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简单人生三部曲

◆ 郑秀英

  感谢神,以前风闻有主,现在亲身经历主。

  懵懵懂懂,神看顾

  我从小就经常跟着奶奶去教会。读高中时,因时常感觉身体不适,非常爱主的父亲就带领我决志信主。虽然我一直到结婚后还是常常去教会,但那时我并没有真正认识神,不清楚耶稣基督的救恩,更不了解神的大能和他奇妙的作为,因此,我只是个挂名的基督徒。

  虽然我如此愚昧无知,但慈爱、伟大的神却一直保守看顾我和我的小家庭。当时家里发生过好几次重大险情,都在神保守下平安度过了。比如有一次,先生骑摩托车在十字路口转弯时和一辆小车相撞,他车后载着的两个人脚都折断了,先生自己也被甩出老远,但他却没大碍,只是有点擦伤。但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那是神的恩典和奇妙的保守,只以为是我们幸运。我是何等无知!

  混混沌沌,神救拔

  2006年我移民来到多伦多,也许是因为对新环境的不适应,还有自己不健全的性格,不久后,我就得了严重的忧郁症。那真是生不如死的一段历程啊!因为服药的缘故,整个人都浮肿变形,神情近乎痴呆,一脸麻木。但那愿万人得救,不愿一人沉沦的主并没有丢弃我。他怜悯我,并最终彻底医治了我,把我从死荫幽谷中拯救出来,使我的精神枷锁全然脱落,心里的忧愁荡然无存。更奇妙的是,神借着这场苦难唤醒了我沉睡了多年的心灵,使我真正悔改,真正认识了主耶稣,从而得着了宝贵的新生命,是活泼喜乐的生命!

  得病后不久,神带领我来到了林起成弟兄家每周五的查经班。记得刚参加时,我根本听不进去,也听不懂查经的内容。但神赐给我几位爱心满满的姐妹,不断地用神的话语鼓励我,陪伴我,也带我参加每周二的祷告会,并常常迫切地流泪为我祷告。渐渐地,我的心开始对神的话语有反应,也渐渐地自己开口祷告。神也开启我的心,让我看到自己以往的狭隘无知,使我的心胸慢慢开阔。我的脸上开始有了笑容,每次见精神科医生都让他很满意,我明白,是神在帮助我。记得最后一次见医生时,他很高兴地对我说:“你很幸运,像你这样严重的忧郁症,一般都只能恢复到六、七成,你却恢复到九成了。”因为医生知道,药物只能帮助病人控制病情,却很难令病人彻底恢复,而且还容易复发。

  其实医生不知道,我已经完全康复了,是超过100%的康复!因为在此过程中,神不仅医治了我的忧郁,而且还赐给我了新生!原来的我性格内向、自卑,表面上看似安静、柔和,其实内心有许多苦毒,也不愿意主动去帮助别人。因为没有自信,若是和高个子或漂亮的女生并肩一起走,我总是有意和她们拉开距离。但怜悯、恩待人的神赐给我的新生命却是满了喜乐和自信!如今,就连跟高我一个头的爱华走在一起我也非常自在,因为神的爱使我的心得着了真正的满足。现今我才尝到一个重生得救的人是怎样的感受:能够看到自己的败坏,也能在悔改后领受从神而来的喜乐和平安。想想从前那个经常莫名其妙就感到焦虑不安,在冬季、雨天尤为严重的老自己,看看现在这个天天喜笑颜开,似乎不知愁滋味的新自己,我的心中感慨万千,愿把一切感谢、颂赞全归给神!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神在这个改变生命的过程中,也顺带把困扰我很多年的偏头痛拿走了,何等奇妙的作为!实在感恩不尽!

  曲曲折折,神管教

  我们被神拯救后,有时还会走一些弯路,大多是因为不清楚神的心意,或者明知故犯,一意孤行。但爱我们的天父,比世上一切慈父、严父更完全,他会适时伸出管教的手,至终领我们回到他的心意中,因为只有他知道什么是对我们最好的。

  去年有一段时间,我经常莫名其妙地全身满了湿疹。刚开始以为是过敏,但一般的过敏都是局部的,可我是从头顶到脚底,没一处好地方,而且奇痒无比,痛苦不堪。当时我没有先在神面前求问、省察,而是习惯性地看医生,做各种检查,也做了过敏源测试,结果竟然一无所获,也就是说,我对任何东西都不过敏。可这症状还是时不时就发作,使我烦躁苦闷,困惑不已。

  后来,神让我意识到,他是借此困境在善意提醒我,让我更加谦卑柔和,效法主。因为在那段时间,我心里总在挣扎是否要彻底结束我们的婚姻,因为前几年的忧郁症大大破坏了我们的夫妻关系。当我恢复后,就希望先生也配合,重建家庭的和睦。但先生没有跟上我的期望,还在低谷中,我就失去了耐心,虽然知道神非常看重婚姻,但还是时不时产生快刀斩乱麻的想法。这当然是神不喜悦的!记得每当晚上有那个念头,第二天起床就一定是面目全非,眼睛、嘴巴全都肿起来,而且全身密密麻麻全是红点,奇痒无比。

  当认识到自己的心思得罪了神以后,我就悔改了,不再那么思想,而是愿意顺服神的时间表,谦卑等候神的带领。奇妙的是,自此以后,那湿疹就离我远去,不再回来了!这件事让我学到了一个功课,无论我们有什么麻烦事,都要来到主面前祷告,只要我们有顺服的心,不执意按自己的方法解决,他定会带领我们走过困境,重见广阔蔚蓝的天空!

  当我顺服了神的心意,生命有了这一点点进步后,神的恩典就接踵而至。如今,先生心中的冰块渐渐融化,家中凝固的气氛随之缓解,开始恢复和谐。更令我感恩的是,先生也开始参加弟兄们的波阿斯团契。

  从我个人的生命到我们的家庭,都是神恩惠大能的手拯救回来的。每当安静思想神的恩典时,我心中都洋溢出莫大的感激之情,虽然此恩不是我能回报得了的,但我愿意把此生交托给主,任主调遣使用,荣耀他名!

  一切荣耀、颂赞都归坐宝座的父神和为我们受死复活的主耶稣!阿门!

   (作者在多伦多国语下午堂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