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人啊,你要聆听神的话

◆ 严 行


  圣经常常将人比作羊,大家非常熟悉的诗篇23篇就是如此。神为什么会喜欢用这样的比喻?

  因为人和羊,都是神创造的,唯有神最知道这两种活物的特点:二者非常相似。羊是一种笨笨的群居动物,能力很差,它们不知道方向,需要牧者带领。若没有牧者不断将它们带到水草丰美之地,它们就在穷乏之地越来越瘦。羊没有对付猎食动物的能力,全靠牧者保护。羊还常常只顾低头吃草,忘了不断寻求牧者的面,吃着吃着就把自己丢了。若牧者没有及时把它找回来,它就真成了“迷失的羔羊”。(人是不是很像这样——“吃着吃着就把自己丢了”?中国人有句俗语“人为财死”,不就是这个的写照?)

  因此,羊在自己没有道路,牧者就是它的道路;羊需要仰望牧者的带领,倚靠牧者过平静安稳的生活。对羊来说,听牧者的声音,是它生命的指望。听从,就得生命,出入得草吃;不听,就会落入险境,甚至会失丧生命。

  神知道羊的特质,也知道人的光景,所以圣经形容人常常“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若非神亲自搭救,人只能陷在罪中,并死在罪中。从创世记所载始祖亚当夏娃犯罪使人类陷于罪中之后,神就一直在主动向人发出呼唤,要人归向他,选择生命,得着上好的福份。人的历史,是一部人不断悖逆犯罪而神不断施行拯救的历史;写满了“不听命则得祸、听命则得福”的见证;显明了“以人为本”的失败和“以神为本”的恩典。人若能听见历史的真实声音,应当愿意尊神为大,以神为本,顺服神的旨意,听神的话,这是好得无比的,此外并无他途。羊要怎样听牧者的引领,人也应当怎样聆听神的话语。

  人的问题之一:不愿听神的话,自己寻找道路

  创世记第三章记载了亚当犯罪,紧接着在第四章我们看见人开始建造城市,发展文化,推进生产等等,人在罪中愈陷愈深,靠自己在世界上寻找道路。从那时开始,人不断离弃神,靠自己的力量来“寻道”。

  中国作为世界上唯一不曾中断自己文化的文明古国,以完整的经书典章展现一条漫长而多难的“人的路”。老子找的道路是“无为”,他以为靠“小国寡民”和“无为而治”可以解决天下汹汹、大道颓废的问题;孔子找的道路是“仁”,他以为伦理道德可以调解天下无道、礼崩乐坏的问题;秦始皇找到的道路是强权,他以为靠中央集权可以打造一世、二世……以至无穷的一姓王朝帝业;唐太宗期望“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免于重蹈覆辙;司马光写下“资治通鉴”,以明盛衰,长治久安;清末变法革新,当代改革开放,无一不是在传统道路成为绝路之时,力图通过与西方接轨,重振大国雄风。

  现实如何呢?老子的思想,沦为政治哲学和变通取利的技策;孔子的精神,化作中国特色的法利赛主义,在“修齐治平”中自我作伪。秦政二世而亡,贻笑天下;唐宗宋祖企图突破历史循环,却失败于历史循环之中。正如传道书1:9所言,“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近代百余年的追求又如何?现实为证,GDP的增长,远远赶不上贪腐的疯涨,人心中的邪恶,每每轻而易举地毁掉经济发展的努力!罪性当道,想绕道而行另辟蹊径?历史证明这是一条一错再错的路。几千年来,人在思想上、文化上、制度建设上、道德教育上的一切寻索,无不如巴别塔一样倒塌,倒在罪性之上。圣经用最精简的话,对人的历史作了总结:“从亚当到摩西,死就作了王。”(罗马书5:14上)

  选择自己的道路,对人而言,不过是伊甸园分别善恶果事件的一再重复。拒绝听神的话,自己“如神一样能分别善恶”的初衷,本是指望学会分辩之后,拣选善的一面。然而人如此行的时候,恰恰是听了蛇的话,作出了恶的选择!伊甸园事件告诉我们,听自己的话,本质上便是听撒但的话。

  神知道人不听神的话之后会落入怎样的境地。圣经中神向人的呼声,如父亲对悖逆之子的心情,焦急而情切:

