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从风闻到亲历

◆ 崔正伶

  我对教堂并不陌生,上大学时,学校附近有个圣保罗堂,它有很大的院子,里面的建筑很古老。我从没到里面去看过,只是觉得那该是个庄严肃穆的地方。

  第一次接触基督教大约在2000年,是因着我的嫂子。她是基督徒,时常跟我说有关上帝的事,并送了我一本圣经。我翻了翻,发现以前我所知道的很有限的几个西方神话故事,像亚当夏娃偷吃禁果、挪亚方舟、所罗门的智慧等在圣经中都有记载,就有些疑惑:圣经讲的到底是神话故事,还是真事?

  后来看了里程的《游子吟》,其中讲到地球在宇宙中的精准位置和构造使得其环境适合人类居住,这让我不得不思考也许真的存在一位创造主。于是一边继续读圣经,一边经常跟着嫂子去教堂。很奇妙的是,当我读圣经遇到想不通的问题时,在那个周日去教堂,讲员就会“刚好”讲到那个问题并予以解答。这样的事发生了好几次,更迫使我去思考:难道真的有神,而且他知道我的疑问,就借着讲道给我解释?这也太神奇了!之后,我就坚持每周日去教堂,大约有两、三年之久,慢慢地对圣经由质疑转变为接受。

  对于圣经所说的“世人都犯了罪”这一点,我最初很不认同。但后来借着听道和看一些灵修书籍,明白了原来神对于“罪”的定义远高于我们的法律规定,只要心里有了恶念就是犯罪。按照神的标准,我确实是个罪人,就如我虽然不和丈夫吵架,但却常常因为一点小事就生闷气,有时甚至几天不和他说话,这明显与圣经所说的“不可含怒到日落”相违背。自己知道这样不对,但遇到事情的时候就不由自主地又“旧病复发”了,就如保罗所说的“心里愿意,肉体却软弱了”。我也逐步认识到只有神能救我脱离这罪的束缚,享受他所赐的自由,所以于2007年信耶稣受洗成为基督徒。

  刚受洗的那两年,我只是每周日去教堂崇拜,偶尔读读圣经。神只是存在我的头脑里,我没有切实地经历过他与我同在。心里渴望亲近神,却不知如何去做。

  神体察我们的心思意念,在我们寻找他的时候,就会让我们寻见。

  有一天,我去银行办事,听见旁边两位阿姨在咨询工作人员时提到她们是某某教会的。我心里一动,等她们办好业务,我就上前与她们聊了几句。她们得知我是基督徒,就邀请我去她们的教会看看,我欣然答应。到周日,我乘车去的路上就担心,不知下车后如何找到那教会。快下车时,我发现前面的一位阿姨提的袋子里有本书,好像是圣经。我想:莫非她也是去教会的?她和我在同一站下车。下车后,我赶忙上前询问她是否知道某某教会怎么走。没想到她回答说:“我就是去那个教会的,你跟我走吧。”于是,我跟着她穿过一个露天农贸市场,经过一个居民小区,大约走了十分钟才在那小区的尽头看到了那教会。那教会很偏僻,也没有明显的十字架标志,只在门前挂了个牌子,若没人领着,可真不容易找到。这让我初次体验到神的同在和引领。

  在神的带领下,我开始在这个教会崇拜,并逐步参与服侍,更多地经历神随时的帮助。在此过程中,神让我看见,他并不在意我们所做事的结果,他更看重的是我们是否有愿意为他做的心。

  记得到那教会没多久,诗班的一位姐妹问我愿不愿意加入诗班。我性格有些内向,向来惧怕站在众人面前,但我很想要服侍神,觉得这是个机会,就答应试试。回家后,我就向神祷告:神啊,你知道我的弱点,我多怕站在台前,可是我愿意唱歌赞美你。若你许可,就求你赐我胆量和美好的歌声,可以在众人面前赞美你。我只认识简谱,而且唱不准。于是就从我能唱准的几首赞美诗开始练习音准,逐渐地能看着简谱把以前不会唱的诗歌哼出来。就这样,我边祷告边参加每周的练唱。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等到和诗班一起在崇拜中献唱时,我竟然一点都不紧张了。后来,我居然可以在崇拜前独自一人站在台上教唱诗歌。我在唱诗的过程中觉得神就在听我的赞美,享受到了神与我同在的快乐和满足,真实体验到神说的“你们要尝尝主恩的滋味,就知道他是美善的,投靠他的人有福了。”

  其实神从来就如慈父般在那里等着我,只是我常常不愿走到他跟前投入他的怀抱。就象刚受洗后的两年,我心里虽想与神亲近,但并没有付诸行动,只愿坐在教堂里做“听众”。直到我真心愿意付出时间、精力在神家里服侍,就立刻经历神的帮助和祝福。另外,当生活中出现小矛盾时,神的话自然地就从心底响起,引导我按着他的心意去处理,再也不象从前那样生闷气伤人伤已,我们一家的生活变得更加和谐温馨。也让我尝到神的话是有力量的,只要愿意放下自己,让神管理我的心思意念,他就可以使我胜过罪恶。

  神是永活的真神,只有我们真正投靠他,才能亲历他的同在。

  (作者在士嘉堡国语堂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