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第一次去探望病榻上的雪平,大概是在今年的一月中旬。谈不多久,雪平的一句话“我真的很亏欠神,答应要为他做见证,却总是拖着没做!”给我的印象很深。碍于初次见面,虽然好奇想探知到底她要做什么见证,却也不好再追问。时间流逝,渐渐这件事也淡忘了,对雪平的了解却日益加深,彼此也越来越能够敞开交流。一个朴实,忍耐,安静,全然信靠的生命慢慢铺开展现在眼前。我经常惊讶于她的那份自然和坚定,身患癌症却使她面带笑容地更依靠神。我不得不在心中把荣耀归给上帝!     神是如何奇妙地带领没有机会上过一天学的雪平建立如此扎实信靠的生命的呢?四月初的一天下午,我再次来到雪平家,为她做例行的脚底按摩,却不经意把她从睡梦中惊醒。随着我的手指在她脚底缓缓地搓揉,雪平眯着眼睛带我进入了她那些奇妙的“梦”。这是我第一次亲耳听到人经历的异梦,令人既好奇又兴奋。同时悟到原来神是用如此独特的方式让雪平认识他。最后雪平又叹口气,重复出我初次见她时令我印象深刻的那句话。我安慰道“哪里啊,你不是正在为神做见证吗?”她遗憾地说“可惜每次只有一个人听。”就在那刻,我心里感动,冲口对她说“我可以帮你写出来,让弟兄姐妹们都‘听’到!”她怔了一下,然后欣慰的点点头。下面就让雪平自己来叙述吧。

 

信主却仍陷罪中,神赐异梦得释放

从十一岁就去放牛了,没有上过一天学。大概在我十四岁时,母亲去信了耶稣,于是我同她一起去教堂,表面上也信了主,但并没有从心里真相信。记得那时候因为穷,小伙伴们常去偷人家的东西,花生啦,蕃薯啦,蔬菜啦,我也和他们一起偷。有时还去偷砍人家的木柴。大概在我结婚以后,开始对信仰认真起来。有一次在教堂崇拜,牧师讲的是认罪悔改的道,并呼召大家若有感动就到台前有弟兄姐妹为他祷告。当时我被圣灵感动,想起以前偷窃的罪,觉得扎心,心里很难过。于是就出来去到台前。当姐妹为我祷告时,我就一直哭,一直哭。在农村,有时偷了人家地里的东西,也不太清楚到底是谁家的,再说又多是数年前的事。于是教堂会把这些赔偿的钱统一用来周济穷人。回到家中我跟神祷告“主啊,我要悔改,可我实在不知道应赔多少钱,求你指示我。”这样祷告后过了一段时间,有一晚做了个梦,梦中回到了当年偷东西的场景,我和另外两个小伙伴正在偷,忽然觉得被人发现了,于是三个人就赶紧跑,后面有个穿白衣的人在追,我认识追的那人,她是我们村一位信主的姐妹。我们跑到后山,我自己躲进了一间屋子。这时追的那位姐妹也到了,她拍着屋门说“不用怕,你只要赔上四百圆几角几分就可以了。”      醒来后发现记住了这个梦,不象平时的梦醒来就记不清楚了,虽然现在我已忘记具体是几角几分。于是在那个主日,一进教堂就去告诉牧师,我要赔偿多少多少以前偷东西的钱,是有人在梦里告诉我的。牧师说,“好啊,感谢神,刚才也有一个姐妹来赔偿了以前偷窃的钱,她说也是梦里得到的指示。”当我把钱如数还上之后,心中好舒坦,好平安,真是如释重负。这件事从此就深深地印在脑海中了。神是真的,神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好处!

 

再赐异梦,坚定信心

         来又在一个主日的夜里做了一梦。梦见教会里一位教我们识字,读圣经的老师打电话给我“雪平,请你来参加交流沟通会,也请你顺便叫上邻村的某某老姐妹一起来。”我说“我不认识那位姐妹,她在哪里住啊?”老师说“我也只知道她的儿子某某就在你们村教书,你去打听一下吧。”于是我通过一位老人家找到老姐妹的儿子,又根据他的指示找到了那位姐妹的家。我到她家时,她正在换衣服,姐妹说,“你来的真巧,再晚一点,我就出门买东西了。”    期一早上,心中正在想着这个清晰的梦,这时电话铃响了,是老师打来电话,内容和梦中的一模一样,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也一样,当我找到老姐妹时她说的话也和梦中相同。我想,神是用这种方式启示他的真实,坚定我的信心吧。是啊,这些以前从未有过的经历让我进一步认识他,认真地跟随他。

 