  “我今日呼天唤地向你作见证;我将生死、祸福陈明在你面前,所以你要拣选生命,使你和你的后裔都得存活;且爱耶和华你的神,听从他的话,专靠他;因为他是你的生命,你的日子长久也在乎他。”(申命记30:19-20上)

  “主耶和华说:我指着我的永生起誓,我断不喜悦恶人死亡,惟喜悦恶人转离所行的道而活。以色列家啊,你们转回,转回吧!离开恶道,何必死亡呢?”(以西结书33:11)

  耶稣回答说:“第一要紧的就是说:‘以色列啊,你要听,主我们神,是独一的主。’”(马可福音12:29)

  “以色列人哪,你们当听耶和华的话!”(何西阿书4:1上)

  “我的民哪,你当听,我要劝戒你;以色列啊,甚愿你肯听从我。”(诗篇81:8)

  “雅各,我所选召的以色列啊,当听我言。”(以赛亚书48:12上)

  “以色列家啊,要听耶和华对你们所说的话。”(耶利米书10:1)

  “以色列山哪,要听耶和华的话。”(以西结书36:1下)

  申命记曾七次反复呼唤以色列人要听耶和华的话!(参申命记4:1,5:1,6:3,6:4,9:1,20:3,27:9)

  读一读神满是慈爱的话语吧,你会看到神向人的心是何等迫切!神对人所存的爱是何等长阔高深!

  神甚愿人离开自己的道路,听神的话,走神所指的路。因唯有神是至善,唯有神知道路在何方,唯有神知道什么是人真正所需要的。

  人的问题之二:不理神的话,向别神求道路

  三位一体的真神,是宇宙间唯一的神,这是神向人一直启示的核心概念。

  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除我以外再没有真神。”(以赛亚书44:6下)“惟有我是耶和华;除我以外没有救主。”(以赛亚书43:11)这些话,是创造宇宙万物的神单单向人说的。

  因为在神伟大的创造中,唯有人是神特别造的。创世记三次记载了神创造人的过程(参创世记1:26-31,总述神对人的创造;创世记2:7,分述神造亚当;创世记2:21-22,分述神造女人)。传道书3:11告诉我们:神“将永生(原文是‘永远’)安置在世人心里”,因着“永远”存于人心,有限的人与无限的“永远”合在一起,成为一个矛盾的统一体。正因如此,人从万物中被分别出来,在宇宙之中具有特别的位份。(在教科书上有许多关于“人的特性”的解释,诸如人是会制造并使用工具的动物;人是唯一会笑的动物;人是唯一接受暗示的动物;人是唯一会自我合理化的动物……种种说法不一而足。与圣经中的描述相比,这些定义何其肤浅!神一语中的,道出人的本质)。

  因“永远”存于人心,人必有宗教方面的需求。人需要神,人要有敬拜;孔子悟出此理,故曰:“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

  当人陷于罪中之后,人心背离神,因着他所存“神性”的刚性需求,他必然转向假神。于是,凡不信靠真神的地方,人一定会拜偶像,落在迷信之中。埃及如此,迦南七族如此,非利士人如此,巴比伦人如此,希腊人如此,罗马人如此……概莫能外。一些华人说,我们是“无神论者”,什么都不信!其实这是个不自知的谎言。对数字的忌讳,对不吉利征兆的担心,对风水的迷信,对祖先的崇拜,对许愿拜佛的热切……无不反映华人面对不可知命运时的紧张与担忧,反映华人的普遍迷信。人力所无能的地方,便是人内心的虚空之处。这个虚空如果不被真神充满,一定被假神占据。

  后现代的今天,随着科学的高速发展,许多自然奥秘纷纷被揭开,人们似乎以为宗教趋于衰落,不再成为必须了。其实不然,神最初安置在人心中的“永远”,永远是人心底最深的痛,除了归向神之外,人不可能有喜乐。没有真神,必有假神,后现代社会的所谓“进化”,至多将假神演变得更加多样性,更加多元化,从未摒弃它。对一些不信神的人而言,不拜神则会拜其它,他会以事业、前途为偶像,会以祖宗或子女为偶像,会以健康美貌为偶像,会以荣誉地位为偶像……。

