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人本”世界观的囚笼与上帝的拯救

——读《人本与神本——对于人文主义的神学反思》有感

◆ 吴寒天<◆ 吴寒天

   在人类思想演进的漫长历史中,以“人本”思想为主导的哲学体系与以“神本”观念为基石的思想体系,长期以来处于相互对抗与此消彼长的冲突中。尤其是人文主义抬头之后的西方思想界,更将以基督信仰为基石的思想成果贬为“经院哲学”,似不登学术界的“大雅之堂”。然而,通观西方哲学思想的发展,不难看出,人们在宣布上帝“已死”之后,却始终没有停止构建新的“上帝”——这个“上帝”可以是笛卡尔的“思考”,可以是尼采心中的“自己”,可以是佛洛伊德所说的“潜意识”,也可以是唯物主义者心目中的“自然规律”或“科学真理”。

  诚如上帝借由所罗门王之口,在旧约传道书1:9中所言,“日光之下并无新事”,以人为神,以自己为神,以人手或人的思维所构造之物为神,自始祖干犯诫命起,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中,总不鲜见。或出于“肉体的情欲”,或出于“眼目的情欲”,抑或出于“今生的骄傲”,我们往往就黑暗而不就光明,宁愿选择以自己有限的智慧与理性,凭着自己的血气,“构建”形形色色的“假神”。新约约翰一书所言极恰,这一切所思所想都不是出于父,乃是出于世界。(参2:16下)人文主义者拒绝神学的反思,将思辨禁锢在自身的体系内,大抵也出于此。

  不难看出,这是一种逃避的心态,一如始祖犯了原罪之后不敢见神的荣光,一如污秽之处不堪面对日光的照耀。章力生先生的著作《人本与神本——对于人文主义的神学反思》试图将基督信仰的光芒,照进“闭门造车”的人文主义思想领域。作者不但旁征博引,对我国固有的人文主义传统,如儒家思想与汉传佛教思想加以神学意义上的反思,更概述西方人文主义思想的发展脉络,及其在近代化过程中对于中国的影响,并以基督信仰的立场,对其看似精妙的“奥义”加以分析。可以说,作者不但学识深厚,更重要的是,具有坚定的信仰,并将“神”作为准绳和标尺,以“神本”的立场审视人类思想的过往今昔。阅读此书之后,结合上文所述的浅见,笔者将所思所感在此阐述一二。

  相信许多读者如笔者一样,在一个无神论的环境内长大,接受教育。众所周知,一个人的世界观和行为逻辑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所生长的环境,所经历的际遇,所接受的教育,以及所处的整体社会文化外环境。故而,周遭的一切给我们建立了无神论的唯物主义世界观,使我们似乎是理所当然的坚信,一切规律和意识都是由物质世界承载的,而“人”则是万物的尺度。

  我们认为,原子、分子,抑或基本粒子等物质单位,构成了我们所生活的世界,甚至我们所存在的时间与空间,而我们“人”可以借助自身的力量,了解这个世界的方方面面,进而解决各样的问题。基于发展心理学的视角,由于处于世界观形成期的我们,是浸泡在这样的教育和文化环境中,我们自身并不具有反思自身世界观的能力和动力。换言之,我们无力思考唯物主义世界观背后的一整套逻辑体系和话语体系,而这一切构成了我们的思维模式,使我们任何的思想活动,都局限于这一框架内。

  在接受上帝的救恩以先,我们跳不出物质世界的囚笼,跳不出唯物主义世界观所赋予我们的思维模式和认识事物的方法。我们的思考,就如囚笼中飞翔的鸟。这也是为什么,当我们试图寻求不同于辩证唯物主义的世界观时,我们有能力接受的,也不过是在同一话语体系下的主观唯心主义(如王阳明的心学),和客观唯心主义(如佛教)哲学。这些思想及其认识世界的方法,其实与唯物主义思想并无本质区别,因为他们都是以“人”的视角为观察世界的视角,以“人”的意志为判断的准绳,以“人”或人所构造之物,为万物的规律和尺度。因此,无论我们接触多少新鲜的事物,到过多少新的地方,我们固有的观念不会改变,我们对于世界的认识,也至多限于物质层面和精神层面。然而,处于此种生存状态下的人们,可以得享满意的生活么?

