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通信

 

GY

你好!信阅。对于你信里的问题,我谈谈我的看法。

你说,宗教信仰与唯物主义是矛盾的。我觉得,中国共产党建国五十多年,共产党的理论,已经成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无意识,真可怕。首先我问,唯物主义真的是正确的吗?如果唯物主义果真是正确的,那么唯心主义早就不存在了,还有什么“唯物”“唯心”之争?牛顿的自由落体定率一出来,再没有人说物体下落速度与重量成正比了;近代天文学有了对日、月的了解后,再没有人信月亮里有嫦娥了。唯心主义至今不灭,只能证明:唯心主义是有意义的。在人类的哲学史文化史上,唯心主义从来都是哲学里的绝对主流,唯物主义反而是次一级的流派,是次文化。哲学研究的是什么?哲学研究的是“形而上”!形而上,不就是“心”吗?“形而下者谓之器,形而上者谓之道”。哲学就是思考这些“道”的。道在哪里?道是什么?《约翰福音》说:“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上帝。”

你想想看,从苏格拉底开始数,一直数到尼采叔本华,有几个是唯物论者?中国是个贫哲学国,能与世界级哲学大师排在一起的,大约只有一个老子和半个庄子(庄子的文学意义比哲学大)。老庄是唯物的么?

共产党说他们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但其实他们连“唯物主义”都怕,中国共产党建国五十年来,你几时见中央号召全党全国认真学习唯物主义理论?他们不敢。因为一旦认起真来,下功夫研究起唯物主义来,就必然同时研究唯心主义,研究到最后,就说不清唯物与唯心孰败孰负了。不但如此,作为马克思主义的政党,中共连马克思主义也不敢让研究,建党八十多年来,从来就不提倡研究马克思主义。何也?因为中共本质上是中国文化的产物,是农民意识与封建文化的产物。马克思理论中的“异化”“个性解放”等思想,是决不能示人的。他们的实践原则,仍是孟子原理:“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共产党口里讲唯物,那只是嘴皮子动动罢了,他们心里并不唯物,他们行为也并不唯物。我去云南的时候,云南人说,一看牌照就知道哪个汽车是省委的,省委的车号,打头是“O”或“K”,意思是“OK”,为了保佑他们平安。河北省有个“完县”,前几年改名,叫“平顺县”,为什么?因为“完”有“完蛋”的含义,得换个吉利的词。共产党讲这个凶吉干什么?名称上的凶吉能注定什么?你说这不是唯心主义是什么?这还是最低级的唯心主义,仅仅停留在封建迷信的层次上,停留在原始的恐慌上。他们心里如果没有害怕“凶邪”这种意识,何必如此?

现在,国人都接受了“唯物主义”这个概念,或说都接受了“唯物主义”这个名词,一说起来,全都异口同声地说:唯物主义是真理!但他们在窗台上摆个小镜子避邪,汽车里吊个毛像保路,求签许愿,不一而足。然后,当跟人讨论哲学时,仍然理直气壮地说:唯心主义是错的!——他们一点都没觉悟到,他们就实践着反唯物主义呢。事实上,每个人其实都不是他自己,只是人们往往不清楚这一点而已。人,是被规定的存在。被历史、文化、教育背景、社会习俗、政治制度、经济环境、时代思潮……等等因素所规定。只有当人意识到这一点,并力图在某种程度上突破这一点的时候,他才在一定意义上开始成为他自己。

其次,你说,当你对上帝还没完全明白的时候,你不能信。其实大多中国知识分子都是这样,我遇过几乎千篇一律的问话是:“你如果能证明上帝给我,我就相信”“你如果敢拿出结论来,我就认”。见多了,我就慢慢意识到,这实在是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我想说,这个世界有结论吗?且不说上帝这么根本的问题,就说我们人类所定的各种学科吧,无论数学、物理、化学、还是文学、历史、政治……,哪一门学科得出了所谓的“结论”?我们最多不过是在某个学科里,研究出了一部分小结论而已。当年,爱因斯坦发表了相对论,全世界是何等激动啊,以至于百年后的今天,人们仍然认为爱因斯坦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然而,物理学有了“结论”没有?没有。物理仍然在发展着。你看,人类仅仅获得了有限的那么一点“结论”,就兴奋成那副样子!上帝是什么,上帝是一切的结论,上帝是宇宙奥秘的最终持有者!谁能掌握终级真理?谁能获得宇宙的全部奥秘?不可能啊。

从另一方面说,正是上帝无限,正是终级真理只能永远接近而不可获得,人类才有了意义,人类才有了存在的条件和可能。若是人类有一天把这一切全都包揽在自己的口袋里,你说人类还怎么发展?人类还向何处发展?人类如何走入他的明天?那个时候,人类就没路了——因为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你还干什么?你已经等于上帝了。如果有那么一天,那将是可怕的日子,那是人类最绝望的日子。全是亮光与全是黑暗一样,让人什么也看不见。

