泪;听讲道,同样流泪。当众流泪,很难为情,怕人看见,拼命遮掩,但泪水无法止住。每次敬拜结束,我心灵深处都得着从未有过的充实和满足,如同饿了很久的孩子吃上了一顿饱饭。尽管听不懂,不能接受,但我仍然热切盼望下一次的敬拜。

  在我的人生经历当中,从没有对一件事情如此地渴求和专注。每次听牧师讲道,我分外地专心,生怕漏掉一个字,内里感到饥渴,老是填不饱。然而多年无神论教育先入为主地烙印在心,让我无法接受神的存在。有段时间,我徘徊于非常矛盾的状态当中,一边是渴求,总是无法满足;另一边又很抗拒,无法接受有神。

  然而神从未离弃我,冥冥之中,他一直在预备我,引领我。一次福音班结束,我和先生将心中的困惑与牧师交流,牧师建议我们读冯秉诚的《游子吟》。一口气读完后,我心里豁然开朗。作者的心路历程与我有很多相似之处,书中从多角度证明神真实存在的论点和论据让我信服,使我认识上有了很大的飞跃。重新思考后,我明白了由于我们所受的教育,使我们以为有知识、有学问的人是相信科学、破除迷信、离弃鬼神的。换言之,相信神等同于承认自己没有知识,没有文化。所以我们越想表明自己受教育程度高、学问深,就越拒绝承认有神,这实际是知识分子的虚伪和骄傲。虚伪的是我们为了抬高自己,表现自己,而故意站在对抗的立场上;骄傲的是我们不敢承认自己的有限与无知,而极力否认超越我们认识以外的事物。如果我们本着科学、理性的态度去探索真理的话,就不能说那些我们不认识、不知道、不明白而超越我们智慧以外的事物是不存在的。其实根本不是存在着一个无法逾越理性的鸿沟,而是陷在自己的虚伪和骄傲中使我拒绝神。之前深信的无神也没有通过理性科学证明,而硬是被动接受的。凭我们受造物的有限怎么可能弄明白创造宇宙万有的神呢?当我的心被打开时,那种畅快无以言表。感谢主,这期间教会很多人都在为我祷告。在接下来的路得团契里,我就决志信主了,那天我流了很多眼泪。

  决志当天,姐妹送我一本圣经。按她的建议,我从新约开始阅读,读经如饥似渴。信主前,我会花大量时间在阅读、上网、看电视剧等等;信主后,我只把时间花在读圣经和与福音有关的事情上面,从前喜欢的不再吸引我了。只后悔这么晚才认识主,时间紧迫,我没有时间浪费在那些无意义的事情上。神将渴慕之心放在我里面,使我灵里饥饿,总是吃不饱,恨不得将多年的亏空赶快补回来。若不是有神的同在,凭我自己是完全不可能做到的。

  信主前,我物质上没有缺乏,但心里没有平安,遇到困难常常忧虑,感到压力;信主后,虽然没有物质生活的保障,但是我凡事仰望主,交托与主,有主的同在,不再惧怕,心里得到了真正的平安。我的一个大学同学,捧着人人都羡慕的金饭碗,物质生活优越,表面上看没有缺乏,但无法排解内心烦恼、苦闷和工作压力,3年前因抑郁症跳楼自杀了。这件事让我很难过。如果不信主,当我们遭遇困境,在绝望之中,就可能有这样的结局。

  为人父母常常为孩子烦恼。平时担忧,遇到事情时更加担忧,无法排解,相信很多家长都有体会。自打女儿信主后,我就彻底放下心中的负担,她跟随主比跟着我更让人安心。

  主里的姐妹关心帮助我,介绍我到工厂车衣服。在这样的年纪,从头开始学习一项新技能,对我来说是很大的挑战。如果没有信主,我没有勇气接受这种挑战;但是信主后,主给我力量,让我欣然接受了。虽然学习的过程挺艰难,身体也劳累,浑身酸痛,但内心喜乐而充实。在以往的职业生涯中,我从未体验过这样的经历和感受。做梦都没有想过,我会在充满爱心的基督徒群体当中工作,虽然身体疲惫,但心灵愉悦而满足。他们的为人行事常常令我感动,对我的关怀和爱让我有回家的温暖。从他们身上让我看到自己与他们之间的差距,无论是在属灵的生命、对圣经话语的理解领受、在教会的服侍祷告,或是对他人付出关心和帮助,以及生存和生活本领诸多方面。这些都促使我放下骄傲,努力学习谦卑,并且主也让我明白谦卑是我一生不能停止学习的功课。我越来越深地体会到,主带领我在这里和这些属灵的基督徒们一起工作,就是让我有机会更深地认识他,亲近他。

  “不从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亵慢人的座位,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诗篇1:1-2)求主帮助我们,弟兄姐妹在主里彼此勉励,做这样有福的基督徒,做神所喜悦的儿女。

  感谢赞美主,荣耀归于主!

  (作者在多伦多国语下午堂聚会。本文修改自她在今年复活节与先生王玉明弟兄一同受洗时的见证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