  我们通常认为,解决物质层面问题的最佳途径,是通过精神层面的干预。这也是为什么心理学在一定层面上有其上佳“疗效”。然而,如果精神层面出了问题,当如何干预呢?在佛洛伊德的年代,在面对这一问题时,心理学家们出于对“人”的自信,往往回避对于“灵界”的讨论,而是用诸如“力比多”或“潜意识”等物质或精神层面的概念,解释并试图解决精神层面的问题。

  然而随着心理学的发展,即便是自诩为“科学”的心理学界也无法回避通过“灵界”的干预解决精神层面问题的手段。笔者的母校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在其临床与咨询心理学系开设“冥想心理学”硕士专业,教授“前世今生疗法”课程等,都是旁证。以冥想的手段达到“灵界”的干预,以期解决精神及物质层面的问题,这本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早在古印度,婆罗门教徒便尝试利用这个手段,与灵界沟通,以求解决自身属血气的问题,而佛家所追求的“禅定”,其思想在很大程度上便脱胎于此类基于冥想的“交灵”手段,以求得“解脱”。现代的各类冥想疗法,也都大同小异。灵界的干预,的确是一种“高效”的手段,通过各类冥想所“治愈”的身心问题看似也的确不少,这也是不少冥想类课程在世界各地日趋流行的原因。

  不幸的是,在物质层面吃了不干净的食物,或在精神层面被灌输了负面的情绪,在灵界的层面如若“摄入”了不洁净的“灵”,所造成的危害则远大于前二者。这种危害的源头,便是我们心中以“人”为本的固有观念。无论触及精神层面,抑或灵界的层面,上述的手段及方法,其本质上依旧是基于与唯物主义者无异的准绳,也就是“人本”的准绳。如若认为“人”依靠自己可以解释和解决世界和自身的各样问题,“人”便坠入了毫无“保障”的境地。而这样的光景,看似“自由”,实则形同囚笼。

  如若以“人”为依靠,凭借有限的智慧和局部理性,我们不但无法分辨摄入食物的好坏(诸如对于转基因食物的争论),无法分辨精神领域的正面或负面(如无法辨别思想的正确与谬误),更无法辨别洁净与不洁净的灵。我们处在这样的光景,便如迈入步步凶险的雷区,不知道下一步踏下,会带来怎样无可挽回的后果。

  既然我们自身无力脱离雷池的禁锢,世界上有什么方法可以让我们借此获得真正的“自由”呢?答案很简单:没有方法。我们有限的认知能力,连物质世界都不能全然清晰明辨,精神世界更是知之甚少,而灵界的情形更是鲜有了解,故而无论借助何种方法,想要脱离这份挟制都不可能。

  那么,人的出路在哪里呢?感谢神,上帝的慈爱与拯救之功远非我们所能测度:他知晓我们的光景,数算我们的头发,也了然我们的渺小和软弱。他在创世以先便拣选了他的儿女,又赐下他独一的爱子耶稣基督,让我们得以借由此脱离这毫无出路的绝境,得享他所赐予的真正自由。

  他又赐下圣灵内驻在每个属他的儿女里面,做我们的“保惠师”。上帝的力量不但远高过物质和精神世界的一切,也远高过灵界的一切,因为这万有,都是他所造的,而被造之物是不能高过造物主的。故而,当我们面对纷扰的物质世界,面对精神与思想世界多样的选择,面对灵界的飘渺,只要我们以“神”为本,接受耶稣基督做我们生命的主人,我们便能有一颗“神本”的心看待世间的万物,便能有圣灵与我们同在,叫我们得以分辨无论物质世界,精神世界,抑或灵界的美丑善恶、洁与不洁。

  当我们把那些人手所造的“偶像”挪去——无论是对于科学的膜拜,亦或是对于物欲的追求;无论是对于人文主义思想的推崇,抑或对于未知灵界的恐慌——让上帝的独生爱子住在我们的心中,让上帝成为我们唯一的标杆和准绳,看做万物唯一的尺度,我们便脱离了“人本”世界观的囚笼而得享上帝的救赎,获得永生的美好与盼望,平安与喜乐。

  (寒天弟兄在多伦多国语下午堂聚会。《人本与神本——对于人文主义的神学反思》,作者:章立生,由加拿大恩福协会于1998年4月出版(第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