  真神只有一位,假神遍地都是,只要人不肯注目真神,就迟早落入拜偶像假神的地步。假神众多,声势甚大,从蛇开始,便持续向人说话,对人的影响不可小觑。人的耳朵是一个被动的信息接收器,不像眼睛可以选择去看或不去看。除非人的心有足够的警醒,否则八方来声会不经筛选直接进入。从蛇对女人说话开始,撒但对人心的挑动牵引一直不断,将人“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今生的骄傲”煽动起来。人性的软弱,常常就成了失败之因,人不肯听神的话,偏偏要听假神的声音。千百年来,人的堕落史,便是这样一部对假神引诱的回应史。假神在人心作王的结果,就是历史上罪恶的不断升级。无论科学如何进步,丝毫不能改变人心的邪恶,从而使所有的“进步”,都将因恶的存在埋入隐患,甚至成为对人类生存的更大威胁。

  神知道,人不听神言,专听假神之言是至为危险的,拜偶像假神是人最严重的罪,所以圣经中神一再警诫人不可拜别神,神也断不将自己的荣耀归于别神!神说:

  “祭祀别神,不单单祭祀耶和华的,那人必要灭绝。”(出埃及记22:20)

  “凡我对你们说的话,你们要谨守。别神的名,你不可提,也不可从你口中传说。”(出埃及记23:13)

  “所以,今日你要知道,也要记在心上,天上地下惟有耶和华他是神,除他以外,再无别神。”(申命记4:39)

  “你们如今要知道:我,惟有我是神。在我以外并无别神。”(申命记32:39上)

  “从日出之地到日落之处,使人都知道除了我以外,没有别神。我是耶和华,在我以外并没有别神。”(以赛亚书45:6)

  “在我以外,你不可认识别神;除我以外并没有救主。”(何西阿书13:4下)

  神不断向人传讲这一真理,希伯来书一开头说:“神既在古时借着众先知多次多方地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藉借着他儿子晓谕我们。”神要让人知道,人不是自有永有的,人也不是自存的,人活着乃是靠神的话,不听神的话,就失丧生命。

  然而罪引导人一意孤行,离弃神而转向偶像与别神。当代后现代社会,正是一个嘈杂的社会,“众声喧哗”是其突出特点。众声喧哗的本质其实正是“众神喧哗”。在这个世代,我们听到政治党派向人发声,社会思潮向人发声,流行文化向人发声,商品广告向人发声,时尚潮流向人发声……,各种声音,如浪如潮,不息地鼓噪。你要听哪种声音?五音令人聋啊!

  人的出路,听神的话

  羊是人的象征,“如羊走迷”是人的惯性。哲学上关于人的三个著名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往哪里去?”清楚表明在人没有道路。因此,听谁的话,跟着谁走,是人至关重要的问题。

  圣经旧约可以看见,耶和华愿作以色列的牧者,带领他们走一条蒙福的路;圣经新约中,主耶稣在地上行走,“他看见许多的人,就怜悯他们,;因为他们困苦流离,如同羊没有牧人一般。”(马太福音9:36)神降卑自己,愿意成为“以马内利”的神,与人同在。神呼召人留心听他的话语,因为神不愿人听错了声音,走错了方向。当人能正确回应神的呼召,顺从神带领的时候,神必赐下祝福,并且神的祝福是极大的。

  亚伯拉罕就是一个见证。他愿意听信耶和华的话,离开繁荣富足同时也是偶像遍地的家乡吾珥,走耶和华领他所走的路,甘愿一生在迢迢千里之外的异乡过寄居的生活。结果,神的祝福就临到亚伯拉罕,不仅祝福亚伯拉罕及其后裔,而且直到万族万国,这祝福照亮人的历史,救主耶稣基督也进入了亚伯拉罕的血脉。在创世记22章中我们看到,创天造海的神竟然向一个他所造的人——亚伯拉罕——“指着自己起誓”:“论福,我必赐大福给你;论子孙,我必叫你的子孙多起来,如同天上的星,海边的沙。你子孙必得着仇敌的城门,并且地上万国都必因你的后裔得福”。这莫大祝福的前提,就是“因为你听从了我的话。”(创世记22:17-18)