前几年,英国克隆了一只羊,世界惊叫了起来。人们觉得大祸临头了!为什么?为什么在这以前的科学技术进步都让人类欢呼,而这一次却让人类恐怖?根本的原因就是,生殖过程本是在上帝掌握之中的,是上帝制定了两性生殖的规则,现在,人类能破坏上帝的规则了,人类居然可以按自己的意志造出一个活生生的动物,将另一只动物进行复制。福邪?祸邪?我坚信克隆是罪恶的。因为,人把上帝的权利拿到了自己的手里,然而,人没有上帝那样绝对的善,人没有上帝那样绝对的大能,人类无法保证克隆是安全无害的,人类也无法预知一旦有害其后果如何,以及我们是否有能力抗拒可能的风险。这就像将原子弹启动的钥匙交在一个无知的孩子手中,必然是危险的。那只短命的克隆羊多莉,隐隐证实着这种不祥。幸亏人类不能发现全部真理,幸亏人类没能掌握宇宙奥秘。幸亏那个“结论”被上帝永远锁在遥不可及的彼岸!感谢上帝!

在《圣经》的创世纪中,亚当夏娃代表人类所犯的罪是什么?是偷吃了智慧果。他们为什么吃?是受了蛇的诱惑。那么,蛇是如何引诱夏娃的?蛇说:“吃了它,你的眼睛就亮了,你就像上帝一样知道善恶了。”请注意,这里,蛇引诱的关键词是“你就像上帝一样”!我们从这里看到,“像上帝一样”这种僭越心理,就是人的罪恶之源,是人的原罪。克隆之所以是罪恶的,就是因为它正重复着夏娃所犯的罪——像上帝一样。

人类犯出这种罪行,在拥有高技术的今天,实在太多了。疯牛病就是典型的一例。上帝造牛,规定它是吃草的,人类为了经济效益的私利,竟在牛饲料中添加牛骨粉牛脑粉,让吃素的牛吃肉!结果,疯牛病就这么被人造出来了。疯牛病引起了全世界的恐慌,以至于发现一条疯牛就会让一国的养牛业一蹶不振。最可怕的还不止这些。引起疯牛病的致病因素,不是我们已知的原虫、细菌、病毒,而是一种生物粒子,它无法被消除!几千度的焚烧都杀它不死,所有消毒手段:高温、高压、幅射、化学……在它面前都完全失效。我们的后代,将长期笼罩在疯牛病的阴影之下。

这些事实证明,人类僭越上帝,想以自己代替上帝,是人类诸罪中最重最不可救赎的罪孽。  

你信里说,上帝如果是爱的化身,那么世界应该更和谐美好,但现实世界又是那么丑陋,上帝为什么不惩恶扬善呢? 这种话,许多人都问过,包括思想家哲学家文学家。在奥斯维辛集中营中有一位犹太人曾写下有这样的句子:“我相信上帝的存在,但他默不做声”。是的,从局限的角度看,人类的历史充满苦难。爱与美,幸福与和谐,离人类是那样遥远。但是,当我们从宏观的角度看,我们毕竟看到,上帝之光一直在指引人类历史,上帝的爱一直照耀在人类的心头。今天,平等、自由、博爱……之所以冲破民族、文化、国家、种族成为一种全世界共同认可的“普世价值观”,正是上帝在人间的投影。这种普世价值观也构成了上帝对人间的约束。连中国政府这样专制的政府,现在也不得不考虑这个“普世价值观”了。这种效果在近年非常突出。比如,两年前,在英国的多佛发生了68名中国偷渡者在集装箱里被闷死的惨剧,当时,中国政府不作一声。去年,同样在英国,发生了十几名中国偷渡者拾贝被淹死的事件,中国政府立即作出强烈反应,驻英大使馆也积极协助,以体现中国政府对每一个中国人的关怀。显然,我们知道,这是中国政府在“做秀”,表表姿态而已,国内死了那么多矿工,也不见政府行动,死在外国,就成了大事,但他们毕竟不敢抗拒普世价值观的潮流了。在普世价值观的压力下,中国政府取消了农民进城的“暂住证”制度,取消了收容遣返制度,取消了结婚离婚要单位出信的制度。总之,中国在这个意义上,开始与世界接轨。中国政府怎么突然仁心大发?是普世价值观不可抗拒的力量啊!谁胆敢真的与上帝为敌?!你从这些地方,可以看到上帝之光。

如果没有上帝,罪恶深重的人类,如何能够发现并追求平等自由博爱这些高尚的东西?

我在《中国文化与基督精神》(《海外校园》2005年四月号起分两期连载——编者注)有过说明,爱,源于上帝。平等、自由都是源于上帝的。

宋美龄在夏夜,面对清凉的晚风,对她的孙子蒋孝武说:“上帝就像这风,你不能看到他,但你能感到他。”是的,你如果悉心体会,你会感到上帝的存在,那感觉是非常幸福的。

这信写得挺长了,就此打住。你问的问题都是很好的,今天我暂谈到这里,以后我们再接着讨论。  祝好

(严行姐妹在华人福音堂真道堂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