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神奇妙的医治

◆ 林航希

  我来自中国福建,很想和弟兄姐妹们分享一下我是如何信主的,而且主还医治了我这个患晚期胃癌的病人。也许很多人是在轻松快乐的环境下信主的,而我则是在痛苦绝望、充满泪水的情况下信的主。或许天父知道我是一个刚硬的人,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能信他。

  2011年10月份我被检查出胃癌,医生说无法动手术,癌细胞已经扩散。我听完后犹如晴空霹雳,陷入极度地悲伤恐惧中,觉得自己离死亡很近了。那时我不信主,因为从小就跟家人拜偶像,来加拿大后还是拒绝福音,觉得自己不可能去接受耶稣的。

  可在我人生最悲惨的情况下,我们这位伟大救主的救恩莅临到我。一天在偶然的机会,医院里的一位老护士向我传福音,她先为我翻译病况,然后说:“医生也很难医治你的病,你只能靠主耶稣才能得到拯救和医治。”听完她这番话,我心生盼望,让我灵里也很安慰,然后就决志信主了。从此,就在主的庇护下,在牧者和弟兄姐妹的帮助下,我卸下了心里沉重的包袱,渐渐地有了平安,有了喜乐,同事们都说我变得乐观了。

  通过在医院的六次化疗,到2012年3月份,医生说我的癌细胞已被控制了,这是神第一次救了我。可是到了6月份,病情又复发了,而且还有严重的腹水,肚子大得好像怀孕八个月。那时情况很危险,吃不下东西,还经常胃痛,排便困难,排一次小便有时要3、4个小时,晚上睡觉痛得要靠吗啡或安眠药,体重一下子暴瘦到不足40公斤,简直是皮包骨,走路还要人扶。看到我的很多弟兄姐妹都认为这次很难挺过来了,好像病入膏肓了。

  虽然人判我死刑,但是天父没有,他是掌管生命,掌管明天的主,若他没有允许,绝症也夺不走我的生命。我们的主在高天的宝座上垂听了我恳求的呼声,也眷顾我女儿还小,他厚待我们母女俩,又陪我走过了死荫的幽谷,让我不怕遭害,因为他与我同在,他的杖,他的竿都安慰我。主通过医生的手又救回了我。

  我在医院里进行了抽水和化疗,共抽了三次腹水,第一次抽10,000CC,相当于10公斤的水;第二次抽了3,700CC,相当于近4公斤的水,第三次抽了3,600CC的水,这是多么可怕的量,是非常罕见的。到了第三次化疗,我以为还要抽腹水,医生检查一下说,不需要再抽了,这药对你起作用了,已经控制住腹水了。我知道这位充满怜悯慈爱的主又救了我,因他所受的鞭伤让我得医治,因他所受的刑罚让我得平安。

  很多人都说这算是奇迹了,而且我现在能正常饮食,体重恢复到原来的50多公斤,在化疗中的人体重还会增加10多公斤,这让人很难相信。我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对主的感恩之情,因为他太伟大了,他配得我们把所有荣耀、颂赞都归给他!

  通过我这场病,让家人也认识到神,都相信是主医治了我。在美国的哥哥现在也信了主,他去美国快18年了,仍是单身,也没有合法身份,因为长期身体劳累,体质很弱,疾病缠身。他有严重的鼻窦炎,有一段时间流血,很担心是否得癌,我们弟兄姐妹为他祷告,后来去医院检查,结果医生说没有什么问题,我感谢神也恩待他。我父母年龄都大了,他们从小就拜偶像,尤其母亲迷恋很深,但她也信主耶稣基督是神,有时她也会求主说:“耶稣神啊,你要救救我女儿呀。”

  我希望主治好我的病后,圣灵带领我回国,将这福音传给家人和亲朋好友,让他们从我身上看到神的奇迹妙事,能让圣灵感动他们,使他们认识到我们这位唯一的真神,是创造宇宙万物的神,都来悔改信靠他,得到永恒的生命。

  (作者参加华夏圣经教会及本教会聚会。)