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咏梅

 

 

儿子伊诺的诞生始于一个声音:"我给你的祝福你不要吗?"

      那是二零零四年年初的事。一天我跪在地上祷告,为着许多的亲人和朋友,更为着丈夫家族中还没有敬畏神的男子难过悲哀。

      "你的儿子是!"

      "我儿子?我只有两个女儿,难道要我再生个儿子吗?

      "我给你的祝福你不要吗?

      我的心一震:"我在逃避什么呢?是怀孕的苦楚,是生活的压力?"

      这一年以来,丈夫的二姐一直问我:"你真的不生啦?难道你不想生个儿子吗?"不生了,两个女儿已经很好了,而且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儿子女儿的,真是的。"

      这样过了一段日子,她不问了。可大女儿却开始问了:"妈妈,什么时候生个小弟弟?""谁教你的?"我很不高兴地问女儿。

      "没人教我,我自己想问。"   “不生了,你们两个我都没时间照顾,再生个弟弟怎么弄啊!”可是女儿天天都要问。直到有一天我被问烦了,就责怪她了一顿。从此,她再也不问了。

      终于没人问我了。今天赐生命的主自己竟这样问我:"我给你的祝福你不要吗?"

      "主啊!你的祝福我怎能不要呢!只是 ......"

      "我给你的祝福你不要吗?"之后这句话一直盘旋在我心中,直到小信又顽梗的我终于顺服了。

      不出所料,丈夫知道我怀了孕,难过得要疯了。"不行,我们哪有精力养婴儿……"

      我很痛苦向主祷告说:"主啊!既是出乎您的祝福,求您改变丈夫的态度。"

      星期天下午,教会的祷告会成了我的安慰。牧师与弟兄姐妹都不住地为我祷告。我们的父真是奇妙,不出一个星期,丈夫的态度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地转变。高兴得不得了,说要带我去买孕妇装,又说要去看婴儿车。

      怀孕的日子除了肚子特大以外,并没受什么痛苦,就是生产之时也不是那么痛苦。以至为我接生的妇产科医生都大感意外。

      是的,我们何等有福。有那么多爱我们的弟兄姐妹不住的代祷。更重要的是我们的父,他的能力至高无上,又乐意以无比的慈爱待他的儿女。

      最有意思的是儿子第12天的时候,林其霖和黄爱华姐妹,李晓秋阿姨,洪妈妈来看我,洪妈妈在祷告时说:"神啊!这对年轻人什么也不缺,就缺个儿子,你就赐给了他们一个儿子,神啊!这家人真是蒙你的祝福。"

      是的,父啊!我在你怀里什么好处也不缺。再说我的丈夫,下班回来明明已经很累了,可当他抱起儿子的时候,脸上就发出幸福的光芒。

      我不禁又想起那句话:“我给你的祝福你不要吗?"

 

          (刘咏梅姐妹在华人福音堂国语下午堂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