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岁的独白

 

经纬弘

 


同身边许多同龄的女孩子一样,我对未来充满了希望。我的父母都是基督徒。我从小就跟着他们去教会。开始是为了服从父母,讨他们的欢心,慢慢地随着年龄的变大,对于信仰才认真起来,因为我越来越多地体会到了父神的真实和祂对我的爱。我已经决定一生一世都信靠祂。

       我过去的生活中,我的父母一直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喜欢与爸爸妈妈谈话,这对我很重要。他们会给我很多建议,告诉我什么是对的。或者是听完我说的后告诉我这件事错在那里,让我有一个基本的基线来做进一步的选择。他们常常会为我的各样处境祷告。我喜欢父母给我设的RULES(规则),保护我不受伤害,在这些RULES底下,他们又给我选择的自由。我知道他们的规则是来自他们的信仰和所读的圣经。     

是个性格开朗的人,我很喜欢交朋友。我们这个年龄的孩子,父母通常对我们的交友会很紧张,很小心。他们常常在背后仔细地观察着。我也知道,在我周围有一些孩子因为交上了坏朋友,才变的非常反叛,与父母对着干。我在学校和生活中的朋友大多是来自基督徒家庭。我们在价值观上有许多的共同话题。我与她们一起也常常谈论来自身心灵各方面的疑惑和挣扎,但在神里面都一一释放了。我没有让父母担心的那种反叛表现。父母对我各方面很放心。          一次我让他们很是紧张一番。我的一位女同学交了一个男朋友。后来那个男孩不理她了,她痛苦得很,几次想割腕自杀。她很孤独,为了这个男孩,她放弃了所有的朋友。所以当事情发生时,她找不到可以听她讲话的朋友。她需要一个能听她讲,并且不把她的话传出去的朋友。她信任我就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事情的经过。我很难受,她是个很可爱的女孩。我真的怕她有意外发生,我陪她谈了很长时间,一起流泪,安慰和开导她。我要她答应我不要去做那些不好的事情。父母因为我们的接触很担心。我告诉他们,这个女孩在孤独痛苦的时候如果我不去在她身旁帮助的话,她也可能会去找其他人,也可能去找给她出坏主意的人。父母终于看到了我的意图并且鼓励我,与我一起为她祷告,也希望通过这次能够让她认识我的神,并且能够让她从那痛苦当中走出来。我在尝试着用我最好的来帮助她摆脱困境。圣经中教导我们要做,我在尝试着与一些别人不喜欢的人接触,并提供帮助给他们。这是我以前做得很不够的地方。

起交异性朋友,家长们总是很关心。作为女孩子,有个男朋友可能会很让人羡慕。有人陪伴,有人送东西……。可能有一段时光很风光,但是若要这么早交朋友,到最后总是因各种各样的理由要分开。我仔细观察到最后他们总是换来换去,总是在合分中动荡。因为我们这个年龄的体内激素分泌不稳,感觉总是不断地在变。很多时候决定是在一秒钟内做出的,没有经过认真考虑过以后的后果如何。当然,当有个出色的男孩出现在我的周围时,作为女孩子喜欢的感觉是避免不了的,但我知道是不可以进一步的。所谓进一步,就是两个人单独约会。这会有很大的试探。我会将这事放在祷告中,求神来帮助我克制这种感情。同时,我也会告诉父母,放在家里每天的个人祷告中。主保守我在这些事行神喜悦的事。我一直相信神会为我预备一个更好的;如果神为我预备的哪怕就是现在我遇到的,神也会为我保留到我真正长大的时候。我愿意把这件事永远放在神的手里。

一个做父母的都希望孩子在各个方面得第一。但孩子不会每次都第一。在我看到别人比我做得好的时候,我特别不服气,想是不是老师在偏袒他?但过了开始的一秒钟后,我就知道自己并不是了不起的。我仍需要努力,我的目标不是做的比他还好,而是在神给我的才能里做的最好。我的好成绩是神对我付出的回报。我时刻存感恩的心领受。

为十几岁的孩子,我喜欢节奏明快的歌曲。我也去追歌星。我欣赏他们努力工作的精神,欣赏他们演唱的技巧。但我始终告诫自己不要崇拜他们。他们是人,一定会出错。随着越来越多地明白神的心意,我试着将我的兴趣转向歌颂赞美神的基督教歌曲和乐曲。我也很喜欢上网,上网可以从生活的忙乱中暂时脱出来。我知道网上有很多不好的东西。我知道什么是可以做的,什么是不可以做的。可以背着人做,人看不到,但神的眼睛时刻会盯着。我不敢得罪神。我的父母为我做了很好的榜样,他们常为我祷告,也会坐下来讨论如何应对的办法。他们将所有的电子邮件的地址及密码都告诉了我,让我可以随便进去查看,好让我明白没有瞒着我的事情。他们信任我,我也很信任他们。

很喜欢在教会侍奉,在YOUTH GROUP里特别高兴,能唱歌,能跳舞。在学校和其它地方常看到一些人成天吊着脸,好像生活欠他们什么。心里有一点痛,感觉特别想帮助他们,帮助这个世界。

于以后的职业,我没有确定,但我想做心理学分析研究。这样我可以帮助那些被痛苦抓住折磨的人,传福音给他们。我也想做儿科医生,去到那些贫穷的国家和地方帮助那里的生病的孩子们。这只是我的想法而已,是不是神的旨意还需要神的带领。将来做什么工作并不重要,只要做神要我做的事情就好了。

刚过去的复活节,我受洗了。在众人面前宣告我的信仰。我很激动,又有些紧张。我现在正式成为神的儿女。教会里的阿姨见了我说以后要叫我小姐妹了,我心里甜滋滋的。可我偷偷在想,我的爸爸妈妈是否也会这样称呼我呢?

         一年,我十五岁。

         (经纬弘在华人福音堂英语北堂聚会张轶群姐妹采访并成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