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云上太阳

◆ 庄 磊

  我于2012年8月第一次来到加拿大。到达后的第一个星期日,好朋友就带我和儿子来到华人福音堂士嘉堡国语堂。主日崇拜前我参加了成人主日学福音班的学习。接待我的是和蔼可亲的陈元骥大哥,最初的一段时间,彼此了解熟悉。他开始讲创世记的时候,我听不懂,盼着早点下课。朋友送了本圣经给我,晚上有空的时候就看看,当看到箴言的时候,我被深深地吸引住了,原来圣经可以指导我的生活,也可帮助我教育孩子。比如说箴言15:20:“智慧子使父亲喜乐;愚昧人藐视母亲。”当孩子在轻视和顶撞我的时候,我就对他讲这句话,他就象瘪了气的皮球,无话可说了。有时孩子灰心沮丧时,我就对他讲箴言的19:8:“得着智慧的,爱惜生命;保守聪明的,必得好处。”他的心情顿时好多了。从此再上福音班,就不觉得煎熬了,能听懂的就记下来,不懂的就先放下。有一节课上,陈大哥讲耶稣为我们的罪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我不太明白,问题就存在心里。陈大哥一家很关心我和儿子,到加拿大的第一个感恩节就是在他们家度过,我和儿子感受到了主里大家庭的温暖。

  刚来的时候参加主日崇拜我总是坐在后面,但我很喜欢听唱圣诗。有一次听到“我的心,你要称颂耶和华”,旋律一响起,我的心就被感动,眼泪就止不住地流。其中一句歌词“他赦免你一切过犯罪孽,医治你疾病复原。”我被主的大爱深深吸引。

  刚开始我听道多半是听不懂的。直到有一次牧师问:“谁愿意向天父打开心门,接受他?愿意的请举手。”我当然愿意向天父打开心门,我当然愿意天上的爸爸搀着我的手走人生路,我就有依靠了,苦难中有盼望了。崇拜结束后,我朋友兴奋地告诉大家“庄磊决志了!”当时我还不清楚决志的意思,也就懵懵懂懂地决志了。

  与此同时我也参加了家庭查经班。组里的晓红姐姐热情邀请我到她家,她给我讲了福音的大能,也教我怎么祷告。从那以后,我就坚持每天祷告,刚开始祷告的时候磕磕巴巴的,而且思想还不能集中,讲了一半连自己也不知道要说什么,赶紧停下来,晃晃脑袋,清醒一下,重新再祷告。有一次听远志明牧师讲道,他讲到他女儿小的时候睡觉总做噩梦。后来晚上在他女儿睡觉前,他和他太太就跪在女儿床前背主祷文,之后的日子他女儿就不做噩梦了。他讲主祷文对基督徒很重要。我就找到主祷文,自己先背,而后又教我儿子背。直到现在,我们还坚持每天背一遍主祷文。我对儿子说;“我们到这儿来,前头的路不知道怎样。我们没有选择,必须投靠主。有主在,我们就有了一切。”

  在福音班学习了半年后,洗礼班开课了。高牧师叫我去参加洗礼班。给我们上课的是李大卫弟兄,他也讲耶稣为我们的罪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我内心有感动。有一次走路的时候,无意间看到路边的木栅栏,木栅栏是用大长钉固定的,大长钉约有5英吋长。我就想象钉耶稣的长钉应该比这个更长更粗,他是怎样忍受巨痛的呢?而我被针扎一下就会喊疼。我再一次被耶稣超乎人间之爱的大爱震撼,而且读圣经越多越感到自己行为上的污秽,靠自己洗净污秽是不可能的,只有靠耶稣的宝血洗净自己的罪孽。福音的精髓就是约翰福音3:16:“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至此我明白了在福音班留存的问题,于是,就义无反顾地在今年的复活节3月31日,接受了浸水礼。浸礼的那天,教会的朋友们送给我好多礼物,我又感动又高兴,再一次感受到主里大家庭的温暖。仔细回想信主的过程,都是朋友们搀拉着我来到天父面前的。

