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质 儿

 

 

妈开始念医学院的时候,爸也在半工半读,他晚上在医院的药房工作。妈是地道的广东人,但喜爱京剧,每当晚上听完京剧回到宿舍,她手舞足蹈地重温当晚的京曲儿,爸在药房中不但听见也能看到这位一年级女生的表演,心里想这女孩子多轻快,而自己给生活的重担压得透不过气来,能得到她一些喜乐多好!妈是几代下来的基督徒,乐于参加医院中的义工。她在课余很自然地药房当起义工来,爸就这样认识妈了。妈没有输给爸,很快如爸一样把药物名字和放置都熟悉了,可以独当一面。过了一段时期,只要爸考试,妈就独守药房,让爸温习功课去。

妈紧守着他们的恋爱史。我们只知道爸28岁才娶到妈。但从世叔叔的口中,我们知道他俩有多姿多彩的恋爱史。妈在实习的时候,爸也过完了穷学生的日子,有一天妈家里突然有事,要乘轮船赶回家去。爸一晓得就拿着一篮水果,跳进小汽船,十足马力追赶,好不容易把水果送上轮船,只能与妈挥手暂时分离。听说妈曾推掉以一半家产作聘礼的说亲,爸也曾拒绝了富家小姐的提亲。

常亲手弄美食给妈吃,细心呵护她。大多数黄昏他们都一起外出散步,两人有说不尽的细语。爸清早上班之前,弄一杯新鲜果汁,自己先喝一口,就留着让妈起来喝,他说先喝一口才晓得果汁的水准。我们长大了才领悟到,那是一杯拌着爱情的果汁。

期爸没有信仰,但很尊重基督教。妈为他祷告了近20年,他经历了神的真实而成为基督徒。信主以后他活在新生命中。妈有时回娘家走走,清早去,晚上才回来。饭后我们做课去,爸总是拿一本圣诗在卧房中翻着唱,一直唱到妈回家。

长大后思想为什么爸那么爱妈。妈的仪容很普通,我只给她丙等;但说到她的品质,我不能不给她甲等了。她敏锐、活泼,正直、慷慨,坦诚,又充满了爱神爱人的心。爸常常很需要听她的意见。还有,妈悉心养育了两男三女。妈常向我们姊妹三人挑战说,只要将来你们的丈夫如爸一样,我就不会担心了。少女时的我确实羡慕妈。

爱妈,也爱我们几个儿女。爸说我最像妈,为此我受惠不浅。高中毕业了,我有不开心的时候。有一天爸正式邀请我去逛街,买衣服去。我不能不担心。爸买食物是高手,可买穿和用则不敢恭维。有一次大妹生病,是会传染的病,妈全心在照顾,托爸去买一个洗脸盆给大妹独用。爸买回来一个如大汤碗般的小脸盆,他的理由是这脸盆刚好适合妹妹头脸的大小。妈啼笑皆非。这事以后成为家里的笑话。这一次,我们父女俩一起走到有很多服装店的街上,当爸看见橱窗里展览着两条裙子,是当时最流行的,长腰身大圆裙,要用衬裙撑着穿;一件主颜色是黄色,以棕色衬托,另一件是粉红配上黑白。爸问我美吗,我说真美。于是他把两件都买下来,又到别家买了一件棕色的皮短外套。我当时不明白为什么那天满载而归。慢慢地,我领会到爸对我特殊的爱,明白了他的心意。我突然醒悟过来,后来就带着这份爱蹦蹦跳跳地闯天下去了。

来在家庭讲座中听说,父母给儿女的珍贵礼物不是金钱、物业,那礼物就是爱,——爱你的妻子,孩子的妈;爱你的丈夫,孩子的爸。原来夫妻相爱是给儿女的一份丰盛产业,这份产业乃是用之不尽、取之不竭的。当夫妻贬低或是羞辱对方的时候,就等于在儿女的自爱、自信、自尊的心上削去一块,使之受亏损。感谢神,我确实承受了一份丰盛的产业,乃是从我爸爱我妈而来。妈矜持着那份爱情,但是瞒不过我们,五兄妹都肯定地知道:我妈爱我爸。

 

(质儿姐妹在华人福音堂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