  在圣经中,“得福”与“听命”是连在一起的。人靠自己所获得的好处,即或一时兴旺,终必归于虚无,唯有神的祝福可以存到永远。福,从来不是人自己在地上抓到的,而是神赐下的。路加福音16章里那个财主,在世人眼里一生荣华,寿终正寝,仿佛是好得无比的。人却不知道他死后的悲惨,哀求生时受苦死后却得以在亚伯拉罕的怀里的拉撒路“用指头尖蘸点水,凉凉我的舌头;因为我在这火焰里,极其痛苦。”耶稣亲自向人讲述此情景,启示人要从永恒的角度思量今生。

  在人的文化里,响声不绝的是相反的声音:“自我奋斗”“自力更生”。“自”放在首位,相信一切靠自己。人以为,得福只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殊不知,即便是人“勤劳致富”的背后,都不是因人的付出,乃是出于神的保守。传道书13:13道出了真相:“并且人人吃喝,在他一切劳碌中享福,这也是神的恩赐。”福,从来不是从地上来的,而是从天上来的,圣经用“春雨”“秋雨”作比喻,形象地告诉人福是如何临到的。

  “福”是人所求的,“听命”却是人不愿的,这就是人的悖论与最荒唐之处,人一直在缘木求鱼,在走南辕北辙的路!神要人回转过来,神说:“我今日将他的律例诫命晓谕你,你要遵守,使你和你的子孙可以得福,并使你的日子在耶和华你神所赐的地上得以长久。”(申命记4:40)

  “惟愿他们存这样的心敬畏我,常遵守我的一切诫命,使他们和他们的子孙永远得福。”(申命记5:29)

  “以色列啊,现在耶和华你神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敬畏耶和华你的神,遵行他的道,爱他,尽心尽性事奉他。,遵守他的诫命律例,就是我今日所吩咐你的,为要叫你得福。”(申命记10:12-13)

  “我只吩咐他们这一件说:‘你们当听从我的话,我就作你们的神,你们也作我的子民。你们行我所吩咐的一切道,就可以得福。’”(耶利米书7:23)

  圣经中耶和华神如慈父呼唤逆子一样,呼唤人聆听他的话。听,是神留给他所创造的人与他沟通的管道;听神的话,是人第一要紧的事;听而信从,是神所喜悦的,神所要的就是这样的人。

  然而,人不认识神的时候,“心蒙了脂油,耳朵发沉,眼睛闭着”,他的耳朵向神闭着,向世界打开,神的话充耳不闻,人的话如雷贯耳。

  在人岂有道路和方向?不靠神的指引,我们就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将人的话当成“金玉良言”。中国人自幼就是在“听话”的教导下长大:小时候要听父母的话,听长辈的话,听老师的话;工作后要听领导的话,听有经验者的话,听成功者的话,听朋辈的话……,这些话,都在不同程度上引导人。而这些话,往往只是经验,并非真理,因此这些话常常互相矛盾,彼此冲突,或者让人无可适从,或者让人更加困惑。唯有真理是立定不变的,是有确据的,是可以引领人走向永远的。归向神,听神的话,远离假神,方为人的正途。

  听神的话,胜过人生一切重要的事。神把人是否“听命”看得非常重要,明白地告诉人,“听命胜于献祭”!“耶和华喜悦燔祭和平安祭,岂如喜悦人听从他的话呢?”(撒母耳记上15:22上)。主耶稣如此说:“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也认识他们,他们也跟着我。我又赐给他们永生;他们永不灭亡,谁也不能从我手里把他们夺去。”(约翰福音10:27-28)这些话都向我们阐明,听而跟从的,有真正的生命,也有真正的福份。

  最合神心意的大卫,明白这个道理,他知道耶和华“你是我的主;我的好处不在你以外。”(诗篇16:2下)他曾做牧羊人,深知羊的习性,所以,他才自喻为羊,归在耶和华名下。他说“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大卫让人看到真正的王者,不是秦皇汉武这样的“大帝”,不是拿破仑这样的“伟人”,而是谦卑俯伏在神面前,忠心顺服的人,这样的人必蒙祝福。因为——耶和华如此说:“爱我、守我诫命的,我必向他们发慈爱,直到千代。”(出埃及记20:6;申命记5:10)

  (严行姐妹在士嘉堡国语堂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