神恩浩大,得窥天家

         外一个让我终生难忘的梦境是这样的:我去教堂敬拜神,走进去看到既有基督徒,也有天主教徒,还有崇拜时包头的那种基督徒都在一起敬拜。台上宣讲信息的是一位基督教的牧师。我正在诧异,一位齐耳短发穿白衣的姐妹却让我到一个池子里洗澡。我说“天这么冷,怎么可以这样洗澡呢?”姐妹说“牧师并不是让每个人都去洗,他看出你很有追求,才选上你。”   于是我只好进到池中。原来那里的水好温暖,而且出水以后,衣服马上就干了,感觉很畅快。这时大家一起祷告,然后牧师请姐妹领我到一个房间转一圈。当我一进那房间,立刻被震撼了。那里面金碧辉煌,光彩耀人,美得无法用语言形容。我沉浸在里面,流连忘返……。在那个星期的青年聚会中,牧师就讲到永恒的天家是美得不能再美的地方,街道是金子铺的,墙是碧玉造的……听着听着,一股暖流涌上心头,“主啊,你莫非借着梦让我一睹天家的荣美?我算什么,你竟顾念我!”神恩浩大,我还有什么不能为主摆上的呢?

 

再赐异象,预示前路

         有一个妹妹也是基督徒,另一个妹妹是天主教徒。有一次梦见我们姊妹仨一同去教堂敬拜神,牧师请我们三人各进一个房间,并且叮嘱我们出来时要各拿一份礼物。我进到房间里,发现几乎没什么东西可以作为礼物,都是一排排的床。找啊找,最后从靠近门口的那张床下找到一个用橡皮筋箍着的小白纸包,打开来是一个小小的十字架,当时感到这就是我的!于是拿着它出了房间。这时看到两个妹妹也分别从她们的房间走了出来,其中基督徒妹妹手里拿着一本圣经,天主教徒妹妹却一无所获。

来我把此梦告诉了基督徒妹妹,她说可能是神在告诉我们前面的路吧。现在我的那位基督徒妹妹果然逐渐成熟起来,被神使用,先在诗班事奉,现在也在家庭聚会中手捧圣经教导弟兄姐妹。我呢,也如梦所示在一直背着自己的十字架跟随主。在分享和听道中得知,主已经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们了“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祂的十字架,来跟从我。”(马可福音8:34)每个人的十字架不同,我背负的是家庭和身体疾病的担子,对这一切我毫无怨言。但也恳求神凭祂的意思医治我,为祂继续做见证。

 

神借异梦,提醒使命

         来我还做过一梦:梦中有两位姐妹提醒我要去传福音,我说“我没有读过书,又不会讲话,怎么传呢?”姐妹道“为人祷告也是参与传福音啊!”于是我去到一个教堂,看到一位老太太,我觉得她很可怕,简直象个魔鬼似的,但还是鼓足勇气对她说“你要我为你祷告吗?”她说“不要。”我回头看两个姐妹,她们说走吧。于是我们一同到另一个教堂听福音,在那里大家象是坐在一个坡上,她俩坐低处,我坐她们后面的稍高处。大家一起敬拜,祷告…… 回想这个梦,我想神是提醒我要使用自己的特长去参与传福音的大使命,但在过程中也要有智慧分辨,就象主耶稣说的“不要把圣物给狗,也不要把你们的珍珠丢在猪前,恐怕它践踏了珍珠,转过来咬你们。” (马太福音7:6)

 

身陷困境,神仍眷顾

         八年我带着三个年幼的孩子来到多伦多与分别了六年的丈夫团聚。那时,我既听不懂也不会讲国语。可家庭的处境却需要我也出去做工。于是我跟神祷告“主啊,你比谁都清楚孩子的境况,就求你使我听懂并能讲国语。”然后先生带我去找车衣的工。在衣厂,讲国语的老板跟我讲解如何车衣,那么繁杂详细的介绍我竟然完全听得懂,也能用合适的国语去应对。结果顺利获得工作。出来后,先生一脸惊讶地说“哇,雪平,想不到你的国语那么好!”而只有我知道这是神的作为!

         来加拿大的头两年,先生也和我一同去教会并信主,还为神做过见证。这期间我又做了一梦:梦里我正在一个西人的教堂里参加崇拜,忽然先生来把我叫了出去,要我跟他一起在乡间的谷场上玩耍,我极不情愿一步一回头地离开了那里。当时我百思也不得知梦的含义是什么。后来先生被魔鬼俘虏,远离了教会。把自己的心思全部放在了做工挣钱上,远离了主。

来神早就知道这一切要发生!而祂没有弃之不顾,祂借着教会的教牧和弟兄姐妹们给了我们极大的支持。尤其在我生病这段时间,弟兄姐妹们所付出的实际关爱行动,若不是神的灵感动,实在无法用人的逻辑去解释。也感谢神借着弟兄姐妹及牧师的祷告和教导,使我先生有了愿意悔改的心,并且回到教会。请弟兄姐妹继续为我们祷告,让先生彻底摆脱撒但的魔掌,把荣耀归给上帝!

以上是雪平姐妹的自述,愿神继续保守和看顾她的全家,让他们能为主做更美好的见证,是为祷!

           (卓雪平姐妹已于五月九日凌晨安歇在主的怀抱中.肖荣姐妹曾是雪平姐妹关怀小组成员,她现在华人福音堂国语下午堂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