  今年4月9日,我父母来加拿大探亲,他们只能住半年。他们到的第一个星期日,我就迫不及待地带他们到教会,先是参加福音班,再参加主日崇拜,我们愿意坐在前面的位置,能听清楚牧师的讲道,又从内心感觉更亲近神。他们也参加了教会的长者团契——以诺团契。中文堂的两位牧师都来探访我父母。白天空闲的时候,我妈妈喜欢看福音杂志《中信》、《溪水旁》等。在我父母的感染下,我哥哥从6月份也开始到教会参加福音班、主日崇拜,还有方舟团契的活动。

  8月9日,我们一家参加恩福协会举办的第二十五届海外中国人福音生活营。这次营会有年长的杨鹤皋牧师和年轻成熟的温小璐传道给我们分享信息。牧师以自己的真情实感以及丰富的经历,把神的话语讲得通俗易懂,让在坐的营员都能听得进去,许多人流下了感动的热泪。感谢主的眷顾,圣灵充满会场,在牧师一次一次的呼召下,有许多人举手愿意决志信主。感谢主,我的父母和儿子还有姪女都信主了,我家去了6个人,有5个人信主,这是何等的荣耀和喜乐!这次营会绝大多数营员都信主了。主席司徒礼牧师在问题解答的时间讲了个很生动的比喻:我们走进这个房间,房间的灯没开,因为你不熟悉,难免磕磕碰碰,一旦你打开灯,所有的东西在你眼前都看得真真切切。信就是你心中的那盏灯。最后,我们全家站上台合唱“云上太阳”表达我们的心境。歌词是这样的:

  无论是住在美丽的高山,
  或是躺卧在阴暗的幽谷,
  当你抬起头,
  你就会发现,
  主已为你我而预备!
  云上太阳,
  它总不改变,
  虽然小雨洒在脸上,
  云上太阳,
  它总不改变,它不改变!

  从福音营回来,我就打电话给宋胜牧师,告诉他我父母愿意接受洗礼。宋牧师第二天又来探访我父母。但在接受洗礼的事情上,我妈妈还是有些摇摆不定,因为她是共产党员。她经常在家讲,党给我食粮,耶稣给我灵粮。她总觉得接受了耶稣就是背叛党。我就劝慰她,我爸不是党员,还是拿退休工资,这是你们年轻时工作的回报。为此我祷告求神坚固我妈接受洗礼的决心。

  他们快走的前几周,我白天陪他们听远志明牧师的讲道。他们越听越喜欢,妈妈明白了信耶稣是生命的信仰,他可以使黑暗的灵魂重见光明,所以她坚定地接受洗礼。在9月29日,我父母接受了点水礼。他们愿意一生一世跟随主。

  谁都没想的是祝福很快就临到我爸身上!就在第二天,我爸爸突然胃出血和外痔出血,我们一下就慌乱起来,因为他们回国的时间是10月3日。首先向最近的朋友要药,又想到宋牧师作过医生,赶快给他打电话,神真是给我们有预备,宋牧师旁边正好有位内科医生。简单的交谈后,分析我爸爸的情况不太严重。宋胜牧师也在电话里为我爸爸迫切地祷告,我们悬着的心放下了。我爸卧床休息,他继续听远牧师的讲道,我和妈妈也坐在床边为他祷告。3号到了,我爸的病奇迹般地完全好了。我心里不由发出惊叹!神真是又活又真的,他垂听了我们的祷告,医治了我爸爸,并且护送他们平安地回到中国。

  我喜欢唱歌,希望能用歌声赞美神。受洗后我很快报名参加了诗班。在跟大家练习以及上台带领敬拜的过程中,我更加经历了神的同在,以及与弟兄姐妹一起服事神的美好。我们现在正紧锣密鼓地排练为今年圣诞节远志明牧师布道会准备的诗歌呢!

  我愿意一生跟随主,我也要用歌声赞美敬拜主——我们独一的真神!

  (庄磊姐妹在士嘉堡国语堂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